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楚王身陨
    楚帝都,这里是楚国的政治中心,也是楚国最大的一座城池,同样是上古九大遗迹之一。

    五千年来,经过楚国历代君王的不懈努力,楚帝都已经成为整个苍龙大陆最为繁华的一座城池。

    不仅如此,因为楚恒王时不时折腾一些活动出来,比如国宴、寿宴、喜宴林林总总数十样;每逢举办这类宴会时楚恒王都喜欢与民同乐,不仅大赦天下,还大赏天下。

    于是作为君王脚下的帝都,自然就成为最直接的受益人,也正是因为如此,楚帝都成为整个苍龙大陆人口汇聚量最大的城池。

    这里面的人来自四海八荒,带着不同国家的风土人情直接在帝都驻扎,同样也因为他们,使得帝都的信息传递速度成为整个苍龙大陆最快的一座城池。

    不过最近的帝都不太平静,暗流涌动,原因是楚恒王近来脾气大变,喜怒无常,每逢朝会上都会有大臣被罢免官职,甚至处死;尤其是到了夜晚,后宫嫔妃更是殃及池鱼,接连惨死,凡是楚恒王今夜在哪位嫔妃宫中过夜,第二天必然会传出这嫔妃香消玉损的消息。

    一时间皇宫内人人自危,凝重的气氛直接从皇宫传出,波及整个帝都。

    所以近来帝都百姓们讨论最多的话题便是楚恒王为何突然性情大变的原因。

    除了百姓以外,对于帝都官员来说亦是如此。

    陈冲是驻守皇宫北城门的城门令,官不大,但却身兼重任,不仅要负责北城门的安全,更要对北城门至皇宫内城这一段距离进行巡视。

    只是今天注定是陈冲难以忘怀的一天,因为在不久前,他接到一个足以影响他一生的任务。

    “将军,甄贵妃朝北城门来了。”城楼上,陈冲负背看着皇宫外的风景,一位身着甲胄的士兵跑了上来禀报。

    陈冲闻言叹了口气,甄贵妃是今天即将侍寝楚恒王的一名嫔妃。

    同时也是第六个想要逃跑的嫔妃。

    “把甄贵妃请回去。”陈冲淡淡地说道。

    “是!”士兵应声而去。

    陈冲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眼里充满了落寞。

    和皇宫外面的人不同,陈冲很清楚楚恒王为什么性情大变,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楚恒王已经疯了。

    自从五月份国宴过后,楚恒王便开始有了些许不正常,直到上一次楚圣回来后,楚恒王便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所以事实上皇宫内的暗潮涌动远远要比外面的猜想来的更加夸张一些。

    楚恒王这种征兆,基本上可以确定他是活不了多长时间,这对于楚恒王的儿子们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

    楚恒王在位时间太长了,足足三百多年,那些皇子们等的头发都白了……

    尤其是大皇子,今年已经两百多岁,修为却比自己父亲低上两个大段位,倘若光靠熬死亲爹上位,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希望。

    现在好不容易自己亲爹发疯了,自然是欣喜若狂。

    剩下的皇子们亦是如此,一个个开始琢磨怎样才可以打败自己的兄弟们,成功登顶王座,哪会有一个人去关心楚恒王为什么会发疯这件事。

    “唉……”想到这里,陈冲忍不住叹了口气。

    “蹬蹬蹬……”又是一阵急促声,一名士兵跑上城楼,禀报道:“将军,甄贵妃死了!”

    “什么!”陈冲大惊失色,厉声道:“不是让你们请贵妃回去吗?谁让你们动手的?”

    楚恒王杀嫔妃那是家事,陈冲要是杀贵妃就成丧事了,这他娘的不是坑他吗?

    “不是啊将军。”士兵单膝跪地,回道:“是陛下亲手杀的,陛下来了!”

    陈冲闻言,脸色一僵,在内心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一脚踢开士兵,陈冲大步朝城楼下走去。

    北城门以东十里处,一群士兵跪在地上,在他们不远处,一位身穿金色龙袍的中年男子手持一把厚重长剑,剑尖上有鲜血滴落;在他脚下,躺着两具女性尸体,便是甄贵妃及她的贴身婢女。

    这便是大楚现任君王,楚恒王。

    “私自潜逃,该死!”楚恒王冷眼看着地上的尸体,阴沉着一张脸,头发随意披散,显得有些吓人。

    “哒哒哒~”

    陈冲带着士兵赶到,在距离楚恒王百米处跪下,拜倒在地,道:“末将救驾来迟,让陛下受惊了。”

    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提甄贵妃擅自逃离皇宫的,必须给她安上一个刺杀君王的罪名,这样才能让楚恒王不受到影响。

    楚恒王转过身看着百米外的陈冲,沉声道:“你为何跪那么远?朝前些。”

    陈冲脑门上冷汗直冒,拥有灵尊修为的他此刻双手都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是,陛下。”

    陈冲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不过他也鸡贼,没直接站起来跑过去,而是就这样跪在地上一步一步挪过去。

    楚恒王眉头一皱,对陈冲这种做法显然不满意,语气阴森森,说道:“你很害怕朕嘛……”

    “末将不敢。”事到如今,陈冲也没办法了,心一横,直接起身大步朝楚恒王走去。

    与此同时陈冲体内的灵力也在开始转动,虽然楚恒王拥有灵皇境界的修为,但如果真要杀他的话,陈冲也只能选择反抗,忠肝义胆没有长在他身上。

    气氛很压抑,偌大的广场上除了冷风呼啸的声音,便只有陈冲脚踏石砖前进的响声。

    楚恒王就这样看着陈冲朝自己走来,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邪魅的冷笑。

    “你身为城门令,竟然纵容朕的嫔妃私自逃离皇宫,该当何罪?”

    陈冲闻言,心下一沉,直接跪倒在地,磕头拜道:“末将没有放任任何一位娘娘出北城门,还请陛下明察。”

    “还敢狡辩,你也该死!”楚恒王脸色大怒,举起重剑便朝跪倒在地上的陈冲刺去。

    陈冲大惊失色,他也没有想到楚恒王竟然这么果断要杀他,心里一慌,下意识的就抽出长刀抵挡。

    “铛~”

    一声清脆的声响,惊起无数人心中的波澜。

    四周跪在地上的士兵宫女太监们一个个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冲,那眼神中的意思很清楚:他怎么敢挡下楚恒王这一剑!

    楚恒王被林冲下意识的抵抗带来的反震之力给震退一步,手中的重剑差点没脱手而出。

    陈冲更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长刀,有点不敢相信他居然挡住了楚恒王的一剑。

    “乱臣贼子,当杀!”楚恒王也是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胆敢反抗他,顿时勃然大怒,举起剑再次朝陈冲刺去。

    面对楚恒王这一刺,陈冲又想起来那个任务,内心陷入挣扎之中。

    思绪之间,见楚恒王再次刺来,陈冲不敢拖大,灌注八分灵力一刀迎了上去,剩下的两分做好被震退后借势逃离皇宫的准备。

    “铛~”

    又一次清脆的响声,只不过这一次,还多了两道不同的声音。

    “嘣~”

    “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