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你怎么不上天?
    吕渊怔了一下。

    没想到这人居然是滕金凯的父亲。

    看到吕渊有些惊讶的样子,滕武继续说道:“吕渊,我听说,我儿子是你杀的!”

    “我杀的?你怎么证明你儿子是我杀的?你是亲眼所见,还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又或者说,有什么证据?”

    吕渊自然不会那么快承认自己杀了滕金凯。

    毕竟滕武主动约自己,肯定就是有备而来,而且自己还想证明一件事情,是不是严虎去告的密。

    滕武在桌子上端起一杯茶水,慢慢的品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道:“吕渊,我调查过,我儿子因为夏雨薇那个女人和你有过节,而且在未渊科技公司开业的时候,你们两个再一次产生了过节!”

    “可是就在未渊科技公司开业的当天晚上,我儿子就死了,你不觉得,我儿子的死就是你干的吗?”

    “噗嗤!”

    吕渊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摊开自己的手,笑着说道:“推理的不错,不过你这推理是不是太过于牵强?只是证明我与滕金凯有过节,就可以说明是我杀的他?你怎么不上天呢?”

    “还有,和你儿子有过节的人?应该不只是我一个人吧,你怎么不怀疑是其他人呢?又或者是其他人在这个时候,陷害给我?你们滕氏集团也算是一个名声显赫的企业,你怎么能这么蠢呢?”

    滕武看吕渊的样子,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居然还直接说他蠢。

    “啪!”

    “小子,你说什么?”

    吕渊的话音刚落,坐在中年男子身旁的青年立刻拍打了一下桌子,直接站了起来,一脸气势凶凶的看着吕渊。

    “小鸣,坐下!”

    滕武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青年,这名青年男子年纪比滕金凯还要小四五岁的样子,只有二十四五,和吕渊年纪相仿。

    此人。

    正是滕武的私生子滕金鸣。

    滕金鸣是前段时间才认祖归宗,进入的滕家,这么一个晚来的家伙,与自己的哥哥滕金凯的关系肯定不好,最重要的是,滕金凯知道,有自己弟弟的出现,就会威胁到自己的股份。

    而且谁知道,滕金鸣的出现,会不会就是为了和他抢夺家业,两人的关系于是一直都是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

    不过这滕金鸣一直都是谦让着滕金凯,因为他知道,自己刚刚到滕家,脚跟还没有站稳,许多人和自己都没有多大的感情,如果自己与滕金凯硬来,绝对不是滕金凯的对手。

    如今滕金凯死了,他知道,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已经得到了提升。

    对于滕金鸣来说,可是一个莫大的好处。

    只要他好好的干,他知道,一旦自己这个父亲死去,滕家就是自己的了。

    现在看到吕渊说自己父亲,他知道,这就是应该自己表现自己的时候,于是二话不说,直接站了起来,表现出自己的气势。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立刻坐了下来,只是用一双凶狠的眼睛看着吕渊。

    吕渊对于这家伙的眼神,以及行为举止完全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他可以看出,这小子比滕金凯还要懂得看情况行事。

    滕武其实对于吕渊的态度,心里也是极其的愤怒,他身为滕氏集团的董事长,谁见到他,不是对他恭敬有佳,谁敢拐弯抹角的说他,并且还是当着他的面骂。

    但是他现在还有事情没有办,最重要的是,按照他先前的计划,不管吕渊是不是真的杀了自己的儿子,他都会赖在吕渊的身上。

    到时候自己再去寻找真正的凶手,帮自己的儿子报仇。

    “吕渊,你不需要说那么多没有用的,我说你杀了我的儿子,我并不是没有证据,并非如同你所说,只是一个凭空推测!”

    “是吗?那么你说说,你所说的证据在什么地方?”吕渊好奇的问道。

    滕武对其中一名保镖使了一个眼神,保镖会意,立刻走出去。

    一分钟后。

    包房的门再一次被打开。

    除了保镖,还有两个人,一名中年男子,一名青年。

    看到这两人的时候,吕渊都认识,而且他在脑海中已经猜测到,很有可能就是这两人告的密,心里以及眼神之中,也没有任何的惊讶。

    而现在出现的这两人,正是严虎,以及他的手下阿松。

    滕武则是一直注意着吕渊的眼神,见他的眼神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那样子,就仿佛这一件事情好像真的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心里不由想着,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不是他杀的?

    严虎与阿松进来以后,他们第一眼就看到了吕渊,眼神刻意的不去看吕渊,因为他们知道吕渊可是凌驾于张天顺的存在。

    张天顺他们都害怕,自然就会害怕吕渊,只是害怕程度,还没有达到对张天顺的那种害怕。

    毕竟张天顺的名声在外,很多事情大家心里都知道,知道他的做事手段,于是他们的心里印象很深刻,他们想要不害怕,都觉得困难。

    严虎两人率先向滕武与滕金鸣问候:“滕总,滕少!”

    滕金鸣在听到叫自己滕少的那一刻,他的眼神有些变化,那是一种极其享受的感觉,飘飘乎,美滋滋的。

    当然。

    众人没有兴趣去关注他的目光,滕武直接向严虎问道:“严虎,这个人你认识吧!”

    他说的人,自然是指吕渊。

    严虎看了一眼吕渊,急忙回答道:“认识,滕总,就是他杀的滕大少!”

    随后他身旁的阿松也开口:“滕总,就是他,我们看到动手的人,就是他!”

    “吕渊,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滕武目光凝视着吕渊。

    吕渊摊开自己的手,耸了一下肩膀:“滕总,只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口供,就可以证明是我杀的人?你怎么不想,是他们两个人杀了你儿子,然后嫁祸在我的身上呢?”

    “就是你杀的人!”严虎肯定的对吕渊说道。

    吕渊反问了一声:“是吗?严虎,你怎么不说实话呢?是你亲手杀了滕金凯,你是害怕滕家报复,所以将一切的事情都推到我的身上吧!”

    “你放屁,我根本就没有杀滕金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