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主人有何吩咐
    “真的是顺哥!”

    看到这名男子的时候,滕金凯吞吞吐吐说出一句话,同时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颤抖。

    先前在看到蓝冰与剑嘴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情况不对劲,不过他的心里始终不相信张天顺真的会来。

    甚至心里还天真的想着,很有可能,他所看到的蓝冰与剑嘴,都是吕渊找来假扮的人,都是假的,毕竟现在是晚上,假扮起来也是比较容易的。

    并且他也没有和剑嘴两人好好的相处过,而且他可是知道的,张天顺可是有四大战将,现在只是出现两个,更是能说明问题。

    不过在他看到张天顺下来的时候。

    他瞬间懵逼了,对于张天顺,他虽然没有经常接触,但是对于张天顺的模样,他在脑海中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从劳斯莱斯上面下来的人,正是天阳市老大哥张天顺。

    想到这些,他不由咽了咽口水,眼睛傻呆呆的看着,脑海中反复的想着,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过他的内心深处,已经相信了,眼前所看到的人就是张天顺。

    只是不想承认。

    他们看到的并没有错,来者正是张天顺一群人,他的身旁只是跟着两大战将,主要是因为其他的两个战将被他留守在另外的地方。

    毕竟不可能每一次出任务都将所有的人全部集合在一起。

    张天顺下车以后,第一时间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前面,寻找吕渊的影子,当他看到吕渊的背影以后。

    急忙跑上去。

    其他人看到他跑上去,也紧跟在后面,蓝冰与剑嘴更是紧跟在他的左右身旁。

    严虎看到张天顺向他们这里跑来,他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如果自己还不上去向张天顺问好,那么情况真的复杂了。

    原本他以为,吕渊会是叫其他人来,心里想着,如果叫的人多,那么他就报张天顺的名号,可没想到,吕渊叫的人,直接就是张天顺。

    那么他报张天顺的名号,根本就没有用,不过他的脑海中已经想好了对应的计策,所以也不是那么的害怕。

    急忙跑上来。

    严虎身后的其他人看到他跑上去,犹豫了几下,不知道自己等人是否应该一起上去,但是他们想了一下,还是不上去了,如果自己一群人也跟着上去。

    让顺哥以为是要动手,那么情况就糟糕了。

    而且看到顺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发虚,不敢上去,甚至是看都不敢看张天顺。

    滕金凯则是急忙跟上去,别人去不去都可以,但是他知道,自己是必须要上去的,因为这一件事情,主要是因自己而起。

    也跟着严虎急忙上去。

    严虎与滕金凯来到张天顺的面前时,两人很是恭敬的问候道:“顺哥!”

    不过张天顺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直接如同踢垃圾桶一般,将他们两人直接给踢到另外一旁。

    而严虎两人吃了一脚,完全不敢说话,甚至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能是默默的站在后面。

    张天顺很快就来到了吕渊的身后。

    静静的站在吕渊的身后,语气中充满敬畏的说道:“主人!”

    除了蓝冰以及剑嘴,其他的人听闻张天顺叫吕渊主人的时候,纷纷一怔懵逼,什么?顺哥叫这小子什么?主人?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天阳市有这么一个牛叉的人物?

    严虎与滕金凯一等人,更是感觉自己的心脏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就如同被卡车撞击了一下,一下呼吸有些困难。

    顺哥是不是说错话了?还是说?顺哥认错人了?

    严虎的脑海中虽然是如此想,并且他先前已经想好了,在顺哥的面前说,吕渊对他说话大逆不道,可现在看到这个情况,他不敢说了,他是真的不敢说了。

    他很担心自己说出这话以后,自己的性命直接保不住。

    吕渊一脸平淡的转身过来:“阿顺,这么一大晚上叫你来,没有打扰你的事情吧!”

    “没有,没有,主人什么时候叫阿顺都可以,只要主人心里高兴!”张天顺急忙向吕渊恭敬的回应道。

    在场的所有人,再一次陷入震惊之中,先前还没有合拢的嘴,又张大了几分。

    如果一开始,他们以为是张天顺认错人,或者是说错话,又或者是他们听错。

    那么这一次,对于张天顺说的话,他们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了,确实是叫吕渊主人,并且语气中带着无比的尊敬,就如同仆人站在主人的面前。

    严虎与滕金凯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发颤。

    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站不稳,就要软在地上了。

    尤其是滕金凯,他是真的想不通,想不明白,他明明清楚的调查过,吕渊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快递员。

    可竟然会认识鸿龙集团的董事长,郑鸿,并且与其称兄道弟。

    如今。

    吕渊直接给张天顺下命令,让他十五分钟之内到达这里,否则就让他自杀,最让他想不到的,张天顺居然叫吕渊主人!

    还是以一副仆人的姿态。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绝对是在做梦!”

    滕金凯口中喃喃自语的说着。

    严虎听闻滕金凯的声音,不由拉了一下他的衣角,示意他不要乱说话,同时他看着滕金凯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先前滕金凯让他出马的时候,可是确定的告诉他,只是对于一个普通的快递员,没有任何的背景。

    可现在,真是把他给害惨了。

    如果说,他知道吕渊与张天顺有关系,而且还是这种关系,就算是给他一百二十个胆子,给他一千万,他也不敢接这个活。

    就算是能赚这个钱,也没有命去消费。

    吕渊对于张天顺说的话,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可以!”

    “主人,不知道您深夜叫小的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张天顺疑惑的问道,同时目光看了一眼严虎的小弟。

    心里想着,难道是这些人得罪了主人?

    但是他摇了摇头,觉得不可能,就算是自己,也不是主人的对手,更何况是这些垃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