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马飞飞教《三字经》 (二合一)
    不错,马飞飞手里捧着的这本黑色封面书籍就是被称之为三大国学启蒙读物之一的《三字经》。

    这本书字句短小精悍,朗朗上口,其内容覆盖了历史、天文地理、道德以及一些民间传说,熟读《三字经》同时就能了解尝试、传统国学及故事内涵中做人做事的大道理,所以这本书得以流传千百年,家喻户晓。

    而经过系统收录后,这本《三字经》被划入史诗级品质书籍的列表,其功效也非常简直,就是能净人内心中的戾气,只要多读《三字经》,恶人也能变成善人,小人能变成君子,懂得恭谦礼让,回归人类最初的淳朴本质。

    马飞飞觉得这本书简直是他用来劝(zhuang)人()从(da)善(lian)的完美选择,不用动用武力,更不用打打杀杀,大家一起坐下来读读《三字经》,领悟一下人生真谛,再构建一下美好的大同世界,多么完美。

    想到这里,马飞飞心里就觉得美滋滋,感觉自己找到了人生方向,构建美好和谐社会的责任就压在他肩上了。

    “嗯?你们怎么还不读?”陷入幻象的马飞飞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跟着自己念,眉头一皱,目光严肃的扫射趴在地上的一群人,尤其是丞相狄和玉,这家伙是头头,他不读那些下人们自然不敢读。

    狄和玉低着头沉默不语,一张脸阴沉的可怕,马飞飞这种做法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堂堂秦国丞相,站在苍龙之巅的男人,现在居然被人逼着读书?说出去他一把老脸还要不要了?

    只是让他跟马飞飞抬杠又提不起那个勇气,生怕马飞飞不高兴真把他给杀了,到时候那就连读书的机会都没了。

    犹豫了一下,狄和玉小声地说道:“小兄弟,能不能不读书?有什么条件你尽管开,老夫定当满足。”

    ‘啪~’马飞飞戒尺在空中甩了个火花,呵斥道:“说什么呢?我让你们读书是想趁机讹你们吗?我只是想拯救你们于水火之中,让你们重新走向正途,请你不要拿那些俗物来玷污我马飞飞高尚的品格,赶紧读书!”

    “马飞飞,品格是什么东西?”正在检查空间袋里面宝贝的妘青阳突然抬起头问道。

    “这玩意你肯定没有,不用问了。”马飞飞摆摆手,顺带撇一眼她手中十多个空间袋,说道:“咱可说好啊,一人一半,你别给我耍小聪明。”

    狄和玉听到马飞飞说完这句话眼皮子忍不住跳了跳,瞥了一眼他手上多出的一枚空间戒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唉…”最后,狄和玉只能一声长叹,低声跟读起来:“人之初,性本善…”然后一边拿起毛笔在纸上开始抄录这句话。

    周围的家将们见自己老爷都读了,自然也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一个个齐声跟读,一边在纸上抄录。

    “大点声,声音太小。”马飞飞不满意,地上十几个人,合起来的声音还没有小学生正常读课文的声音大,这是在读书还是在学蚊子叫呢?尤其是这秦国丞相,不仔细听连声音都找不着。

    狄和玉看来真的已经认命了,听到马飞飞嫌弃他声音小,瞬间又重新朗读了一遍,这次的声音比刚才大了许多。

    “嗯,不错,保持这个音量,另外也不要忘记抄录,现在我们继续第二句: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马飞飞满意地点点头,看了一眼《三字经》的第二句,摇头晃脑的读了出来,仿佛自己真变成了一位育人成才的老师,陷入角色无法自拔。

    ‘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这一次大家都齐声跟读,似乎已经抱有自暴自弃的想法,一个个声音清澈透亮,整条长安街都听见了。

    而在这条街上,有的不仅仅是丞相府的人,还有其他关注神奇二店的势力,纷纷都在街角处向这边张望。

    “快回去禀告将军,丞相被神秘男子殴打,这会正被神秘男子惩罚朗诵抄书。”

    “速去回禀王爷,丞相强闯民宅不成反落入主人手中,此刻主人正对其进行思想品德教育。”

    “……”

    一时间长安街上暗流涌动,往返各大上等城的黑衣人随处可见,丞相狄和玉注定要在今天晚上扬名整个秦帝都。

    一直到天空出现鱼肚白,马飞飞才把《三字经》全部给念完,与此同时狄和玉他们也抄录完成,一个个都表现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似乎让他们读个书,抄个书比打仗还累似的。

    直到天空出现鱼肚白,马飞飞才读完最后一句,与此同时大家也跟读,把最后一句抄录在纸张上,一个个如释重负的瘫在地上,感觉让他们读书、抄书比打仗还累似的。

    丞相狄和玉倒是面无表情,抄录完最后一句默默地把毛笔放下,低头看着自己抄录出来的《三字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啪啪~”

    马飞飞收起《三字经》和戒尺,双手拍了拍,满意的说道:“很好,想必大家通过这一晚上的品读应该对《三字经》有了一个浅显的认知,这样吧,老师最后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回去以后每人写一篇读《三字经》有感,到时候拿来给老师看,没问题吧?”

    “呃……”众家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马飞飞这个问题,最后只好又把目光放在丞相狄和玉身上。

    “没问题。”狄和玉这次倒没有犹豫很久,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了,只不过在他内心里是这么想的:老夫今天若能走出长安街,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读这什么破《三字经》,还写读后感?老夫写一篇怎么报复你小子的复仇者计划才对!

    马飞飞哪里知道狄和玉心理活动这么丰富?还以为真是《三字经》有效果了呢,一群人感受到了来自华夏几千年文明的伟大,接受洗礼之后一个个顿悟开来,改过自新,所以马飞飞此刻是很开心的。

    “好!既然这样,我们来结算一下上课费用,然后你们就可以回家了。”马飞飞心满意足的说道。这一届学生他带的很舒服,没有刺头。

    “上课费用?”一群人包括狄和玉一脸懵逼。

    “对啊!老师教了你们一晚上,你们瞧瞧嗓子都喊哑了,难道不应该收取一点报酬吗?”马飞飞一脸惊讶的说道,他这个属于辛苦所得收入,是正常合理的收费啊!为什么一个个还要露出这副表情?难道是不想给钱?

    想到这里,马飞飞一张脸瞬间就拉下来,看着狄和玉一群人,冷声说道:“你们不会是想占我便宜吧?”

    狄和玉看着又出现在马飞飞手里的戒尺,连忙摇头说道:“不不不,只是我们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灵晶了。”

    他的空间戒指和手下的空间袋全部都被马飞飞和妘青阳给撸走,别说是灵晶了,就连灵晶渣都没有,上哪去支付这所谓的上课费用?

    马飞飞闻言,脸上从阴转晴,只要不是不想给钱就行,当下拿起纸笔刷刷写下十一张借据,分别射向他们,然后说道:“现在没有灵晶没关系,老师这个人很会体恤大家的,先打个欠条,等到下一次你们来学习的时候带来还给老师就好了。”

    狄和玉嘴角忍不住扯了扯,向马飞飞这么无耻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见,抢完他们身上所有宝贝不说,居然还强行要他们写下借据?理由还是教他们读过书,所以他们需要支付学习的费用来给马飞飞,这他娘的不是扯淡吗?

    还下次来学习的时候带过来给他,老子下一次带的不仅是灵晶,还有灵圣!

    涵养如狄和玉这种人都忍不住在内心深处爆粗口,足以证明他此刻对马飞飞的怨念有多深。

    不过现在也就只能在内心发泄发泄了,一切都要等离开长安街,召集好帮手才行,想到这里,狄和玉拿起借据瞄了一眼,眼里露出惊骇的神色。

    借据上面赫然写的数字是整整五百万枚灵晶!这学的是成仙之道吗?开什么玩笑?

    “嘶!居然要一百万!”突然,家将们有人发出惊讶地语气,狄和玉闻言眉头一皱,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发现他借据上写的是一百万,狄和玉脸上的疑惑就更浓郁了,四处看去,最后发现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全部都是一百万枚灵晶的学习费用。

    怎么?搞区别对待啊!

    狄和玉瞬间就不开心了,感情这是把他当成冤大头来宰了,正准备反抗两句,随即又想到反正只是一张借据,出了长安街自己就安全,对方想收这笔钱这辈子是不可能的,这么一想,狄和玉神情就轻松多了,直接在借据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心里甚至还有点小恶趣味,下意识在五百万前面加了个五千,这样就变成了五千五百万枚灵晶。

    “老夫让你多做会梦!”狄和玉心里恨恨地想道。

    “嗖~”

    全部借据在签字画押后被马飞飞收走,顺手马飞飞都检查了一遍,看到狄和玉借据上居然多出五千万,看了一眼狄和玉,好心的说道:“丞相大人,你这是认真的吗?”

    “昨晚老夫受益良多,这些是小兄弟你应得的。”狄和玉似乎忘记自己被马飞飞殴打的事情,脸上浮现出和善的笑意,似乎二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恩怨,像是多年老友一样。

    马飞飞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狄和玉,说道:“丞相大人,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坑别人,所以给你最后一次更改的机会,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啊!”

    五千五百万枚灵晶,哪怕狄和玉是秦国丞相,拿出来估计都得肉痛好一阵子,马飞飞收的是良心钱,对于这种天外横财他还是不太想要的。

    “如果小兄弟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老夫就先行告辞了!”狄和玉并没有在意马飞飞话里面的意思,而是起身拍了拍身上衣服的尘垢,冲马飞飞抱拳道。

    “当然,丞相大人请便。”马飞飞抱拳回礼。

    狄和玉这才甩了甩衣袖,本来是想冷哼一声的,但怕马飞飞再暴打他一顿,想想还是忍住,拿起地上自己抄录的《三字经》藏进衣袖,而后大步朝长安街外走去,现在天已经快亮,要是再不走等到街上有行人出现认出他那可就真的丢人了。

    一众下人见此纷纷起身,效仿自家老爷捡起纸张急匆匆跟了上去,期间没有任何一个人和马飞飞对视,行礼告辞。

    “唉!看来这群人还需要多读书才行啊!基本的礼都不会,回头把《礼记》带来,好好教教他们,毕竟祖宗之礼不可忘。”马飞飞看着狄和玉等人的背影,陷入感慨之中。

    一直到狄和玉他们走出长安街尽头,马飞飞这才回过神,收起地上的残渣以及太师椅,冲妘青阳说道:“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马飞飞事还多着呢,《道德经》没有参悟,《周易》也还没有抄完,现在又多出一本《八阵图》,文化入侵任务也还没开始做,主线任务更是遥遥无期,随便算下来脑袋都大。

    “任重而道远呐……”马飞飞叹了口气,带着妘青阳回到渡边镇神奇书店。

    这个点时间还早,也就才六点的样子,马飞飞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

    “等一下!”正准备进屋的马飞飞突然被妘青阳给叫住。

    马飞飞一愣,有点心虚地转过头,说道:“有什么事嘛小青阳……”

    妘青阳一脸严肃的看着马飞飞,说道:“我们还没有开始分赃呢。”

    说罢,妘青阳拿出十多个空间袋,让它们都浮在面前,说道:“快来,把这些东西分了你再去睡。”

    “算了,上次不是忽悠了你一次嘛,这次我就不要了,全部给你好了,当作是我道歉的一种诚意。”马飞飞一脸认真的说道。

    “真的吗?!”妘青阳很惊讶,又很开心,如果马飞飞不和她分的话,她一个人可以拿双倍的宝贝和灵晶了。

    “当然,也不看看我们俩是什么关系,别说是这十几个空间袋了,就是你想要天上的月亮我也会给你弄下来,好了,你检查你的战利品,我要补个觉,拜拜。”马飞飞说完,一溜烟就钻进自个屋里,房门一关,不见了。

    妘青阳开心的跟个孩子一样,眼睛眯成月牙,把空间袋一个个握在手里,蹲在地上开始清点里面的宝贝,然后将它们放进自己的空间戒指里。

    只是放着放着,妘青阳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是不是应该还有一枚空间戒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