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长得这么野兽派
    南飞的八名手下同时冲向吕渊。

    并且在他们八人冲上来的时候。

    其中有几个人在茶几上分别提起一个啤酒瓶。

    快速冲到吕渊的面前,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向着他的头部狠狠的砸下去!

    他的目的是要杀了吕渊,所以下手,完全就是下死手。

    “啊——!”

    看到这些人动手打架,包房中的女人一阵慌乱,一个个向着包房外面跑去,最后只是剩下了一个女人在南飞的最左边。

    这个女人的胸前纹着一头凤凰,染着蓝色的头发,嘴唇也是蓝色的,看到这些人提起啤酒瓶打架,她丝毫没有慌张,反而是非常的淡定,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反观吕渊这里。

    对于他们的攻击,他脸色丝毫不变,因为对于吕渊来说,这些人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别说是给他们提啤酒瓶,就算是给他们提着一把青龙偃月刀,他们也砍不中吕渊。

    并且吕渊身怀太极拳与残缺吞噬术,虽然残缺吞噬术还不能吞噬这些人,但就凭太极拳,也不是这些人可以对付的!

    “砰——!”

    “咔嚓——!

    轻松避开了第一个人的啤酒瓶,迅速出拳,向着这人的鼻子砸去!

    “啊——!”

    瞬间。

    鼻梁断的声音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声在包房中响起。

    在这人惨叫的同时,他倒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其他七个人并没有理会这一点,继续对吕渊出手。

    吕渊丝毫不惧,迅速闪动着自己的身体。

    很是轻松就避开了这些人的攻击,在避开一道攻击,他就会对发起攻击的人还击。

    “砰砰——!”

    “啊——!”

    只是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

    八个人就已经倒下了七个,剩下一个一脸害怕的看着吕渊,扬起自己的拳头,在原地站着,动也不敢动!

    南飞以及柳升龙完全惊呆了,虽然他们知道吕渊是一个练家子,但是没想到吕渊会这么厉害,尤其是南飞,他更是觉得奇怪。

    吕渊昨天还被他一锤子打在头上,如果吕渊这么厉害,昨天没有理由会被自己一锤子打中,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偷袭的原因?

    看了一眼地上的七个人,每一个人身上都挂了彩,有两个抱着自己的手,一直叫着断了,断了,而有些抱着腿,抱着头。

    先前被一拳打在鼻子上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是满脸鲜血,这人的鼻子是彻底的断了。

    这些人就算是医好了,以后的战斗力也会减少一半。

    吕渊淡淡的扫了一眼他们的样子,一副惊呆的状态,对于他们的表情,吕渊并没有觉得意外,反而觉得很正常。

    伸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杯子,准备倒啤酒喝。

    而那名小弟看到他伸出手,还以为是要动手,被吓唬得退了几步。

    南飞看到自己的小弟如此的恐惧,暴喝道:“你愣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上,否则老子废了你!”

    这名小弟听到这话,立刻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把匕首,口中大喝一声:“啊!”

    旋即间。

    就向吕渊冲了上去。

    吕渊依然平静的坐在原地。

    而南飞等人静静的看着,他们很是希望这匕首能刺中吕渊,在看到这人拿着的匕首与吕渊只是相隔十几厘米的时候,而吕渊什么举动也没有。

    他们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小子,我看你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然而。

    他们刚刚如此一想,吕渊的手臂动了,接着,他的手抬了起来,伸出食指与中指。

    “噗”的一声,将匕首给夹住了。

    “啊?”

    南飞与柳升龙又是一阵惊讶,原本南飞叼在嘴中的香烟,已经掉落在地上,并且还可以听到这香烟掉落的声音!

    那名手持匕首冲向吕渊的小弟急忙放开了自己的手,一脸惊慌的说道:“别打我,别打我!”

    “不打你?”吕渊笑着反问了一声。

    这小弟刚准备点头,吕渊语气一变:“你觉得可以吗?”

    中指与食指微微一转,匕首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吕渊一把捏住匕首,向着这名小弟的大腿直接插了上去!

    “啊——!”

    这名小弟抱着自己的腿,迅速后退。

    吕渊没有再理会这些小虾米,将目光转向了南飞以及柳升龙,不过他的眼神中有些疑惑,当然,这些疑惑并不是对这两人,而是对左边的那名女人。

    这名女人一脸的镇定,丝毫不慌,先前那些女人,在看到他们打架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跑光了,可这女人依然还不动如山的坐在这里。

    这让他有一种感觉,这女人是不是也是一个高手?

    可他并没有在这女人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危险气息。

    这一点让他比较困惑。

    至于柳升龙,在看到吕渊将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的心脏不由颤抖,心里很是害怕。

    不害怕不行啊,他看吕渊出手,非常的狠,就算是先前那位小弟求饶,也没有放过,要是自己吃了吕渊的几拳,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想想他就觉得害怕。

    不过南飞则是没有那么多害怕,应该说,他内心中更多的是震惊,毕竟这南飞是个道上的人物,平时对于这些打斗的问题,见到的并不少。

    而且,他既然能混到顺哥手下的地步,自然有他的一些手段和胆子!

    依然坐在沙发上。

    虽然脸上还带着一副嚣张的表情,但是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嚣张:“兄弟,身手不错啊!”

    他对吕渊的称呼已经改变了。

    接着在茶几上倒了两杯啤酒。

    端着一杯给吕渊,笑着说道:“兄弟,还真是对不起,真是不打不相识,这杯酒,算是老哥我对你的赔礼!”

    吕渊搞不明白他是想要干什么,但是对于想杀自己的人,他不可能去结交。

    并且,这南飞手头上,还有他的一条性命,他更不可能与其结交。

    “兄弟?谁跟你是兄弟?”

    “你长得这么野兽派,属于傻逼的种类,跟我谈兄弟?你是在侮辱我?”吕渊双眼望着他质问道。

    “啪!”

    “吕渊,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