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不跟小孩计较
    “郑伯,他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快递员啊,以前是在生能干,后来被人家给开除了,而且他还是一个孤儿,完全是靠着吃百家饭长大的,根本就没有什么钱。”

    “我真的调查过他,对他的身份一清二楚!”

    吕渊听闻后面的话,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但是很快就舒展开了,确实不错,自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父母,是村里面的一个老爷把自己给养大的。

    后来老爷在自己六岁的时候死了,也就靠着邻居们帮助,自己到了十四岁,然后来到了天阳市谋求生活。

    郑鸿一群人听闻滕金凯的话,尤其是夏雨薇,心里很是震惊,吕渊居然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还是一个孤儿?那么他的十五亿是怎么来的?

    一时间,众人对于吕渊的身世感觉到疑惑,犹如十万个为什么,很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想着,那是人家的问题,与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关系。

    郑鸿心里想了一下,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吕渊还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才,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小子,居然可以在二十多岁做到收购一家公司。

    当然。

    他也不可能当场去询问吕渊的身世情况,而是向滕金凯很是不舒服的喝道;“滕金凯,我清楚的告诉你,他是我的兄弟,不管是怎么样,都是我的兄弟,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爹来了,他也不敢当着我的面说我兄弟的坏话!”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赶紧向我兄弟道歉,否则,我一会就会亲自去你滕家看看,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的膨胀!”

    滕金凯看到郑鸿严肃的表情,完全不是与他开玩笑,心里想了一下,如果自己的父亲或者是爷爷知道,自己得罪了郑鸿,那么事情就麻烦了。

    到时候自己父亲肯定要剥了自己的皮。

    想想,不由向郑鸿承认错误:“郑伯伯,是我错了!”

    郑鸿可不会给他面子,一开始他心里觉得,滕金凯只是一个晚辈,自己身为一个长辈,也不好教训他,到时候别人会说自己以大欺小,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和一个小辈计较。

    但是现在,滕金凯三番五次的说吕老弟,这可让他不能忍受了。

    “滕金凯,我是让你给我认错吗?你是得罪我吗?向我的兄弟认错!”郑鸿语气很是严肃。

    在场的众人都可以看出,郑鸿是真的对滕金凯发脾气了,同时他们心里真的很不解,这个吕渊到底是谁?如果按照滕金凯所说的,只是一个吃百家饭长大的。

    为什么还能与郑鸿与兄弟相称?并且两人可是相差几十岁的年纪啊,在整个天阳市,除了吕渊,他们还没有发现,有谁以相差几十岁的年纪与郑鸿兄弟相称的。

    并且,这也说明了,郑鸿对吕渊的认可。

    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赵明志才会主动伸出自己的手,介绍自己。

    滕金凯听闻这话,知道是要让自己向吕渊认错,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自己可是滕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怎么可能会向一个捡垃圾的认错?

    “不可能,郑伯伯,如果向你认错还可以,让我给吕渊认错,这绝对不可能,今天我就算是被打死了,也不可能向吕渊认错!”

    说着,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

    同时,看吕渊的眼神依然是瞧不起,不屑一顾。

    其他人看到滕金凯的样子,都觉得这家伙今天应该是铁了心,不会给吕渊认错,他们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先前滕金凯十足的嘲讽吕渊,这要是认错了,不是代表自己连吕渊都不如吗?

    这让他认错,也是一件很难的事啊。

    郑鸿眼神凝视着滕金凯,淡淡的说道:“不错,很有年轻人的年轻气盛,很不错!”

    滕金凯听闻这是在夸奖自己,心里很是兴奋,正了正自己的身体,感觉自己更加的有气质了,气势更是上了一层的感觉。

    然而。

    接下来郑鸿的话,让他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滕金凯,年轻气盛是好事,但是有时候,犯了错误还年轻气盛,那可不是好事了,你既然不愿意给吕兄弟承认错误,那么我就只能联系你父亲,终止和你们滕家一切合作!”

    郑鸿说着,将自己的目光看向身旁的一个助理。

    这名助理明白郑鸿的意思,急忙拿出自己的电话,开始寻找号码。

    滕金凯看到这一点,他心慌了,慌得一匹。

    如果让自己的父亲知道,鸿龙集团与他们终止合作,都是因为自己,那么自己这个未来滕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估计要黄了,最重要的,他这一代,现在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其他的人!

    一旦自己的位置黄了,肯定就是另外一个人的。

    “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让滕氏集团未来继承人的位置黄掉!”

    看到郑鸿身旁的助理就要打电话了。

    立刻叫道:“郑伯,我道歉,我道歉!”

    众人听闻滕金凯的话,心里一嘘,咦,还以为他今天铁了心不会给吕渊道歉,没想到分分钟就怂了下来,看来这持久力并不怎么行啊。

    郑鸿淡淡看了他一眼:“最后一个机会!”

    “是,郑伯!”

    随后滕金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吕渊,脸色很是扭曲,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可是想着,一旦鸿龙集团与自己家族集团没有了合作,自己的位置就不存在。

    最后还是低头悄声说道:“对不起!”

    脸色红涨,感觉自己被狠狠的打了一耳光,这个耳光虽然不响,不痛,但是非常的火辣。

    “呃?你说什么?你向谁说对不起?”吕渊假装没有听到的样子。

    周围的一些人,确实没有听到滕金凯说什么,因为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小声了。

    滕金凯听闻这话,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一般,这简直就是在刁难自己,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吕渊,你给老子等着,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郑鸿可以保你一时,但是他可以保你一世?

    本少爷我今天受到的耻辱,我会让你十倍偿还,不只是你,还有夏雨薇,我要让这个臭女人跪在我的胯下求饶!

    将自己的声音提高了许多分贝:“吕渊,对不起!”

    “乖,没事没事!”

    “郑老哥既然是你的伯伯,那么,我也是你的叔叔,你个小孩子犯错,我们这些长辈不会跟你计较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