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放了一条狗进来?
    “滕金凯,你太过分了!”

    夏雨薇听到滕金凯与他的狗腿子对话,完全控制不住了自己。

    滕金凯嘴角露出一道笑容,转身过去,看向夏雨薇,一抹阴笑,他就是故意惹夏雨薇生气,让她在这个公司成立的日子闹出笑话。

    在他被吕渊打了以后,他的心里就已经产生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思想,他要报复夏雨薇以及吕渊,只要是看到他们两个人不快乐的事情,他就会感觉到非常的快乐。

    如果两人非常的快乐,那么他就给两人去制造不快乐的事情,让他们两个人不快乐。

    只要是两人的痛苦,就是他的快乐。

    “怎么了?夏总?”滕金凯表现出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然而在场的众人心里都清楚,先前滕金凯所说的一番话,就是故意在针对夏雨薇的,因为今天来的人,几乎都是夏雨薇的朋友。

    而夏雨薇的朋友,他们当然知道,以前的夏雨薇是在什么公司上班,是干什么。

    不过即使知道,先前滕金凯就是说夏雨薇,但是他们可不敢说什么,并且,如果有一个人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要站在滕金凯一边。

    那么肯定就会有第二个人要站在滕金凯这一边。

    因为他们这一群人,都想要巴结上滕金凯。

    毕竟滕金凯可是代表着滕氏集团未来继承人的位置,代表着天阳市的前十集团。

    这些人如果搭上滕氏集团,那么他们公司的业绩,价值各方面都是有增加值的,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是要站在滕金凯的身旁。

    当然。

    也有两三个人,心里还是站在夏雨薇这一边的,毕竟大家是朋友,做人是要讲究道义的。

    夏雨薇看着滕金凯这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什么话也没有说的模样,有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但是她脑海中想着。

    今天是未渊公司成立的第一天,自己绝对不能闹出什么事情来,尤其是这些媒体朋友都在用相机等着的,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差池。

    否则。

    以后对于未渊公司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影响。

    最后只是平淡的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给滕大少说,里面请坐!”

    滕金凯感觉心里有些失望,没想到夏雨薇给忍住了,不过他的口头上继续挑衅的说道:“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叫我,毕竟我一般很少跟这种几亿级别的总经理来往!”

    围观的一些群众心里想着,夏雨薇的气量还真是大,不过也算是懂得深思熟虑,如果她现在就说话怼滕金凯,那么对于他们公司以后的发展,肯定不好。

    毕竟滕金凯是滕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一个几亿的公司得罪他,那么前途也是相当于走到头了。

    大部分人对于夏雨薇的隐忍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丢脸,而是觉得很不错,毕竟在商业上,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忍的,一旦忍不住,那么面临的后果,将是很大的灾难。

    滕金凯这时继续挑衅的说道:“像你们这种几亿的公司,我能来,你们就应该好好的招待着,毕竟除了我,你们请来的人,都上不了什么台面嘛!”

    “是谁家的狗在这里汪汪汪的叫?叫个锤子?”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很是平淡的声音从众人的后面传来。

    滕金凯在听到这一道声音的时候,感觉有些熟悉,而夏雨薇则是瞬间知道是谁。

    而围观的众人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一惊,他们感觉这话好像是在说滕金凯,可他们非常的困惑,滕金凯可是滕氏集团的未来继承人,是谁的胆子这么大,居然敢这么说他?

    难道他并不是在说滕金凯,而是真的有狗?

    众人不管是如何的想,他们都将自己的目光转移了过去,看向声音所发来的地方。

    就见一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向着人群中走来。

    这名年轻人穿着一身休闲装,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最多也就只是一百元,很是普通。

    看到这一点,众人心里更加的困惑了,这家伙是谁?

    疏通下水道的吗?

    还是保洁小哥?

    滕金凯看到这名年轻人的时候,双眼冒火,脸色阴翳,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一些观察比较仔细的人,也看到了滕金凯的脸色变化,他们的心中疑惑万分,现在出现的这小子是谁?怎么看样子,滕大少看到他很是不高兴?两人好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

    夏雨薇一脸的高兴,原本有些弯的腰,一瞬间就给挺直了,感觉自己有了什么依仗,但是在那么一瞬间以后,她莫名的感觉有些担心。

    因为她知道来者的性格,而且先前所说的话,很明显就是要怼滕金凯。

    这要是闹出什么事情来,对公司以后的道路可是有不少的影响。

    而此刻出现的年轻人,正是吕渊。

    先前他在后面嗑瓜子,可发现这里有一帮人围观着,一开始看到这些人只是一些媒体朋友,于是心里还以为是在拍一些关于开业的照片。

    可他发现越来越不对劲,很多商人老板都围观了上去。

    于是上来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好听到滕金凯吹捧自己,直接开口就怼,对于滕金凯什么的,他完全都不怕。

    至于对自己生意的影响,他更是没有在意。

    因为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的东西可以,让众人都需要,那么就算是滕金凯、滕氏集团对付他们,又能如何?一样也抵制不住其他人的购买。

    吕渊直接来到夏雨薇的面前,一脸责怪的表情。

    看到他的表情,夏雨薇心里想着,难道吕渊是怪自己没有招待好吗?应该是吧,毕竟今天是公司开业的日子,现在发生这种事情,老板肯定会责怪自己。

    她在心里做好准备,接受吕渊的批评。

    “夏雨薇啊,你说说你,你们公司开业,这么一个隆重的日子,你怎么能放一条狗进来呢?你这也太不尊重你们公司的开业了!”

    “啊?”

    夏雨薇听到这话的时候,一头雾水,四周看了看,没有狗啊,严肃的问道:“吕吕渊,我什么时候放了一条狗进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