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这老头想篡位 (二合一)
    今天马飞飞难得出现在神奇书店,引来了一阵不小的波动,对于渡边镇的修行者而言,神奇书店店主只要消失个一两天,他们心里就不安宁,忐忐忑忑,浑身不自在,跟失去主心骨似的。

    所以今天马飞飞出现在书店,书店外面瞬间挤满了修行者,直勾勾的盯着马飞飞,实在是让他有点尴尬。

    本来还想抄录一下《周易》的,结果看这情景应该是没什么希望,最后马飞飞还是打算去后院读一读《道德经》,看看能不能尽早参悟,让《道德经》早点上架。

    毕竟这是和《论语》一个级别的书籍,马飞飞觉得这本书应该也会带来一些轰动,至少不会低于《论语》才对。

    当然,事实上马飞飞至今都没搞明白《论语》那本书到底是公孙琼获益最大还是长空获益最大,按照领悟程度来说,公孙琼直接获得了书灵,又拥有浩然正气,应该是公孙琼获得收益最大才对,可是公孙琼的修为一点也没涨,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改变。

    而长空人家好歹因为这本书直接超凡入圣,在牌面上所获得的收益直接高出公孙琼一大截。

    所以这么一比较,反倒是没有领悟书灵的长空才是《论语》里面最大的收益者。

    只是这样一来的话,就意味着这本《论语》仅仅只能让人超凡入圣?

    跟黄色品质书籍《孙子兵法》一样?

    似乎也说不通。

    所以最大的收益应该还是在公孙琼身上,只是暂时分析不出公孙琼获得的收益到底有多大。

    分析不出来,那就给它往高的地方抛,假设那本《论语》能够让公孙琼踏入仙人之境,那作为同等级的《道德经》说不定也行呢?

    想到这里,马飞飞内心就是一振激动啊!要是能够培养出一位仙人之境,打破苍龙三万年没有仙人的尴尬局面,那神奇书店岂不是就彻底火了嘛!什么苍龙九大遗迹、七大学院、五大国、四大冒险者圣地,各大顶尖门派势力,统统都得跪在马飞飞脚下颤抖。

    就这样,马飞飞带着内心的歪歪,从抽屉里拿出《道德经》,准备往后院走去。

    “店主!”突然,马飞飞被人叫住了,同时把他从幻象的空间里拉了出来,转头看向叫住自己的人。

    一位身着黑色华服的老者,又是老者……

    五官挺正,一看年轻时候就是帅哥一枚,只是再帅也没用,经不住岁月的打磨,头发已经有些发白,脸也没有年轻人那么有光泽。

    “这位书友,请问有什么事吗?”马飞飞好奇的问道。其实在神奇书店里面看书都是有一个隐性规矩,那就是不能打扰神奇书店店主,所以马飞飞才能每天都舒舒服服的待在书店收银台前抄书,不像今天,来围观自己的人太多,不得已只能选择停止抄书,跑到后院去领悟《道德经》。

    这时门口的张云机也看见这一幕,赶紧跑过来冲老者说道:“宇文丞相,这里是书店,在书店内还请遵守书店里面的规矩,你这几天已经严重影响到书店正常秩序,倘若还要这样的话,我可要把你赶出书店了。”

    喊住马飞飞的自然就是大燕丞相宇文洪都了,马飞飞不在的这几天他为了争夺那本黄色品质书籍《韩非子》简直就是不择手段,每天营业抢书的时候给人下阴招就不说了,没有抢到这本书他也不去找别的书看,就蹭在观看这本书籍的书友旁边,没事哼唧两句骚扰对方,影响别人的体验。

    但这老头也皮的很,动不动就拿出自己燕国丞相的身份压别人,被骚扰的书友虽然在修为上未必会害怕宇文洪都,可宇文洪都脸皮多厚啊?你修为比他高有什么用?你背后有门派势力吧?有家族吧?他们有分布在苍龙大陆各地的利益吧?比如灵晶脉矿什么的,燕国那么大,你们门派、家族总有业务在燕国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威胁的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今天你要是怼了燕国丞相,回头自家在燕国的业务就会遭到来自燕国第三号人物的打压。

    实力不行,但是耍流氓他行啊!

    遇上这种老流氓,大家真是有苦说不出,可是让他们放弃观看黄色品质书籍的机会又不行,所以一个个只能硬着头皮在宇文洪都的骚扰下渡过看《韩非子》艰难的一天。

    由于读者也没有举报,所以作为店员的张云机和鸾凤并不好干涉,大家都是自由书友,一个喜欢骚扰,一个愿意硬抗,官方人员也管不着;但是管不着不代表看不见,宇文洪都身份本来就摆在那里,加上张云机和鸾凤都认识,自然关注度要更高一些,所以宇文洪都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他们眼里。

    “云机,老夫何时不遵守书店规矩了?”宇文洪都脸带和善的看着马飞飞,对于神奇书店店主,宇文洪都还是特别感兴趣的,至于张云机的警告,他哪里会在意。

    “这…”张云机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说宇文洪都违反店规了吗?并没有,但你说他遵守规矩了吗?也没有,因为这老头一直在恶心人。

    “没事没事,云机你忙你的。”马飞飞面带笑意的示意张云机不用生气,心里也是有些惊讶对方的身份,居然又是一个丞相,难道自己这几天跟丞相特别有缘?就是不知道这又是哪一国的丞相。

    马飞飞既然发话了,张云机也不好说什么,脸色不好看的走回书店门口,这老头他现在是越看越讨厌,从当初设宴怡红楼就看的出来,哪有他娘的设宴设在怡红楼然后派人去府上传话的?不知道递小纸条吗?搞得最后张云机只能带着媳妇,妹妹一起赴宴,真真正正的赴宴!

    “请问丞相找我有什么事吗?”既然是丞相,马飞飞多多少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毕竟这是自己书店的顾客,不是仇人。

    “老夫宇文洪都,乃前任燕国丞相,这次叨扰店主,实在是有一事相求。”宇文洪都在渡边镇已经待好几天了,《韩非子》这本书他总共就看过一天,而且啥也没领悟出来,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这一次看见马飞飞,终于是忍不住了,上前拦下马飞飞。

    燕国丞相?马飞飞闻

    言,下意识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鸾凤,似乎感受到马飞飞的目光,鸾凤抬起头和马飞飞对视,眼眸里带有些许的询问。

    马飞飞摇摇头,示意没事,然后转过头看着宇文洪都,问道:“什么事?”

    燕国丞相突然有事相求,难不成是自己帮助太子燕夺回王位的事情泄露了?对于燕国丞相马飞飞依稀还是有些记忆的,那是在他还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曾经听酒馆里面的冒险者提起,当时燕国君王燕洵是燕国丞相的女婿,也就是说宇文洪都和那位已经逃到北凉大草原的燕洵是翁婿关系。

    只不过按照这个说法,如果自己帮助太子燕夺回王位的事迹被宇文洪都知道的话,那么自己应该是宇文洪都最痛恨的人才对,怎么可能还有事相求?求什么,求自己再把太子燕拉下来让他女婿上位吗?我神经病啊。

    “呃……”宇文洪都看了一眼四周,虽然书店里面空间大,但人也挺多的,不是一个商谈事情的地方。

    “一号包间可以谈,但需要缴纳一百枚灵晶的额外场地费。”马飞飞面带微笑的说道,一号包间自从变成青青草原后马飞飞就没有让人进去过,哪怕后面青青草原消失了也是如此,已经成为马飞飞的专属休息室。

    “当然,没问题。”宇文洪都掏出一百枚灵晶递给马飞飞,马飞飞也想知道这燕国丞相到底想干嘛,便带他入了一号包间,二人在沙发上坐下,宇文洪都见桌上有茶壶,主动提起为马飞飞斟茶。

    “宇文丞相请说,如果我可以帮的上,一定帮。”马飞飞满意地点点头,至少这位丞相就要比秦国那位丞相上道多了,懂分寸,知进退,马飞飞特别喜欢和这一类人打交道;当然,至于能不能帮的上关键还要看这位宇文丞相口中所谓的‘要事’到底有多重要,劳务费给的足不足,要不然喜欢也是白搭。

    “是这样的,老夫想知道那本黄色品质书籍《韩非子》是不是真的可以让人领悟皇者之气?”宇文洪都也是急的不行,现在燕国暗流涌动,他离开这么长时间肯定是没办法瞒住有心人的目光,如果不能早点获得皇者之气回去,到时候被他们找到这里,事情就麻烦了。

    马飞飞闻言有点意外,皇者之气这玩意不都是君王才需要的吗?你一个丞相要来干嘛?又不能增幅自身的修为,完全就是鸡肋;而且一位丞相突然拥有皇者之气,被别人知道难免会多想,认为此人心有不轨,想要谋朝篡位,消息要是传到君王那里,怕是得人头落地。

    ‘不会是这老头想篡位吧?’马飞飞心里狐疑,如今燕国新皇刚登基,前任君王又跑去联合北凉牧民,欲图想办法夺回王位,又有秦国驻军在边境虎视眈眈,整个燕国基本上是乱七八糟的,倘若这个时候作为丞相的宇文洪都要是有二心,搞不好还真能成事。

    只是如今燕国新皇是太子燕,是马飞飞一手扶上去的,这老头要真是有二心,不就是相当于在背叛他马飞飞的小弟吗?

    想到这里,马飞飞不动声色地端起茶杯饮尽悟道茶,一副淡然自若的状态,说道:“丞相大人这是在质疑小店里面书籍的效果?”

    “不敢不敢,只是老夫观《韩非子》已有几日工夫,但却不得入其门,实在是费解,还望店主能够指点一二。”宇文洪都连忙摆手,并从戒指里面拿出一个空间袋放在桌子上。

    意思很明显了,这老头果然是想领悟皇者之气,但资质太差一直没有领悟成功,这才找到马飞飞这里,想要通过走后门的方式让马飞飞帮他领悟皇者之气。

    “丞相大人这是在侮辱我吗?”马飞飞撇撇嘴,一张脸不怎么好看了,好歹他也是个文化人,动不动就拿灵晶来侮辱人,实在是有点过分。

    不过还没等宇文洪都说话,马飞飞又道:“你的意思我大概是明白了,东西你收回去,我给你一个建议,至于能不能行就看天命了。”

    “还请店主指点!”宇文洪都拱手拜道,脸上兴奋神色流露。从第一天来到渡边镇到今天,宇文洪都见识到神奇书店太多的神奇之处,对神奇书店店主更是奉为天人,之前那股子傲气早就被他抛到脑后,剩下的只有敬畏和尊敬。

    “我们书店有一本蓝色品质的书籍,名字叫做《飞燕外传》,相对于黄色品质书籍而言,蓝色品质书籍要更容易领悟一些,你如果能把那本《飞燕外传》领悟了,那么再去领悟《韩非子》肯定没问题。”马飞飞如沐春风,面带微笑,一脸的真诚。

    “《飞燕外传》?”宇文洪都闻言,深深地记下四个字,随即脸上一喜,这名字一听就不简单,都外传了,那这个叫做飞燕的人物身份定然不低。

    马飞飞看着宇文洪都那样,勉强憋住内心的笑意,起身道:“办法已经告诉丞相了,至于成不成就看丞相自己的天赋了,我还有事,告辞。”

    说罢,马飞飞便直径走出了一号包间。

    宇文洪都倒是没有出来,坐在沙发上愣愣地琢磨《飞燕外传》这四个字呢。

    《飞燕外传》是一本什么书?那是描写汉成帝时,赵飞燕**宫闱之事。简单的来说,就是小黄书。

    这本书放在书架上,马飞飞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也就只有张云机没事会拿去看,因为这本书可以获得的收益是房中术!

    谁没事花个几十万枚灵晶跑进来就为了领悟房中术?怕是脑子有病差不多,也就是只有张云机这种书店员工,可以免费观看书籍的无聊人士才会去看这种书。

    至于为什么要把这本书给宇文洪都看…那不是很明显嘛~自己小弟手下的大臣心怀不轨,马飞飞作为老大,不得帮衬帮衬?

    “唉!这书害人不浅,回头把它给烧了。”马飞飞来到堂前,瞥了一眼张云机,发现他最近的脸色确实是没有以前好,双目无神,涣散,整个人轻飘飘地,十有**是因为看多了这种书导致的。

    为了构建和谐美好社会,马飞飞觉得等到燕国丞相看完后,毕竟要把这本书给烧了,他马飞飞开的是书店,是正能量的书店,那些乱七八糟的都不能出现。

    ‘对,还有枕头下的那本《白洁传》,回头也拿去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