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该杀不该杀
    “嗯,有点事情!”

    吕渊说着,指了一下严虎与滕金凯,还有严虎的手下。

    “这些人,想要杀我,你觉得应该如何办?”

    张天顺听闻吕渊的话,立刻冷冷的说道:“杀无赦!”

    严虎听到杀无赦的时候,心跳加速,他知道,张天顺这一群人下手可是真的,并且说杀他们,就绝对是杀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

    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在不求情,自己将是地上的一具尸体。

    急忙开口求饶:“顺哥,顺哥,对不起,对不起!”

    快速来到张天顺的面前。

    张天顺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对不起?你可知道他是谁吗?”

    “老子告诉你,他是老子的主人,你竟然在老子的地盘动老子的主人?你说你该杀不该杀!”

    严虎现在可不敢反驳张天顺的话,立刻点头:“该杀,该杀,不过顺哥,我不知道他是你的主人,如果我知道,就算是给我一百万个胆子,我也不敢那么做啊!”

    “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张天顺皱了皱眉头:“与你没有关系?为何我主人会指你?”

    “顺哥,都是他,都是滕少让我这么干的!”严虎瞬间将所有的事情推到滕金凯的身上。

    一旁的滕金凯身体打了一个冷颤。

    只是短短的一秒钟的时间。

    “噗通”的一声跪倒在地上。

    急忙看向张天顺,讨饶道:“顺哥,我我对不起你,我也不知道这个捡吕少和你有这种关系,如果我知道他与你有这个关系,我也不敢找他的麻烦啊!”

    “顺哥,你宰相肚子里面能在载船,就不要怪我吧!”

    张天顺将自己的目光看向滕金凯,都身旁的蓝冰伸出手。

    蓝冰明白张天顺的意思,立刻从自己的腰间摸出一把精致的匕首。

    看到这匕首的时候,滕金凯眼睛瞪得大大的,完全着急了,眼泪鼻涕一把抓的尖叫道:“顺哥,顺哥,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噗噗噗!”

    用自己的头在地上使劲的磕着头。

    可他发现,张天顺一步步向自己走过来,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顿时他将目光看向吕渊,又急忙求饶道:“吕渊,我知道错了,吕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知道你与顺哥这一层关系,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

    脑海一个劲的在地上磕着。

    吕渊上前几步,看着滕金凯问道:“滕金凯,你现在知道,我先前说的话没有错吧!”

    滕金凯被问的一脸懵逼,不知道吕渊说了声音,不过他急忙点头表示道:“没错,没错!”

    此刻他就希望吕渊不要杀他,不管自己是否记得吕渊说过什么,他知道,一定要顺着吕渊。

    看到他疯狂的点头是说,吕渊呼吸了一口气,眼神打量了他一眼:“我说了什么?什么没错?”

    滕金凯脑海中仔细的回想着,可现在他的心里害怕得要命,什么事情也想不到,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活命。

    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那可真是尴尬!”吕渊一脸尴尬的说道。

    张天顺看到吕渊的样子,扬起自己手中的匕首,准备要一匕首刺入滕金凯的心脏。

    滕金凯这时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吕少,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吕渊立刻摆了摆手,示意张天顺住手。

    “什么?”

    “吕少,你先前说,我是你惹不起的人不不不,是你是我惹不起的人!”滕金凯一口气说道。

    吕渊点了一头,表示没错,他先前就是想要问滕金凯这个问题,但是这家伙说自己忘记了,这让他感觉有些尴尬。

    如果说,滕金凯一直没有想起来,那么张天顺动手,吕渊也不会阻止。

    因为对于这么一个要杀自己的人,吕渊绝对不会手软,因为手软了,很有可能死的人是自己。

    对于十八层地狱的事情,他可是记忆犹新,他拥有也不想再下去了。

    “滕金凯,那么你说说,我先前说这一句话对吗?”

    滕金凯想也没有想:“对,对,吕少,都是因为我有眼不识泰山,惹了你,这一辈子,你都是我惹不起的人!”

    “既然知道,那么你说说这事怎么处理?”吕渊将自己的大手一扇,一脸装逼十足的模样。

    他现在之所以如此的装逼,并不是他真的想要装逼,而是系统给他发布的任务,他不得不装逼。

    原本装逼就是他的强项,现在有这种任务,他自然要发挥到淋漓尽致了。

    滕金凯现在已经不敢在考虑太多了:“我向吕少磕头认错,从吕少的胯下爬过去!”

    “打住,打住,我可没有你那么心理变态!”吕渊摆了一下自己的手,让别人从自己的胯下爬过,吕渊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快感,这样确实很侮辱人,但是他这人,并不是那种喜欢侮辱别人的人。

    滕金凯没想到吕渊不愿意。

    严虎站在一旁,心里对滕金凯的印象已经降落到了最低点,他见过多少次滕金凯侮辱别人的样子,可是现在,就要见滕金凯被侮辱,不,就算是他愿意给别人侮辱,别人还不愿意侮辱他。

    不屑于侮辱他。

    这种比侮辱他还要侮辱他。

    想想,他感觉滕金凯这个人,还真没有多大的骨气。

    可转眼一想,他们这种纨绔子弟,那里来的骨气,而且还是关乎到自己生命的时候。

    “反正现在不关自己的事情了,管他是死是活,给我假情报,差点害了我的命,md!”

    吕渊对身后的张天顺使了一个眼神。

    “砰——!”

    张天顺明白吕渊的意思,将匕首扔在地上。

    吕渊这时对两人说道:“我个人的性格,一直都是恩仇必报,你们两个先前既然想要杀我,那么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了你们,但也不能让你们两个全部死!”

    “这样吧,你们两个谁存活下来呢?就要看你们两个自己的决定了!”

    “一把匕首,你们自己选择!”

    滕金凯与严虎看了一眼地上的匕首,他们明白吕渊是什么意思,就是让他们两人对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