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这是要赖我?
    “没有?”

    “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件事情可不只是我们三个人知道,你手底下的二十几个兄弟都知道,这事让滕家去查一查就知道是谁亲手杀了滕金凯!”

    “你可别给我说,你的二十几个兄弟,谁都对你始终如一的忠心!”

    吕渊完全不慌,尤其是说到亲手杀了滕金凯的时候,他的语气比较重,这让严虎的心里有些颤抖,下意识的手有些发虚。

    滕武的目光一直都注意着吕渊与严虎,在看到严虎的举动时,他有些相信吕渊的话了,不过他并不打算表现出来,而是要跟着严虎一起咬定,就是吕渊杀的人。

    等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再处理掉这个严虎。

    严虎知道,现在的自己,需要的是气势,而且也不能有丝毫的慌张,义正言辞的说道:“吕渊,你少给我血口喷人了,滕大少就是你杀的,如果我是你,敢做就要敢承认,在这里故作坚强有什么意思?”

    吕渊对于这家伙的话,还真是有一种想要笑的感觉,这是自己在故作坚强,还是这家伙在故作坚强。

    他也不想与严虎说太多废话,目光转向滕武:“滕总,是不是严虎杀的人,我相信你可以查到,不需要我说太多了吧!”

    随后从沙发上站起来:“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严虎急忙看滕武,心里很是担心滕武会相信吕渊的话,到时候真的去查他的那一帮手下,那么肯定可以查出一些事情。

    最重要的是,就如同吕渊说的,他的那些手下,不可能每一个都像阿松这么对他忠心。

    虽然说,滕金凯是因为吕渊逼迫他,他才杀的,可是不管怎么说,滕金凯始终都是死在他的手上,这事情要是让滕家的人知道,自然不会放过他。

    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可是将所有的事情给推到了吕渊的身上,他知道,说出来,自己肯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滕武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表示太多。

    这让严虎看到他这个眼神,很是不明白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眼神,心里有些发虚,不行,一会回去,一定要将昨天参与事情的手下打发离开这个地方。

    否则自己就完蛋了,或者自己赶紧离开天阳市。

    “等一下!”

    滕武看着吕渊的背影说道。

    吕渊没想到滕武还会叫住自己,按照他的推算,自己这么说了以后,滕武肯定会立刻叫人去查,可滕武居然没有这么做。

    “滕总?还有什么事情吗?我的时间可是非常的紧迫的,每天为了一口饭奔波,不像你们,坐着都有钱进,一会我还要到工地上搬砖,中午太阳大,很烫手。”

    “真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滕武这时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目光凝视着吕渊:“吕渊,我儿子就是你杀的!”

    “我杀的?难道我说的不清楚吗?是谁杀的,你去查一查严虎的手下就知道了!”吕渊看着滕武的样子,好像是有言外之意。

    隐隐约约的,他感觉事情好像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查过?”滕武反问了一句。

    严虎听到这话的时候,身体颤了一下,什么,滕武已经查过了自己的手下?这么说来,他已经知道,自己亲手杀了他的儿子?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赶紧向滕武承认错误。

    可他忽然想到,既然滕武已经查过了,如果他真的知道,是自己杀了他的儿子,为什么不直接对自己动手,还要找吕渊来呢?

    他这么说,是在说话炸自己吗?还是说,还没有查出结果?或者是,自己的手下们比较重义气,都没有说出来?

    想想,他还是觉得自己暂时不要向滕武求饶,一定要真的捅破再说。

    忍不住在自己的心中呼了一口气,自己差点就败露了,什么时候自己的心这么小了,看来真的被昨天的事情给吓唬到了。

    “查过了?既然查过了,还叫我干什么?”吕渊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

    滕武脸色完全拉了下来,阴沉的说道:“因为我儿子是你杀的,你说我叫你干什么?”

    “我杀的?你确定你真的查过?”吕渊皱了皱眉头,心中想着,其实滕金凯的死,和自己有着必不可分的关系,只是说,并不是自己亲自动的手而已。

    真要是找自己的麻烦,也是正常。

    “吕渊,我不想和你废话太多,今天叫你到这里来,我就是想要问问你,如何处理这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我现在还没有报警!”滕武说完这话后,又坐到了沙发上。

    吕渊仔细的回味了他的话,好像是要和他谈条件,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能体现出来,并且他感觉滕武好像已经赖上了他。

    就算自己真的没有动他的儿子,和他儿子的死没有关系,也会赖着自己。

    “滕总,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没有必要拐弯抹角,我这个人,也不喜欢拐弯抹角,否则很容易让我误会意思!”

    滕武看吕渊的样子,确实是不想与他拐弯抹角:“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不妨直说,吕渊,你杀了我儿子,这个事情,我一旦报警,你就完蛋了,不过,我既然没有报警,那么就说明还有谈的机会!”

    “我听说,未渊公司是你的?”

    听闻他这么一说,吕渊瞬间明白了,看来这个滕武赖上自己,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未渊科技,很有可能,自己满足滕武的要求以后,这家伙再对自己动手。

    吕渊的想法一点也没有错,原本在没有调查吕渊的时候,滕武也没有打算报警,因为他打算直接找人杀了吕渊。

    可后来查到吕渊是未渊科技的老板,而且未渊科技现在拥有容颜宝这种高科技,一旦自己的集团掌握这种高科技,给他们滕氏集团带来的利益绝对不低。

    等到那个时候,再将杀害自己儿子的人全部解决掉,为自己的儿子报仇也不迟。

    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赖上吕渊。

    他是一个生意人,不会做赔本的生意,而且会利用好每一件事情,自己儿子死的事,更是要利用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