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是你?
    “怎么回事?”

    外面在响起警车声以后。

    短短几十秒钟,就有四五名警察走了进来,其中为首的是一名女警,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樱桃般小嘴,精致五官,以及白皙的肌肤。

    身上穿着一身警服,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你们是怎么回事?”

    女警走进来后,看向杨表他们几个人。

    这几人现在还躺在地上,并且一个个表现出一脸难受的样子。

    吕渊计算了一下,虽然自己用了一些力气,但是也不至于让他们痛到现在,毕竟这些只是一般人,再加上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好将这些人给废了。

    杨表几人确实已经没有先前那么疼痛,但是当他们在听到警车声后,于是几人相互看了一眼,继续的表现出很是疼痛的样子。

    准备是要讹吕渊三人。

    杨表听到女警的声音,一脸痛苦的抬起头,看向女警,一脸极其痛苦的说道;“他打我!”

    手指向吕渊。

    女警看到杨表的时候,语气有些厌恶的说道:“又是你?”

    对于眼前这杨表,她见过几次,都是聚众闹事,上一次还被他们关押了十五天。

    杨表看到女警一脸的不高兴,急忙解释道;“女警官,这一次不是我闹事了,而是他打我,我现在肚子好痛,我怀疑我的肚子已经被他打废了!”

    手指向吕渊。

    女警看着杨表那“痛苦”的样子,仔细的打量了几眼,发现这家伙的痛苦是装出来的,不过她更加好奇的是,是谁将这五个人给制服了。

    顺着杨表手指的地方看过去。

    “是你?”

    当她看到吕渊的时候,微微一愣。

    吕渊看到这名女警的时候,也是一愣,这女警不是他刚刚从地狱中爬出来,遇到绑架,当时出警的那个宋柔吗?

    没错。

    眼前这个女警正是宋柔。

    天阳市北区公安局副局。

    以她的职位,这种事情一般都轮不到她出警,但是今天刚好她又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下班回家也是无聊,于是就带着几个人出警了。

    夏雨薇与赵雅两女一愣,没想到这女警认识吕渊。

    不过夏雨薇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回想起中午,剑嘴给吕渊承认错误的样子,她就在心中猜想,吕渊是不是一个道上的人!

    如果吕渊是道上的人,那么遇到认识他的女警,那么情况肯定不是很妙。

    “嗯,是我!”吕渊耸了耸肩膀。

    宋柔看着吕渊,在绑架案过后,她就让人去查吕渊的资料,可得到的资料非常的普通,和一般人完全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她心中非常的困惑,如果只是一般人,怎么可能敢在枪指着的情况下动手,为什么在那种场面临危不乱。

    于是她的心中对吕渊产生了各种好奇。

    还在寻思着,自己什么时候还可以遇到吕渊,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

    杨表见宋柔也认识吕渊,并且眼神中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厌恶,心里想着,这女警居然认识这小子?而且看样子,这女警对这小子的印象不差啊!

    试探性的问道;“女警官,你和这小子认识?如果认识,你可不要包庇他啊,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宋柔淡淡的看一眼,直接娇声喝道:“我办案,还轮不到你插话!”

    对于杨表这种人,他是真心的感觉到厌恶。

    随后看向身旁的几名警察:“小张,小刘,你们两个分别去问问,先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宋局!”

    她身旁的两名警察急忙点头称是!

    众人没想到,这宋柔还是一个局长!

    宋柔也看向吕渊,语气很是平淡的问道;“你一个人打得过他们五个?”

    “没错,我一个人打的!”吕渊也没有任何的畏惧,直接承认。

    如果是其他人,绝对不会问是吕渊一个人打的,因为别人根本就想不到,吕渊一个人可以对付五个人。

    而宋柔见识过吕渊的本事,他一个人对付这五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所以宋柔才会如此询问。

    她身旁的另外几名警察听到,心里有些惊讶,没想到吕渊可以一个人对付这五个,同时他们也有些好奇,为什么自己的局长会直接那么问,难道她知道吕渊有这个本事?

    这几名警察,他们先前并没有和宋柔一起出绑架的任务,所以并不认识吕渊。

    “警官,你看,他都承认了,你们赶紧将他抓起来,关个两三年!”杨表看到吕渊直接承认,心里得意洋洋的笑着,小子,你有危险了!

    宋柔紧皱眉头,双眼凝视着杨表,直接质问道:“杨表,是我在办案,还是你在办案?你有什么权利命令我?还有,在没有搞清楚之前,谁也不会关两三年!”

    “否则,你早就被我关个十年八载了,不想惹麻烦,就给我把嘴闭上!”

    “是是是,是我的错,我说错话了!”杨表急忙向宋柔承认错误,同时心里很是气愤,毕竟宋柔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女人,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女人当着众人的面呵斥。

    这让他感觉自己很没有面子。

    心里恶狠狠的想着,md,要是惹我愤怒了,管你是什么玩意,我非得将你按在地上摩擦!

    不过他也只是敢在心中想想,真要是让他去做,他也不敢!

    杨表这一类人,也只能算是一个小混混级别。

    真要是让他们做什么事情,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

    先前去询问事情的小张、小刘这时回来了,看向宋柔说道;“宋局,问清楚了,这件事情,都是因为几滴啤酒水”

    几分钟后。

    小张将刚刚的事情阐述了一遍。

    宋柔对吕渊与杨表五人说道;“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是私了,还是到局里说!”

    “警官,我们被他打了,现在腹部都还有一股钻心的痛啊,你怎么能说这不是大事呢?”杨表很是不服气的说道,他心里认为是宋柔偏袒吕渊。

    “行,既然如此,那么就进局里说,等你们考虑清楚了,我再放你们出来!”

    “好,去就去,又不是没有去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