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熟悉的血液 (第一更)
    后院,李树下。

    马飞飞搬着他的小马扎坐下,和李树面对面,双脚并拢,将《道德经》摊在上面,翻开,准备开始领悟《道德经》。

    说实话,道德经虽然很有名,在马飞飞那个世界是除去圣经以外被译成外国文字发布量最多的文化名著,但实际上马飞飞压根就没有看过。

    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在一部电视剧里面有武功高强者打斗时会突然蹦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种招式出来,那个时候马飞飞年纪小,听到这句话就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直到长大以后才明白,这丫的哪里是什么武功招式,都是那些编剧瞎几把写的。

    当然,那部电视剧叫什么马飞飞也没能记起来,否则还能化成键盘侠去网上喷一喷解气。

    除了第一句话出名之外,剩下的就是那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了,很多中都有引用这句话,由此也可以证明,这本《道德经》其实对人们的影响还是很深的,

    不过像这种蕴含各种大道理的书来说,想要彻底领悟还是很难啊~至少马飞飞就是这样,第一句‘道可道,非常道’他就整不明白。

    “难受啊…”马飞飞看着《道德经》第一章,发现脑袋开始晕乎乎的。感觉回到了学生时代,老师一让读书就犯困。

    “你在干嘛呢?”这时,妘青阳从屋里走出来,来到李树下摘李花,见马飞飞愁眉苦脸,忍不住问道。

    “别吃了,上面的花苞又要被你吃完了。”马飞飞看着已经快被摘完的李花,一脸的无奈。自从李树出现后,妘青阳就开始拿李花当成灵晶吃,一天到晚不停歇,满树的李花全被她一个人给摘了。

    “你不是说我可以随便吃吗?”妘青阳疑惑的问道。明明当时是马飞飞告诉她可以随便吃,使劲吃,吃完了可以让李花再长出来的。

    “那你也不能拿它当饭吃啊,花这种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马飞飞解释道。李花虽然可以食用,但像妘青阳这样拿来当零食吃肯定是不行的,尤其是生吃,容易导致脾胃受到影响,容易引起花粉过敏,导致中毒等等现象。

    当然对于妘青阳这种灵圣九点巅峰的大人物来说,一点花粉中毒对她是没什么影响的。

    “可是我没有觉得身体不好啊!反而感觉体内的灵力变得纯净、更强了。”妘青阳再次吃掉一朵花苞,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还有这种效果?”马飞飞有点好奇,朝妘青阳挥挥手:“你过来,我瞧瞧。”

    妘青阳闻言,走到马飞飞身边,马飞飞抬起手就要往妘青阳肚子上摸去。

    “啪~”

    ‘你干嘛?’妘青阳一把打掉马飞飞的手,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好,但内心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能让人随意碰自己。

    “我帮你看病,别闹。”马飞飞也不慌,再次伸出手,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妘青阳见马飞飞一脸认真,想了想还是任由马飞飞的手摸上自己的肚子。可怜妘青阳虽然活了上万年,但一直生活在万丈冰窟之下,出来后直接就遇上马飞飞,天真的很,真以为马飞飞再给她看病。

    “啧啧。”马飞飞将手按在妘青阳的肚子上,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妘青阳肚子里的温度,而且在温度中又夹杂着一股凉意。

    ‘这就是传说中的冰火两重天?’马飞飞脑子里开始跑偏了……

    “你好了没?”妘青阳茫然的看着马飞飞,不是说好的看病吗?怎么表情突然变得这么猥琐?

    也就是妘青阳没有公孙琼那双能看透世间万物的双眼,要不然这会马飞飞可能又要遭受一顿来自冰霜巨龙的毒打。

    ‘快了快了,在摸一会。’马飞飞下意识地回道,说完这句话后才感觉有点不对,赶紧正色道:“马上就能查出有没有问题了。”

    “咦?”马飞飞摸着摸着,眉头突然一皱,看着妘青阳的小肚子,眼里露出狐疑之色。

    就在刚才有那么一瞬间,马飞飞似乎感受到妘青阳体内有一股很熟悉的气息从他手掌上划过,只不过由于速度太快,马飞飞一时间没办法感受出那股气息到底是什么。

    “你站着别动,我在瞧瞧。”马飞飞这会是真的认真,将头微微侧身靠近妘青阳的小肚子,手贴在妘青阳肚子上,竖起耳朵,闭上眼睛,认真感受着。

    ‘嗡~’

    一阵微颤,那道感觉再一次从马飞飞手掌间流过。

    “感觉好熟悉啊…”马飞飞喃喃自语,这股气息太熟悉了,但是马飞飞又没办法想起来这股气息到底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妘青阳体内会出现让马飞飞这么熟悉的气息呢?他们两个人在一年以前根本就不认识,更不是什么兄妹、情侣,父女,也没什么血肉相连的感…等等……

    突然,马飞飞似乎想起来一件事,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一把小匕首,抓住妘青阳的手就要往她手上割去。

    “干嘛!”妘青阳‘嗖’的一声收回手,眼里带有害怕的表情,马飞飞这是要放她血啊!

    “快,你让我取你一滴血,我验证一下。”马飞飞用温柔的语气哄道。

    “我不。”妘青阳猛地摇头,放血这种事情对龙来说是一件极为恐惧的事情,哪怕马飞飞是她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啪!”

    马飞飞一把丢出一个空间袋,说道:“一百万枚灵晶,取你一滴血。”

    “那…只能一滴。”见到灵晶,妘青阳瞬间就改变内心的想法了,右手抓住空间袋,左手伸出一根手指头,颤颤惊惊地说道。

    马飞飞点点头,他又没打算拿妘青阳的血干别的事情,只是想要取证一下罢了,当下抓住妘青阳的手指就要割下去,但又停住,伸手催动愿力来了一招隔空取物,厨房里面的碗便飞了出来,放在地上。

    马飞飞抓住妘青阳的手指对准瓷碗,轻轻地在妘青阳手上割了一下。

    “卧槽!”马飞飞有点无语的看着妘青阳的食指。

    居然连皮都没破……

    难怪妘青阳脸皮厚,马飞飞撇撇嘴,这次稍微灌注了一些愿力,再次割下去。

    一条小口子出现,紧接着殷红的鲜血便溢出,马飞飞将妘青阳的手指朝下,轻轻挤了挤,一滴鲜血掉在瓷碗内。

    妘青阳瞬间把手收回,催动灵力开始治愈伤口,马飞飞则蹲在身子开始研究瓷碗里面的那一滴血。

    妘青阳的鲜血马飞飞在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就有见过,殷红之中带有一丝丝的金色,其原因就是因为妘青阳是龙的缘故,才使得和人的血液有一些微微地不一样。

    只不过瓷碗里面的血液和第一次马飞飞见到妘青阳的那滴血又有些不同,这一次金色和殷红各占据一半,有点太极图的味道。

    “关键是为什么我会感到熟悉呢?”马飞飞看着瓷碗里的这滴血,皱着眉头想道。这滴血他看着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和刚才妘青阳肚子里的那种感觉一模一样。

    “血?”马飞飞再次隔空取来一个瓷碗,拿出匕首朝自己食指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