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做人不会装叉,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这时。

    包房的门被打开了。

    并且传来一道质问声。

    柳升龙在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非常的熟悉,紧接着,惊讶的说道:“吕渊?”

    南飞以及他的手下不由看向门口,就见一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站在门口,在看到这名青年的时候,下意识的菊花紧了一下!

    眼前这小子,不就是昨天被自己干掉的那小子吗?

    并且当时已经是确定他死了的,怎么又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不会是鬼吧?

    随后想了一下,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呢?那些都是吓唬人的玩意。

    难怪柳升龙给我说吕渊并没有死,看来是真的!

    可这还真是让人奇怪,这小子的头上一点伤痕都没有?昨天我可是亲自给了他一锤子。

    打开包房门的人,正是吕渊。

    其实他是一直都跟踪在柳升龙后面的,原本是打算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将柳升龙给解决了。

    但是他听到柳升龙与南飞打电话,于是他想了一下,虽然这柳升龙是主谋,但是亲自动手杀他的,是南飞他们。

    索性,还是连南飞一起解决。

    所以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在刚准备进入包房时,他听到里面的人说他是死人,忍不住就质问了一声。

    如今他已经是修真者,虽然只是最低的炼气初期修真者,但是耳力已经超过正常人的数倍,只要是用心听,就算包房中有音乐的声音,他也能听到!

    看到吕渊一步步向自己等人走来,柳升龙莫名的有些害怕,不高兴的问道:“吕渊,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这时。

    一旁的音乐声已经关了。

    吕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伸开靠着,浑然不在意的说道:“我啊,我掐指一算,发现这个地方有人要杀我,所以我就过来了!”

    随后眼神凝视着柳升龙:“是不是你想要杀我?”

    柳升龙被他这眼神看得有些害怕,心中有些不想承认,但是他想了一下,这里可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南飞他们,并且南飞已经收了他的钱。

    一下子底气上来了,喝道:“没错,吕渊,就是我要杀你,我今天早上就给你说过,让你给我等着,没想到我没有亲自上门去找你,你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飞哥,只要你现在就帮我把这小子解决了,我再给你加二十万!”

    南飞听到加二十万,眼神中很是满意,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看向吕渊:“吕渊是吧?你小子命可真大,昨天给你几锤子,你居然没有死透彻!”

    一旁的小弟们看到南飞这个表情,知道南飞这是要搞事情了。

    心中想着,搞事情也好,自己可以分红,五十万,怎么说来,自己也可以分一两万,而且这一两万简直就是主动送上来了,真是美滋滋!

    这些小弟感觉钱已经到自己的口袋,自己开始享受生活了。

    “怎么?是不是有些失望?”吕渊对于南飞这笑容,见过一次,那就是昨天他被一铁锤子干到头上的时候。

    南飞似笑非笑的对他说,有人买他的命。

    南飞哈哈仰头大笑:“哈哈,不失望,当然不失望,如果你昨天死了,那么我今天怎么赚五十万呢?”

    他这话直接是戳到了柳升龙的心窝窝了,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一股气堵得慌,这股气正是因为南飞而起的。

    感觉自己像是被坑了一样。

    吕渊用余光看了一眼柳升龙,在茶几上倒了一杯啤酒:“柳升龙,听到了吧,现在知道自己是坑了吧!”

    柳升龙不由看向南飞:“飞哥...”

    南飞听出来了,吕渊是挑拨他与柳升龙的关系,立刻说道:“升龙,你放心,今天飞哥让你亲自验货!”

    “小子,死到临头竟然还跟我玩这些把戏?”

    南飞的话音刚落。

    他身旁的八名手下不由向前一步,一副要对吕渊动手的样子。

    而吕渊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地喝着啤酒。

    南飞看到吕渊这个态度,有些冒火,讥笑道:“小子,还挺装逼啊,都到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能如此稳稳当当的坐着喝酒?”

    “做人不会装逼,跟咸鱼有什么区别!”吕渊继续喝着啤酒,心里想着,md,我身怀系统,不装逼对得起系统?

    既然如此,在装爽一点!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

    “机会?给我们一个机会?”

    “哈哈,小子,老子看你才喝了一杯啤酒,这就喝醉了?就你tm还给老子机会,平时都是老子给别人机会!”

    南飞等人听闻吕渊的话,一个个忍不住捧腹大笑。

    感觉自己像是听到了今天最好笑的笑话!

    柳升龙在一旁也跟着笑,不过他笑了一会儿后,感觉还是赶紧处理掉吕渊,免得出了什么意外!

    “飞哥,我看还是赶紧处理掉这小子吧!”

    南飞停住了笑声,其他人也跟着停了下来,并且看向自己的手下,平淡的说道:“你们几个还等什么呢?没听到柳老板已经发话了!”

    “是!”

    这八名手下准备欲要冲向吕渊。

    而吕渊依然不动如山般的坐在沙发上,悠哉的喝着小酒,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等一下!”

    南飞似乎想到了什么事,八名手下停了下来:“飞哥,怎么了?”

    “拉出去废了,别在这里动手,这里可是顺哥的地方!”

    “是,明白!”

    其中两个身材比较魁梧的人向着吕渊走上去,伸出手,欲要一把拉住吕渊,将他架起来。

    “砰——!”

    “啊——!”

    两道肌肉撞击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传来,并且,在短暂的一秒钟后,接着又是两道杀猪般的惨叫声。

    “痛,痛!”

    就在这两人伸手去拉吕渊的时候。

    吕渊将自己的左手抬起,向着两人的手臂以一个手刀的形式砍了上去!

    两人快速后退,另外一只手捂着自己这一只手,口中直叫痛。

    看到这一幕。

    在场的众人瞬间一愣。

    先前他们也看到了吕渊出手,并且感觉就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太快了。

    南飞瞬间反应了过来,凝视了吕渊一眼,随后眼神恢复正常,依然是那一副不屑的样子:“我说你怎么这么拽,原来是个练家子!”

    突然暴喝:“不过,就算是练家子,在我这里,也要死!”

    “给老子上!”

    “打残废在拖出去废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