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这股气息到底是什么? (求订阅)
    神奇书店外,距离门口不过五十米的距离,一群人围在那,在里面,一位年轻人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抽搐,肚子涨成个皮球,人虽然昏迷,但脸色依旧扭曲,显然在晕过去的时候也经历了一番痛苦挣扎。

    其实一位灵师小人物晕倒根本引不来大家的兴趣,实在是这位小人物晕倒的原因和神奇书店扯上关系,并且还是吞噬花苞而导致昏迷,这就不得不引起大家的注意了。

    要知道,在场的修行者绝大部分都在刚才吃过一朵花苞,虽然一朵没有引起什么反应,但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天知道到时候会不会也发生在他们身上?

    而且大家也想知道,到底这花苞有什么功效,至少真要是有问题,也得让他们死个明白才行。

    “大家都让一让,店主来了。”这时马飞飞和张云机从书店内走出来,张云机在前面开路,马飞飞则跟在后面。

    众人一见是马飞飞,纷纷让开空间给马飞飞,马飞飞来到案发现场,看着昏倒在地上的人影,一时间也是犯难。

    他不知道怎么治啊……

    对于花苞的功效和作用,系统根本就没有给出任何的解释,马飞飞也曾向系统询问过,系统并没有给出答案,这就意味着花苞的功效它还是个谜,想要彻底了解花苞的功效就必须自己慢慢地去体会。

    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花苞吃下去对身体是绝对没有害处,相反会有一定的好处,所以马飞飞才能放心的把这些花苞送给广大修行者吃,结果现在好了,吃出问题来了。

    “唉…脑壳痛。”马飞飞轻叹了口气,早知道这些人的承受能力这么差,他宁愿晚点完成上架任务,慢慢和妘青阳两个人吃完那些李花。

    现在马后炮也没什么用,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把面前昏倒的修行者给救醒,要不然真的容易引起不好的影响。

    想到这里,马飞飞琢磨了一下,将手放在修行者的肚子上,马飞飞体内拥有先天紫气,这是道家法力之源,花苞是李树上结出来的,二者应该属于同出一门,也许能有点效果。

    手心触碰修行者的肚皮时,马飞飞就感觉到他体内的气息在乱窜,显然本身的灵力没有办法压制住花苞的力量,导致被花苞的力量反噬,最终晕倒过去。

    说来也奇怪,马飞飞手心触碰修行者的肚皮,他体内的那股乱窜的力量似乎开始慢慢地变平和,好像感受到马飞飞体内的那缕先天紫气。

    “难道真的有用?”马飞飞喃喃自语,开始催动那缕紫气,让它朝着自己左手,也就是按着肚皮的那只手流去。

    随着先天紫气汇聚到马飞飞的左臂,马飞飞的左臂开始散发出一缕缕紫色地气息,一股大道威压开始散发,四周的修行者纷纷被这道气息震退,修为再低一些的就退的更远了。

    “好强!”一位灵皇大人物被这道气息震退五米远,这还是催动全身灵力抵挡的缘故,看着马飞飞的背影,这位灵皇大人物眼里流露出万分震惊的神色。

    作为神奇书店店主的马飞飞,大家也没有真正看到过他出手,加上没有任何人能够看透马飞飞的修为,所以一直以来马飞飞的修为在广大修行者们的心中就是一个谜。

    有人猜测过马飞飞已经踏入仙人之境,但随即被反驳,因为如今的苍龙大陆根本就没有天劫,不经历天劫,便永远无法踏入仙人之境。

    也有人猜测马飞飞和公孙琼会长,也就是如今的楚琼王一样,是个普通人,但这种说法也坐不住,因为曾经有人在去年一场九尾银狐作乱时见过马飞飞一拳打飞一位灵王九段巅峰的修行者。

    但无论怎么猜测,马飞飞的境界都没能得到一个统一口径,众所纷纭。

    如今,马飞飞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现出他的实力,仅仅是手臂上散发出来的那道紫色气息便震退所有人。

    “如此强大的气场,怕是只有灵圣五段境界以上的大人物才能够做到吧!”众人暗自心惊,对马飞飞的实力从这一刻开始也有了一个预估范围。

    在大家对马飞飞的实力感到惊讶时,马飞飞脸上也稍微露出了些许惊讶,因为他感觉到肚子里面乱窜的气息不仅安静了下来,并且开始朝马飞飞的手心里钻,流入马飞飞体内。

    “被我吸收了?”马飞飞感受着流入自己手臂的气息,在和先天紫色汇合之后便融合在一起,只不过先天紫气并没有因此而发生任何的变化,更没有变多之类的。

    随着晕倒的修行者体内的气息不断流入马飞飞手臂内,他的肚子开始渐渐凹下去,最后恢复成原本的模样。

    “下去了下去了。”有修行者看到这里,忍不住小声地说道。胀大的肚子恢复成原样,年轻修行者脸色逐渐恢复平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扭转,自然是意味着问题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果然,片刻功夫,那位修行者便睁开了双眼,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多…多谢…谢店主。”年轻的修行者虽然还有些茫然,但看到马飞飞站在自己面前,自然知道是马飞飞救了自己,当下起身拜谢。马飞飞现在可是所有渡边镇修行者尊敬的对象,他一个小小灵师境界的修行者,平日里也只能在书店外瞻仰一下马飞飞尊容,如今马飞飞就站在他面前,自然是激动的不行,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应该的,不必客气。”马飞飞和颜悦色的说道。只不过心里却有些狐疑,眼前年轻修行者体内的气息被马飞飞全部吸走后,马飞飞就再也没有从他体内感受到任何花苞的气息,那么这是否就意味着这股气息其实只是存在暂时存于大家体内,并没有被他们吸收,一旦抽掉他们体内的花苞气息,那么他们就会失去掉这股奇特的气息呢?

    感受着手臂内那一缕先天紫气,马飞飞似乎明白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