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又是一本史诗级品质书籍 (第一更)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愣愣地看着走出来的马飞飞和妘青阳。

    这家神二店他们守了好几天,日日夜夜轮番阵,别说是人了,是有几只苍蝇从门缝里溜进去他们也一清二楚。

    可是现在,突然从里面冒出两人,跟凭空出现似的,而且还把管家给打飞,也不知道这会飞哪去了,还有没有救。

    丞相狄和玉更是惊骇万分,能爬到秦国丞相之位,需要的不仅仅是头脑,其实力也是要有的,做为灵皇境界的他早在来到这家小店时已经用神识探察过,里面根本没有生命波动的迹象。

    然而现实却给了他响亮的一巴掌,在这一刻,他甚至怀疑自己灵皇境界的修为是不是假的。

    “你是不是他们的头?”狄和玉思绪间,马飞飞已经和妘青阳走出书店,站在台阶,看着狄和玉。整个作案团伙里面只有这老头不管是服装还是气质甚至修为都是最显眼的那一样,想要辨别出谁是领头人很简单。

    “正是老夫。”狄和玉紧了紧长袍,脸表情很严肃,一副位者的气势油然而生。

    马飞飞眉头一皱,这老头有点倔啊!他娘的大晚带来砸自己的店不说,被抓个正着居然连句道歉都没有,还摆出一副位者的姿态,属实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说说吧,为什么要砸我的店。”马飞飞看了一眼老头身边的那些下人,实力都在灵尊、灵王,还有几个灵宗跑腿的,看来背景应该不低,也不知道是哪家王公贵族。

    “嗯?”狄和玉也是眉头一皱,对马飞飞用这种质问的口气同样不舒服,他狄和玉是谁?堂堂大秦丞相,秦国的第三号人物,也算得站在苍龙大陆顶端的男人了,结果却被眼前的小小少年郎给藐视了,怎么能让他不生气?

    不过狄和玉也知道这家店应该不会简单,为了不多生事端,他还是压制住自己的脾气,沉声道:“把你们的主子叫出来,说大秦丞相狄和玉求见。”

    身份亮出来了,想必这家店的主人应该会给点面子吧?毕竟这是秦国,在秦国境内,哪怕是灵圣境界的大人物都要礼让他三分。

    “我是,你有什么事吗?”马飞飞倒是来了兴致,饶有兴致地看着狄和玉,一次来了个秦国皇子,今天又来了个秦国丞相,怎么自己这家小店还没怎么营业火了呢?有点怪啊!

    景行求雨成功马飞飞知道,任务奖励的《八阵图》也存入马飞飞脑海里,只是按道理说这种秘密大家应该私藏才对吧?谁没事闲的无聊说自己求雨成功是因为在某个小店看了一本书学会了?那不是掉自己的逼格嘛!

    “你?”狄和玉看着马飞飞,眸子里面全是疑惑,修为看不出,可是年纪却能猜出个大概,也二十下的样子,这种年纪能有多高的修为?怎么可能是能够教人呼风唤雨秘术的大人物?

    “怎么?你不相信?”马飞飞见狄和玉不相信,耸耸肩,悄悄朝妘青阳使了个眼色,在得到妘青阳回应后,手指朝天一指。

    “雨来!”

    狄和玉及一众手下一惊,下意识抬头往天看去。

    “啪~”

    突然,一桶水直接横向朝狄和玉朴去,因为狄和玉仰头看的缘故,所以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水直接洒在他身,成了落汤鸡。

    狄和玉傻眼了,一众手下傻眼了,呆呆地看着马飞飞。

    “我不是让你下雨吗?你怎么连桶都拿出来了?”

    “我只会结冰和下雪,不会下雨。”

    “那你不能往天泼嘛!哪有直接横向朝人家身泼的嘛……你家雨是这样下的吗?”

    “那再来一次?”

    “……”

    再来一次?我妘青阳真是呆萌的可爱,没看见人家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神吗?你当人家傻啊!还能让你在泼一次?

    “啪~”

    马飞飞下意识抬头看,只见妘青阳突然跑到天,然后对准狄和玉又泼了一桶水,这一次狄和玉居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卧槽,老爷爷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马飞飞一脸鄙视的看着狄和玉,说道:“这位秦国丞相是吧?第一次被水泼你没有反应过来我可以理解,但这第二次还被泼不太应该了吧?我现在严重怀疑你碰瓷啊!”

    狄和玉一张脸从惊讶、茫然,然后再到马飞飞说完这句话后的愤怒,直接转向阴沉,呵斥道:“简直是放肆,给老夫将他们拿下!”

    这个时候狄和玉哪里还会顾忌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现在他的想法只有一个,杀掉眼前侮辱丞相昨晚的人!

    “是!”一旁早蓄势待发的家将们纷纷催动灵力扑向马飞飞。

    回到马飞飞身旁的妘青阳眉头一皱,要前,却被马飞飞一把拦住,接过她手里的木桶,说道:“让我来!”

    面前除了那老头有灵皇境界的修为,其他人都是渣渣,马飞飞也好长时间没打架,手痒的很,催动全身愿力在木桶朝他们冲去。

    “砰砰砰~”

    “铛铛铛~”

    “哒哒哒~”

    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打的热火朝天,最终以马飞飞全胜而落下帷幕。

    “轰~”

    突然,一道强大的力量朝马飞飞身后打来。

    不过还没能近马飞飞的身,这道力量消失不见,紧接着听到一声闷哼,马飞飞在转头看,狄和玉已经躺在地,被妘青阳用脚踩着……

    “快拿开,拿开你的脚,这是秦国丞相,你怎么能这么对人家呢?”马飞飞丢掉木桶跑过去,挪开妘青阳的腿,然后在狄和玉身摸索起来。

    “丞相大人实在不好意思,我的小伙伴出手重了点,千万不要介意……”马飞飞说走了一条腰带。

    “不过丞相大人你说你也真是,你要是想见我可以白天来嘛,哪有人大晚登门拜访的,还砸门。”马飞飞顺走了一块玉佩。

    “砸门这事其实往小了说是破坏公物,往大了说是人品不行,人品这玩意,还是要重视一下的,您说是吧丞相大人?”马飞飞终于摸着空间戒指了,一把从狄和玉手扯下,松了口气。

    “马飞飞,我也有份。”妘青阳在后面急道。

    马飞飞摆摆手,指着旁的倒着的一群人说道:“你也有份,你先去把他们的空间袋也给拿了,回头我们在五五分,现在我得先给丞相大人好好一思想品德课。”

    说到这里,马飞飞拍了拍狄和玉的肩膀,继续说道:“你放心,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喜欢以德服人,并且乐于帮助一些走歪门邪道的人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你稍微等我一下哈。”

    马飞飞说完,一溜烟跑到书店门口,蹲在地在空间戒指里翻腾,拿出一叠纸,几支毛笔。

    紧接着又陷入呆滞状态当,片刻后又好了,跑进书店,哐哐当当好一会才走出来,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本黑色封面的书籍。

    马飞飞一把抱起地的纸和笔,夹着黑色封面的书籍跑了下来,看着地的一群人,将纸笔用灵力一个个射出去,整好躺在他们面前。

    “嗯,我这里有一本书,我现在念一句,你们读一句,抄一句,听到没?”马飞飞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戒尺,严肃的说道。

    一众下人面面相觑,最后将目光看向狄和玉。

    狄和玉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但是刚才被人一脚制服让他明白今天是碰刺头了。

    “小兄弟,放了老夫,今晚的事情老夫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那女子明显已经到达灵圣境界,而且不会低于五段以下,狄和玉虽贵为丞相,但这种大人物他也不想多去招惹,现在只能自认倒霉。

    “啪~”

    戒尺直接打在狄和玉的胳膊。

    “嘶!”

    狄和玉疼的一张脸都扭曲了,这戒尺不伤筋动骨,但钻心的疼,哪怕他用灵力护住身体也不行。

    “现在是课时间,不要拿身份来压老师,明白吗?”马飞飞一脸认真的挥了挥手里的戒尺,似乎在等待狄和玉的反抗。

    狄和玉捂着胳膊,沉默了一会,终究还是拿起毛笔,低着头看着地的纸张,一言不发。

    周围的下人见此,自然是纷纷效仿。

    “配合的不错,来,现在大家跟我一起念。”马飞飞很满意,从空间戒指里面又掏出一把太师椅,坐在面,翻开黑色封面的书籍,声情并茂的朗诵:“人之初,性本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