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人是你杀的!
    吕渊点了一下头,很是淡定的说道。

    “没错,未渊公司是我的!”

    吕渊并没有否认,滕武既然这么问,肯定早就已经调查好了,这未渊公司就是自己的,所以就算是他说假话,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与其如此,还不如索性承认。

    “还挺爽快!”滕武见吕渊直接就承认,微微有些惊讶,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吕渊会说未渊公司并不是他的,于是他早就准备好了资料,完全可以证明未渊公司就是吕渊的。

    不过吕渊既然承认了,那么也没有那些麻烦的事情。

    “吕渊,我知道你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那么我就直说了,你们未渊公司是新成立的,刚刚成立就发布了一个震撼人的新科技,你们手中掌握的科技应该不只是容颜宝一个吧!”

    “你如果想要全身而退,不想自己的前途就完蛋,那么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将容颜宝、以及一个新科技的技术交给我,我儿子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执迷不悟,那么别怪我报警!”

    “到时候你、未渊科技公司都要完蛋!”

    严虎听闻滕武的话,心里非常的惊讶,他完全就没有想到,昨天成立的未渊科技公司居然是吕渊的。

    虽然这未渊科技只是昨天成立的,但是刚刚成立,就发布了一个让天阳市所有人都感觉到震撼的新科技,每一台价值五十万,每天出售一百台,每天的收入就是五千万!

    以后的未渊科技公司,绝对是赫赫有名的大科技公司,超越滕家也是很有可能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还听说,吕渊的手上不只是掌握一个科技,这要是再发布另外一个科技出来,那可不得了啊!

    想想,他心里觉得可惜,早知道吕渊如此的牛叉,自己就算是死,也要冒险成为他的小弟啊,到时候怎么说来,都会有一定的概率成功。

    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投靠了滕家,想要成为吕渊的小弟,根本就不可能,就算自己的诚意感动天地,估计也没有什么效果。

    想到这些,他就感觉自己非常的后悔。

    吕渊双手靠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他就知道,眼前这个滕武绝对没有那么好心,简直就是一个老狐狸。

    不过他这个人,很不喜欢别人威胁自己,绝对不可能将自己身上的科技交出去。

    淡淡的说道:“哦?滕总,你这么做可就不道德了,如果你想要报警,那么你尽管报警就是,我不怕,因为人并不是我杀的!”

    话毕。

    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再废话,转身准备离开。

    “吕渊,我提醒你一句,有技术,有钱,也要有命去花,如果没有性命去花费,那终究是一道过往云烟,张天顺虽然在天阳市有些实力,可以保你一时,但是他保护不了你一世!”滕武看到吕渊完全不给面子,一点也没有想要和他谈的心思,他不得不警告。

    吕渊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完全不在意的说了一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无赦!”

    随后。

    推门走出了包房。

    待吕渊离开以后。

    滕武的目光转向了严虎,直接质问道;“严虎,我儿应该是你杀的吧!”

    严虎还在遗憾当中,完全没有想到,滕武会忽然这么问自己,急忙说道;“滕总,这怎么可能呢?你不会是相信了吕渊所说的吧,您先前也去查过了,我的手下们都说了,并不是我杀的!”

    他记得先前滕武可是说过,滕金凯并不是自己杀的,难道不成,他先前是在骗吕渊?

    不过他觉得,无论如何,自己也不可能承认。

    滕武见严虎眼神中闪过的异样光芒,又联想到吕渊先前所说的那些话,他知道,自己儿子的死,肯定与严虎脱不了关系。

    不过他现在不打算对付严虎,因为他还要利用严虎去对付吕渊。

    毕竟这家伙是道上的人,让他先帮自己试试吕渊的厉害,看张天顺对吕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到时候他再决定自己如何的去对付吕渊。

    只是他想要让严虎规规矩矩的听他的命令,就应该将这个严虎完全捏在自己的手心,一心一意的为自己效力。

    “严虎,实话告诉你,我去查你的手下了,他们告诉我,就是你亲手杀了我儿子,我先前之所以那么说,只是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与吕渊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我主要是想要对付他!”

    滕武一边说,一边打量着严虎的眼神,看他的眼神会如何的变化。

    然而。

    他在说完这话后,发现严虎的眼神中闪过一道道害怕的光芒,他知道,很有可能自己说的话,说中了严虎。

    严虎见滕武一直用眼睛凝视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颤,感觉滕武要对付自己了,看着周围的几名保镖,好像他们要对自己动手的样子。

    其实他是想多了,这完全是因为他的心里有鬼,有些发虚。

    想想。

    忍不住说道:“滕总,这件事情真的不怪我,主要是吕渊那个小子,他逼我与滕大少相互对杀”

    滕武听闻他突然这么一说,皱了皱眉头,听这话,他大概明白了其中的事情,语气很是严肃的说道:“我儿子果然是你亲手杀的!”

    “啊!”严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也明白,先前滕武只是在炸自己。

    “噗通“的一声,瞬间跪在地上,急忙向滕武求饶:“滕总,我并不是真的想要杀滕大少,这都是因为吕渊啊,他说我与滕大少,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可滕大少话也不说,准备要杀我,最后我”

    “滕总,不管怎么说,虽然我杀了滕大少,但是都是因为吕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只要你饶了我,我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

    滕武将自己的眼睛闭上了几秒钟,冷冷的吸了一口气,语气很是冷淡的说道:“好,我可以放过你,但是你必须给我做一件事情,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再杀了吕渊,为我儿子报仇!”

    “好,滕总,你说,你说,我一定办!”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