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分赃
    ‘噹~’

    断剑掉落在地,发出轻微地颤鸣。

    陈冲傻傻地看着自己的长刀卡在楚恒王胸前,殷红的鲜血顺着长刀流出。

    “你…”楚恒王不敢置信的着着陈冲,眼神里充满了疑惑、惊讶。

    “不~陛下,末将从未想过要伤害您。”陈冲真是被‘吓傻’了,放开握住的长刀,双手抱住自己的头不断地摇晃,不断地后退。

    楚恒王似乎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被一名城门守将取走自己的性命;也许是回光返照的缘故,楚恒王在这一刻变得异常清醒。

    握住卡在自己胸口的长刀,‘噗~’一把将其拔出。

    鲜血四溅,巨大的疼痛感让楚恒王脸上有些扭曲,但楚恒王却硬生生忍住,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噹~’

    长刀被楚恒王随意丢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声响,响彻整个广场。

    “哈哈…!”

    突然,楚恒王仰天长笑。

    ‘好,好一个楚圣,不愧是我大楚的护国神,你做得好,做的真好……’楚恒王的声音越来越越弱,语气从嘲笑到不甘,直到最后的落寞。

    偌大的广场寂静无声,皆是匍匐在地,甚至没有人敢在这一刻上前去搀扶楚恒王,为楚恒王呼叫医者。

    登基三百五十多年的楚恒王,在这一刻终于感受到什么叫做孤家寡人。

    ‘砰~’

    伴随着倒地声响起,也宣布楚恒王的生命走到了终点。

    “陛下遇刺身亡,快抓住刺客!”就在楚恒王倒地的那一刻,一直跪在不远处的随行太监立刻站起来,怒视还愣在原地的陈冲,厉声说道。

    “抓住刺客!”太监身后跟随的宫女太监们纷纷大喊,然后一个个化作流光奔向陈冲,竟全都是拥有灵尊以上境界的修为!

    陈冲心里一沉,对面这群宫女太监修为可比他要高好几个阶段,要真被他们留住可就真要把小命交代在这。

    而且……陈冲瞥了一眼远处一座宫殿檐下,最后转身化作一道流光飞向皇宫之外。

    而在陈冲刚才瞥过的地方,一位白发老者静静地站在那里,浑浊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切,面无表情。

    ……

    翌日清晨,楚国君王遇刺身亡的消息震惊整个苍龙大陆。

    这一天,正好也是马飞飞一行人进入帝都的日子。

    事实上马飞飞他们在还没有进帝都的时候消息就已经传到他们的耳朵里,对于马飞飞来说,楚恒王死了对他的任务更有利,这样的话扶持公孙琼登上女帝之位就简单多了;本来马飞飞还挺开心,只不过看见刚醒不久的公孙琼脸上带着满满地伤感,马飞飞还是老老实实的憋住内心想法,乖乖的跑去和妘青阳继续分赃去了。

    黑衣人的宝贝实在有点多,这两天二人纷纷对分赃结果表示不满意,动不动就要凑在一起重新分赃一遍。

    车马进入帝都,很快便来到公孙琼在帝都的府邸;一下马车,马飞飞就发现公孙府门口聚满了人,似乎都在等待公孙琼的到来。

    帝都的气氛现在很凝重,空气中散发着各种压抑的气息,让马飞飞觉得浑身不舒服。

    这种皇权争夺马飞飞并不喜欢,他只希望这件事能快点尘埃落定,然后让自己完成助力任务,好回渡边镇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哦,现在还有长安街角处的神奇二店,不过加起来还是一亩三分地……

    说起助力任务,似乎好像系统之前说的是让公孙琼找自己帮忙才行;细细想来公孙琼从头到尾也没找过自己帮忙,那这到底算还是不算?

    “唉~管他呢,反正也没说有没有任务奖励,就当是帮公孙琼一把好了。”马飞飞挥去脑子里的想法,在赵小刀的带领下和妘青阳入住一座小院。

    至于公孙琼则已经被那些人给团团围住,估计是去商量皇权大事了。

    “马飞飞!”刚进院落,妘青阳突然就喊起来。

    “啊?”马飞飞摸着手里的空间戒指,心里美滋滋。

    这是他和妘青阳分赃时获得的空间戒指,也算是圆了他的空间戒指梦。

    “我感觉你又骗我了!”妘青阳眉头紧皱,神识一直在自己戒指上萦绕,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把刚才分赃的宝贝又全部拿了出来,倒在院子里。

    ‘哗啦啦~’一大片,各种灵丹妙药、高阶灵器、功法武技、珍稀材料、花花绿绿,简直刺眼睛。

    被妘青阳一脚踹到院子角落里的黑衣人看到这一幕,眼皮不禁跳了跳,默默把头转移到另一边偷偷地开始抹眼泪。

    “我怎么又骗你了?”马飞飞不乐意了,这丫头都分了四五次,每次都说自己亏了,但是让她说出亏在哪里,她又说不出来,你说这丫头是不是有病?

    妘青阳指着地上的高阶灵器,说道:“为什么我拿这些东西还倒贴了三千万枚灵晶?”

    马飞飞撇撇嘴,无奈的说道:“祖宗,为什么倒贴你不清楚吗?你看看你拿的都是什么宝贝,九阶灵器、八阶灵器、八阶灵器、八阶灵器、好东西全让你给拿了,倒贴不是很正常吗?”

    “那你也拿了一枚空间戒指,还有好几件八阶灵器,为啥你不用贴钱给我?不行,我要求重新来一次。”妘青阳皱着眉头说道。

    马飞飞闻言,说道:“行行行,那我们重新来一次,让你重新选择一次,好吧?”

    说罢,马飞飞把分赃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和妘青阳的混在一起。

    “我们也只是在灵器上面有不同意见,所以我们直接在灵器上来重新分一次就好了。”马飞飞将所有的灵器全部摆在一起。

    一共是十五件灵器,其中两件九阶灵器,六件八阶灵器、九件七阶灵器,至于六阶灵器及以下马飞飞表示打包全送给妘青阳。

    “呐!规则还是那样,你先拿,然后我在拿,如果我拿的和你所拿的灵器品阶不相等,你就需要用灵晶或者自己的灵器补偿差价,可以吧?”

    按照他们之前的约定计算,一件八阶灵器等于两件七阶灵器,一件七阶灵器等于五百万枚灵晶,一件八阶灵器自然等于一千万枚灵晶了。

    当然,灵器不同价格幅度也是有差别,不过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计较这些就没什么必要。

    妘青阳这次猛地摇头,说道:“不!这次你先拿!”

    马飞飞耸耸肩,说道:“行,我先拿,但规则还是这样,如果前者所拿的灵器比后者所拿的灵器品阶高,那么前者就需要补足差价,没问题吧?”

    妘青阳这才点点头。

    “啪~”马飞飞一拍手,从地上拿走刚才取下来的空间戒指,说道:“好,该你了。”

    妘青阳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另一件九阶灵器。

    马飞飞见此,准备去拿七阶灵器。

    “等一下!”妘青阳伸出手制止,严肃的盯着马飞飞的手。

    “有什么问题吗?”马飞飞好奇的问道。

    “你不能跳过七阶灵器,我们得按照从高到底的规则来。”妘青阳一脸认真的说道。

    马飞飞脸露惊讶神色,看着妘青阳说道:“行啊青阳,变聪明了啊!”

    “嘿嘿…”妘青阳得意一笑,催促道:“你快选。”

    马飞飞也不介意,顺手就拿了一件八阶灵器。

    妘青阳也拿一件,然后马飞飞也拿一件,妘青阳再拿一件,马飞飞又拿一件,最后唯一一把八阶灵器被妘青阳拿走。

    这个时候马飞飞微微一笑,拿起一把七阶灵器,伸出另一手说道:“好了,补差价吧。”

    妘青阳一愣,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八阶灵器,又看了看马飞飞手里的七阶灵器,陷入茫然。

    马飞飞看着妘青阳呆萌的样子,憋住笑意,说道:“这次可是按照你说的来,现在你是前者,拿的是八阶灵器,我是后者,七阶灵器,所以你必须补足我的差价。”

    “不不不…”妘青阳摇摇头,把所有的灵器全部放了回去,说道:“重新来。”

    马飞飞闻言,又将所有灵器全部放了回去,说道:“你又在耍赖。”

    “最后一次,这次我先!”妘青阳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马飞飞点点头,然后又开始新的一轮分赃。

    妘青阳拿走一件九阶灵器,因为知道马飞飞缺少空间戒指的缘故,所以妘青阳并没有拿空间戒指。

    这枚戒指自然也就落到马飞飞手里,只不过等到妘青阳再次拿灵器时却突然拿了一把七阶灵器!并且还一脸得意的看着马飞飞。

    “你拿吧,如果你拿了八阶灵器,记得补我差价。”

    马飞飞愣在原地,问道:“不是说好的按顺序来吗?”

    “现在改了,随便拿。”妘青阳理所当然的说道。

    “行,你最大。”马飞飞也不介意,直接拿起一件八阶灵器。

    “补差价。”妘青阳伸出手说道。

    马飞飞又从地上拿起一把七阶灵器,递给妘青阳,说道:“诺,补你的差价。”

    妘青阳一愣,说道:“这不是你的。”

    马飞飞不服气了,说道:“怎么就不是我的?我问你,这里面是不是有一半都是我的?”

    妘青阳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那我提前从我的一半里面拿一件补差价有什么问题吗?”马飞飞问道。

    “我……”妘青阳觉得自己脑子已经彻底糊涂了,觉得马飞飞说的似乎有道理。

    “好…那继续。”妘青阳咬了咬嘴唇,又拿了一件七阶灵器。

    马飞飞继续拿了一把八阶灵器,这一次没等妘青阳开口,另一只手捡起一把七阶灵器往她手上放,说道:“补你的差价。”

    妘青阳捧着两把七阶灵器,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但又看不出问题在哪,只好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又一次拿了一把七阶灵器……

    “神呐!救救我吧,我看不下去了……”角落里的黑衣人看到这一幕,狠狠地用头撞了两下墙壁,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咻~’

    一颗石子打向黑衣人。

    ‘嘶~’黑衣人的大腿遭受重击。

    “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阶下囚,老实点。”马飞飞脸带杀气的看着黑衣人,沉声道。

    在这种关键时刻,可不能让妘青阳搞明白,要不然别说分赃,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黑衣人被马飞飞警告一番,老老实实的缩在一起,双手捂住脑袋藏在膝盖内。

    马飞飞这位转过身,看着妘青阳一脸微笑地说道:“该你了青阳。”

    此时场面上已经只剩下两件八阶灵器和一件七阶灵器;而马飞飞手上拥有一件九阶灵器、四件八阶灵器;妘青阳手上是一件九阶灵器,八件七阶灵器……

    “虽然知道后果可能很严重,但我就是喜欢在作死的边缘试探,遇上这么一条蠢龙,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看着妘青阳和自己手上的赃物,马飞飞忍不住在内心感叹道。

    妘青阳看着地上的两件八阶灵器和一件七阶灵器,脸上露出雀跃的笑容,一把抓住七阶灵器,并对马飞飞说道:“这次总没有七阶灵器补差价了吧?”

    “呀!青阳你好聪明啊!”马飞飞双手捂住嘴,吃惊的说道。

    “快选!”妘青阳觉得自己这一次终于是赚到了,开心的不行,急忙催促,生怕马飞飞反悔。

    “唉~”马飞飞叹了口气,拿起一件八阶灵器。

    “补…补差价。”可能是太过于开心,妘青阳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好,我补。”马飞飞一脸失落的从空间袋里面拿出一件七阶灵器递给妘青阳。

    妘青阳一把接过七阶灵器,将它握在手中,在看了一眼身侧九把七阶灵器,美滋滋;能从马飞飞手里赢得差价,对于妘青阳来说就是赚到了,其他的已经不重要。

    “咳咳…我意思,地上还有一件呢。”马飞飞好意的提醒道。

    妘青阳楞了一下,低头看着地上的八阶灵器,下意识地问道:“怎么还有?”

    马飞飞耸耸肩,说道:“我哪知道,不过我现在只知道该轮到你拿了。”

    妘青阳若是拿走这件八阶灵器,那么马飞飞便会没有灵器可拿,按照规则,妘青阳是要补足一件八阶灵器或等值灵晶给马飞飞才行。

    想到这里,妘青阳看了看自己刚刚从马飞飞手上获得的七阶灵器,又看了一眼身侧的九件七阶灵器,一把将它们收进空间戒指内,哒哒哒地往外面跑去:“那件八阶灵器我不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