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最怪的任务
    天阳市。

    龙岩工厂。

    这里由于资金不足,等等许多原因,已经废弃了四五年,也因为这里的地盘比较大,一直没有人盘下来做。

    然后变成了许多小混混决战的地方。

    只要到晚上,这里几乎没有人,如果有人,那么必定是一番战斗。

    第二天不是听到谁伤谁伤,就是听到谁死,这里与城里相隔也比较远,所以警方的支援也比较慢。

    “小子,下车,赶紧下车!”

    拿着铁棍的青年男子对另一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吆喝着。

    而被吆喝的青年男子,也就是吕渊。

    先前他上了车以后,车就跟着前面的奔驰车来到了这里。

    众人迅速下车。

    几辆面包车的人站在一起,所有的人都盯着吕渊,仿佛只要吕渊有什么举动,他们就会迅速冲上去,将吕渊给拿下。

    一名戴着金项链的中年男子这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抖动着自己右边的腿,淡淡的瞄了一眼吕渊,然后手掏着耳朵,一口拽上天的语气问道:“小子,你叫吕渊吧!”

    “没错,我叫吕渊!”吕渊点了点头。

    随后他的眼睛看一眼停在另外一边的奔驰车,他清楚的看到,奔驰车中还有人没有下来,那个人的身影,有些像是滕金凯的。

    “是吕渊就好!”中年男子继续掏着自己的耳朵。

    还没等吕渊说话,他又开口说道:“小子,我让你死个明白,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一会下了地狱,记住,是我严虎送你下的地狱!”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说的人是滕金凯吧,出来吧,滕金凯,躲在车上有什么意思呢?”吕渊的眼睛看着奔驰车。

    严虎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吕渊居然会猜测到是滕金凯,并且还看到了滕金凯。

    他刚准备要说什么滕金凯,自己不认识。

    可这时。

    车上已经传来一道阴笑声:“小子,眼睛还挺尖!”

    只见一名三十左右的西装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直接来到了严虎的身旁。

    来的人,如同吕渊所猜想的一样,果然是滕金凯。

    双眼阴翳的看着吕渊:“小子,我说过,不会让你再蹦跶几天的,前几天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没有来找你,你难道以为我真的不敢动你吗?”

    看到吕渊,滕金凯就感觉自己很是愤怒,尤其是今天在未渊公司,自己当着众人,向他这个一个捡垃圾的货色道歉。

    想到这一点,他感觉自己无法忍受,如果不是因为白天不好行动,他回去第一时间就直接带人来找吕渊了。

    严虎看到滕金凯下来了,问道:“滕少,你怎么下来了?”

    “没事,这家伙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是死,到时候也就没有人知道,我来过这里,虎哥,你说是吧!”

    严虎立刻说道:“滕少说的没错,你放心,我的兄弟没有人敢说,这小子今天也必须死!”

    众人都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吕渊。

    吕渊心里还是有些惊讶的,先前他听到滕金凯那些威胁他的话,他心里还以为最多就是找人来教训他,没想到居然是想要杀他。

    刚准备要说话。

    “滴,激活系统任务,在未来的两个小时中进行装逼,装逼评价越高,获得的经验值越多,最最高五百经验值,一点装逼评分等于五经验值(1:5),一点装逼评分等于一点宝点(1:1)。”

    吕渊听到这个任务的时候,瞬间怔了一下,这是什么任务?让自己装逼?忍不住在意识中说道:“我去,抓宝系统,你发布这任务是真的?”

    “宿主,系统发布的任务当然是真的了,它发布的任务,主要是根据你的性格、战斗力,社会因素等等来决定的。

    “以后你很有可能会遇到一些更加稀奇古怪的任务,如果宿主想要得到更高经验值,以及宝点的话,就好好的完成吧!”

    严虎众人看到吕渊不说话,准备对他动手,不过一旁的滕金凯给他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一会再动手,他准备好好的戏耍一下吕渊。

    看到滕金凯的眼神,严虎瞬间就明白了,因为他代替滕金凯办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在滕金凯要灭人的时候,都会好好的羞辱一下对方。

    “明白滕少的意思,明白!”严虎嘿嘿的笑了笑,他们也想看看滕金凯羞辱人。

    毕竟感觉心里很是爽。

    滕金凯看向吕渊,见他一直没有说话,心里以为如同先前的那些人一样,都已经被自己给吓傻了。

    一脸得意的点上一根雪茄,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他也没有说话,因为他打算等吕渊率先向他求饶。

    可雪茄抽了一半,也没有听到吕渊求饶的声音,依然是和先前一样,像是在想什么东西,再看身旁严虎等人,已经是等不及了。

    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将烟雾吐向吕渊,狠声说道:“md,跟我玩深沉,装淡定?”

    吕渊被他吐一口烟雾,眼睛一亮,他在接到系统任务以后,就在脑海中想着,接下来自己如何装逼,才能得到一个很高的评分呢?

    可他思考一会,都没有想到。

    然而就在他被吐了一口烟雾的时候,他瞬间明亮了。

    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

    欲要说话。

    滕金凯又接着说道:“吕渊,别tm给我装淡定,我知道你现在害怕极了,实话告诉你,这个地方与咱们市里面相隔比较远,没有人会来救你,也没有人敢救你,更不要想着逃跑!”

    说着。

    又吸了一口雪茄,肆意的吐着烟雾,一副吐云吞雾之样,感觉自己拽上天了。

    “吕渊,如果你现在向本少求饶,磕三个响头,然后从我的胯下爬过去,那么本少爷会考虑放过你!”

    滕金凯心里得意的想着,等老子好好的羞辱你一番,再送你下地狱。

    到时候,老子再去找夏雨薇那个臭婊子,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吕渊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严虎,淡淡的问道:“知道张天顺吗?”

    “张天顺?顺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