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花苞绽放 (第三更)
    建立血契似乎对妘青阳受到一定的影响,躺在马飞飞怀里,马飞飞能清楚地看见妘青阳的脸色有些许的苍白。

    “奇怪,为什么我好得很?”马飞飞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倍儿棒,尤其是整条左臂,估计一拳打出去能崩山川,看来这一次能力共通不仅没给妘青阳带来好处,反而还把她给整憔悴了。

    想到这里,马飞飞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李树,刚才那么大动静李树都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及,果然系统出品就是不一样。

    马飞飞催动愿力从李树上把上面仅剩的花苞全部摘下来,然后喂给妘青阳吃,这玩意应该是有治愈身体的能力,至少马飞飞吃的时候就感觉身体变得更加充沛有力量。

    可怜的是这棵李树上面的花苞还没来得及开花,便再一次的被二人给摘光,也不知道这李树开花的任务得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李花果然有治愈的功效,妘青阳吃完李花后脸色开始好转,马飞飞将她扶起,妘青阳起身走了两步,基本上是痊愈了。

    “青阳,你有没有感受到自己身体有什么不同?”马飞飞摸着下巴看着妘青阳,总觉得系统说的不靠谱,他马飞飞身上优秀的能力那么多,妘青阳没道理什么都没有获得才对。

    妘青阳闻言,感受了一下自身,然后摇头说道:“没有。”

    马飞飞面带疑惑,难道妘青阳真的什么都没有获得吗?马飞飞还是不肯死心,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一百枚灵晶,将它放在地上,说道:“听好啊,假如你用一百枚灵晶买了一件低阶灵器,然后花一百一十枚灵晶卖掉,但是你又发现不划算,又花了一百二十枚灵晶买回来,再以一百三十枚灵晶的价格卖给另一个人,请问最终在这件灵器上,你赚到多少枚灵晶?”

    妘青阳歪着脑袋想了想,答道:“十枚。”

    “嗯,是妘青阳没错。”马飞飞在内心松了口气,一把收起地上的一百枚灵晶,从地上起身,来到自己刚才砸进的大坑旁向下探去,发现下面深不见底,乌漆嘛黑的。

    “也不知道我爹有没有在下面藏一些神兵利器之类的。”毕竟是开书店的,马飞飞的脑洞还是足够大,出现个坑就认为有什么机缘在等着他。

    “我刚才的答案错了吗?”妘青阳还在纠结刚才马飞飞的出题,皱着眉头来回思考着。

    “没有没有,你回答很好。”马飞飞认真的说道。他能说什么呢?难道说妘青阳你答错了,正确答案应该是二十枚。不存在的,这辈子凡是关于妘青阳的数学难题,只要是妘青阳算出的答案,就一定是对的,不对它也得对!

    这样马飞飞才能在这条坑龙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妘青阳显然是不太相信马飞飞的话,眼神里透露着不相信,自个跑到李树下开始掰着手指头重新计算一遍。

    看的马飞飞差点没忍住笑出声,连忙用手捂住嘴,转身开始研究自己怎么把这巨坑给填上,要不然万一哪天不小心跳进去也是个麻烦。

    “嗯?”正在想办法填洞的马飞飞发现有人在偷看自己,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发现张云机正一脸疑惑的站在书店后门口看着马飞飞,见到马飞飞的目光,张云机跟做贼被发现似得连忙转过头,准备溜号。

    “张云机!”马飞飞一把喊住。

    &n

    bsp;  张云机愣在原地,转头一张苦瓜脸看着马飞飞,天地良心,他刚才只是被后院的动静给吓到了,担心马飞飞出事这才忍不住跑到后门处观察一下,根本就没有别的心思。

    “我也没说你有别的心思啊!快点过来,交给你个事。”马飞飞一见张云机那样就猜出他内心的想法,朝张云机招手说道。

    “店主,您有事吩咐。”张云机这才露出笑脸一路小跑过来,书店里面现在有两名员工照看,张云机稍微离开一会并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样,你去弄点土啊、石头之类的,把这个洞给填了。”马飞飞指着刚才被自己一拳砸出的洞说道。

    张云机这才有机会低头看着地面出现的大洞,往下探了探,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洞目测足足有上百米深,而且看洞壁整齐光滑,显然是被强大的力量一次性蹦碎,在联想到刚才那惊天巨响,张云机不难猜出这洞是怎么弄出来的。

    不过对于店主和那位圣者大人来说,弄出这么一个洞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至少换成他师父长空应该差不多也能够做到这一步,只是那股子惊天巨响肯定是弄不出,刚才张云机在门口打听到,有些境界低的修行者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实在是有些恐怖。

    想到这里,张云机按捺下内心的惊叹,应声离去,寻找土壤回来填洞,而马飞飞则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左臂后,转身回到李树下,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那把太师椅坐下,打算继续领悟《道德经》。

    瞥了一眼李树上光秃秃的树枝,又看了一眼蹲在一旁掰手指头的妘青阳,马飞飞摇摇头,打开《道德经》书页,开始重新朗诵:“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慢慢地,随着马飞飞朗诵全篇《道德经》李树上光秃秃的树枝上开始蹦出一朵朵小花苞,李花又再一次的长了出来。

    妘青阳不知何时也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李树上冒出小花苞,脸上洋溢出开心的笑容。

    张云机也从外面跑回来,浑身上下都是泥土,他刚才直接砸了一座山,现在空间袋里面全是泥土和石子,足够填补这百米深地巨洞。

    见马飞飞正在朗诵不知道什么书籍的内容,张云机也没敢打扰,悄悄地走到洞口旁,轻微调动灵力开始将石头,泥土朝洞口丢去,因为在底下释放了一丝灵力拖住的缘故,所以并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自然也就不会影响马飞飞的朗读状态。

    只是张云机一边舔着洞,一边听着马飞飞朗诵《道德经》,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丝丝难以言喻的悸动,挠人痒痒,难受的紧。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突破而出一样。”

    马飞飞自然不知道张云机听自己朗诵《道德经》居然还能听出挠痒痒的感受,此刻他已经进入到一个忘我的状态,《道德经》都不用看了,脑子直接放空,全凭意识念文章。

    ‘啵~’

    ‘啵~’

    ‘啵~’

    李花一个个如春笋般蹭出,妘青阳起身跑到李树旁,看着新鲜出炉的李花,摘了一个下来放进嘴里咀嚼,并说道:“马飞飞,这次的李花有点甜,而且小花苞似乎开花了。”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