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你就是吕渊?
    次日。

    天阳市传来一道振奋人心的消息。

    男人听了会流泪,女人听了会兴奋的消息。

    未渊科技公司开发了一件新科技,可以无时无刻的祛斑,美白、等等功能的容颜宝!

    五十万,就可以将其带回家。

    而每天未渊科技公司只出售一百台,其余的就需要第二天再出售,于是大家都是排队购买,不过未渊科技公司为了防止排队的人太多。

    于是给了一个排队号码,排队号码只需要关注未渊科技公司的公众号就可以,而且快要到自己的前一个小时,就会通知排队。

    一开始,在一百台容颜宝出售以后,后面只是有几十个人排队,在那一百个人使用以后,效果是真的,并没有半点虚假,于是在公众号上排队人超过了二百。

    而未渊科技公司,为了防止有假冒产品,在网上弄了一个官网,每一台容颜宝上面都有防伪标志,只要输入官网,就可以在上面查询真假。

    可以说,未渊公司一下子就在天阳市火了。

    许多企业都开始想办法与未渊科技公司合作,不过未渊科技公司统统拒绝了,如今未渊科技公司有这个产品,并不缺乏任何的合作伙伴。

    而且,现在他们还不需要任何合作,还需要先稳住自己的脚。

    这些事情,夏雨薇都经过了很慎重的处理。

    对于这些发生的事情。

    吕渊还不知情,他现在刚刚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

    伸了一个懒腰,走出房间,一个人也没有,他也觉得正常了,如今两女都在他的公司上班,而且还是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肯定去的比较早。

    打了一个哈欠后,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想到昨天的装逼评分只是八十分,看来自己的装逼水平还有待提高啊,感觉没有装逼到精髓啊!”

    吕渊昨天被张天顺送回家以后,刚刚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系统就开始给他的装逼评分,八十分,按照系统给的比例,获得了四百五十的经验值,以及八十宝点。

    如今他的经验值已经达到了2450,宝点为30。

    至于昨天晚上严虎到滕家去说的事情,吕渊更是一点也不知情,不过他也不想知情。

    简单的洗漱后,心里想了一下,还是到公司去看一眼。

    刚锁上门,走出门口。

    “没有你的陪伴~”

    手机铃声立刻响起。

    拿出自己的电话,心里想着,难道是张天顺的事情?看了一眼上面的电话号码,是一个未知号码。

    “喂!”

    电话那头听到吕渊的声音后,立刻说道:“你好,请问你是吕渊吗?”

    吕渊听这声音,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淡淡的点了点头:“没错,是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只是想请吕先生到南关城见个面,有些事情需要和吕先生了解一下,希望吕先生可以来一趟,我们现在有车在楼下等你!”电话那边的人继续说着。

    吕渊思考了两秒钟,他实在是想不通会是谁给自己打电话,想了想,这个打电话给自己的人,好像来意不简单,而且车也给自己安排好了。

    “好!”

    吕渊很快就来到了楼下,出了小区大门,果然看到一辆奥迪停在门口,看到吕渊出来后,立刻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走了上来。

    询问道:“吕先生吧?”

    吕渊淡淡的点了一下头。

    这名戴墨镜的男子看吕渊的样子,知道吕渊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这里等,开口说道:“吕先生,请上车吧!”

    说着。

    还给吕渊开了车门。

    吕渊看了一眼车里面,直接走了上去,不过他的心里很是困惑,是谁要见自己呢?用这种方式?

    郑鸿?不可能,如果是郑鸿,打电话给自己的时候,自己肯定能听出声音,而且郑鸿打电话给自己,肯定会率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没有必要给自己搞这些神秘的事情。

    张天顺?这也不太可能,这家伙现在可是自己的仆人,怎么可能会与自己玩这些神秘?

    难道说,是滕家?

    如果他们知道是我杀了滕金凯,有必要和我玩这么神秘的事情吗?直接给滕金凯报复就成了?还是说,这些家伙是要给我弄一个鸿门宴?

    不管是谁,我还真要去看看,是谁这么一大早就来光顾我。

    半个小时后。

    南关城、

    南关城这个名字,虽然听起来像是一个城池,但并不是,他只是一个餐厅,这家餐厅与古时候的客栈比较像,所以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在天阳市也是比较有名气的。

    消费属于高档级别。

    奥迪车停下后,副驾驶的大汉下来给吕渊开门,并且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请!”

    吕渊也不犹豫,他既然已经决定来看看,怎么可能会怂呢?

    跟着大汉走向南关城的一间豪华包房。

    包房门打开的那一刻。

    吕渊大致的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自己一个人也不认识,包房里面有六个人,其中四个人是保镖,另外两个,是一名青年,以及一名中年男子,两人长的有些相似。

    并且吕渊发现,这两个人与滕金凯都有些像。

    心里不由想着,难不成真是滕家的人?

    吕渊走进包房中,疑惑的问道:“请问你们谁找我?”

    在吕渊进来以后,坐着的青年以及中年男子都在仔细的打量着吕渊。

    听到他的话,中年男子开口了:“你就是吕渊?”

    “没错,我就是!”吕渊很是平淡的点了一下头。

    中年男子依然坐在椅子上,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而且看他脸上的表情,由原本的冷静变成愤怒,只是愤怒得不怎么明显。

    “滕金凯你认识吧?”

    吕渊听闻他这么问,心里想着,看来和自己猜测的一样,一屁股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无所谓的说道:“认识!”

    是谁给他说的?难道是那个严虎?没想到这严虎的胆子如此的大,自己都已经放过他一条命,没想到这家伙还要玩火。

    “知道就好,那么我告诉你,我是滕金凯的父亲,滕武!”滕武淡淡的说道。

    吕渊怔了一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