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始皇大殿 (第二更)
    秦皇宫,又名阿房宫,是秦始皇登基后重新建造的秦皇宫,秦始皇接见各诸侯国使臣、贵宾,为皇帝祝寿举行盛大国宴,与群臣决定国家大事都在阿房宫进行。手机端

    阿房宫建筑特,有雄伟壮观的各类宫殿,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巍巍城墙与王宫大殿交相辉映。

    阿房宫离宫别馆众多,宫殿样式各异,齐聚五国建筑模式于阿房宫内,威严矗立,高耸挺拔,淋漓尽致地表现出秦始皇并吞四国,一统苍龙大陆的磅礴恢宏气势。

    阿房宫,有一殿名为始皇大殿,乃阿房宫主体宫殿,殿前面积极为广阔,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周驰为阁道,自殿下直抵天蓬星、天芮星、天冲星三城。

    殿内穹隆高耸,气势恢弘,支撑穹拱大柱九十九根;殿内悬浮明珠,共九十九颗,照亮整个始皇大殿。

    大殿之,有龙形台阶九十九阶,台阶之,一张暗红色案几横立,一位面容肃穆的老者跪坐于旁。

    老者头戴冕冠,冠表呈黑色、身着冕服,内有单素纱、红罗襞积,革带佩玉,大带素表朱里,两边围绿,朱锦,下绿锦,衣容华贵肃穆,身有皇者之气萦绕,眉宇之间不怒自威,双眸深似海。

    他便是秦国现任君王,拥有一统苍龙大陆雄心大志的秦始皇。

    “景行。”

    大殿之下,景行与秦子婴立于央,闻言前一步,拱手回道:“陛下,草民在。”

    “你今日来所为何事?”秦始皇沉声道,脸看不出任何表情。

    景行拱手行礼,答:“为求雨而来。”

    秦始皇默然,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眼睛看了景行一眼。

    景行会意,再次说道:“草民这一次有十成把握求雨成功,还望陛下能够再给草民一次机会。”

    “陛下!”这时,在一侧身着黑色华服的一名老者缓缓走向央,朝秦始皇拜道:“景行既失信陛下,又失信于大秦百姓,老臣以为,这机会还是不给的好,以免徒增笑料。”

    景行看着华服老者的背影,眼仇恨之色一闪而过,原本低着的头再次往下压了些,说道:“陛下,草民愿以性命做担保,若求雨不成,甘受车裂之刑。”

    景行此言一出,大殿内寂静无声,华服老者不再出言,

    方,秦始皇沉默片刻,最终开口道:“三日后,天机台求雨;若成,官复原职,若败,赏龙马车裂。”

    “谢陛下。”景行心一松,拜倒在地。

    “都退下吧。”秦始皇沉声道,而后起身离去。

    “恭送陛下!”众人皆俯首称拜。

    等到秦始皇离去后,众人这才纷纷直起腰来。

    秦子婴转身看着景行,面露笑意,说道:“子婴在这里先行祝贺景阁主求雨成功。”

    景行抱拳回应,语气不冷不热,说道:“借公子吉言。”

    说罢,景行便要转身离去,这里面的人一个个都跟他有过节,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景阁主。”可惜还是被人叫住了。

    景行不得已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华服老者,问道:“不知丞相大人有何事?”

    华服老者的身份正是秦国丞相,狄和玉。

    而且景行还与这位丞相大人有着解不开的恩怨。

    景行的妹妹死在狄和玉儿子手,景行为了报仇,杀了狄和玉的儿子。

    要不是能耐不够,狄和玉也得死在他手。

    至于狄和玉那么一个儿子,被景行杀后也算得是断子绝孙了;对于景行的恨可想而知,基本抓住机会要弄死景行。

    所以两人的关系,这辈子都是没有办法修复的,最终必须有一方死完,才能把这个恩怨划下句号。

    “景阁主的命可真大啊……”狄和玉漫步前,面露和善笑容说道。

    表情和话内容截然相反,但怪的是没有一个人认为有什么不妥;因为整个秦国下,包括秦始皇在内,都知道二人的恩怨。

    甚至二人的相互报复都已经摆在台面,如昨夜景行被人追杀,这件事只要听到消息的人都能够百分百确定是丞相狄和玉下的手。

    秦子婴见二人又要开始了,也不着急走,饶有兴致的站在一旁观看。

    景行微微一笑,抱拳道:“真是让丞相失望了,我还活着。”

    今天之前,景行是一介平民,丞相杀他,秦始皇算知道了也不会过问;但今天过后,他身已经有了一层无形的保护,在求雨没有结束之前,狄和玉是断然不会再去刺杀他的;倘若求雨成功,狄和玉更不可能向昨晚那样刺杀他;这是地位决定掰手腕的资本,同样也是为什么景行希望能够官复原职的原因。

    丞相狄和玉摇摇头,意味深长地说道:“活不长了……”

    景行呵呵一笑,深邃的眼睛盯着狄和玉,说道:“丞相,你没机会了。”

    “是吗?”狄和玉毫不惧怕景行的眼睛,坦然与之对视。

    空气开始散发出异样的气息,天地灵气开始躁动不安,大殿内无风而起,吹的长袍呼呼作响。

    但这股风劲立马落下去,两人心里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告辞!”景行留下一句话,转身走出始皇殿。

    丞相狄和玉那和善的笑容看着景行的背影,逐渐变成阴沉。

    “狄丞相,这次景行可能要求雨成功了。”一直站在旁边的秦子婴悠悠地说道。

    “哦?公子也认为景行能求雨成功?”狄和玉脸的阴沉瞬间消失,略带好神色问道。

    秦子婴微微一笑,说道:“不是认为,是亲眼所见。”

    “此话怎讲?”狄和玉面带疑惑问道。

    “昨晚秦国境内下了一场雨,丞相可知?”秦子婴说道。

    狄和玉点点头,下雨这么大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这场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远远不能解除旱情。

    突然,狄和玉愣了一下,看着秦子婴那张笑脸,问道:“公子的意思是昨夜那场雨是景行招来的?”

    秦子婴神秘的摇摇头,说道:“是不是他招来的不清楚,但他的确是得到高人相助,有了求雨的本事,否则也不可能今天跑来阿房宫向父皇要求开坛求雨。”

    狄和玉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今天景行的举动确实反常;第一次秦始皇要求景行求雨时他还百般推脱,最后被迫无奈才开坛求雨,这次却主动跑来要求开坛求雨,甚至连自己性命都堵了,要是没把握断然不可能这样的。

    只是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居然能在一夜间有如此大的转变,还有那所谓的高人,又是谁?

    秦子婴见狄和玉不说话,便知道他在推测景行的事情,当下忍不住开口提醒道:“那高人在天柱城一条名为长安的街道角落处开了一家小店,名字叫做‘神二店’。”

    狄和玉闻言,看了一眼秦子婴,意味深长。

    秦子婴见此,哈哈一笑,说道:“本公子只是恰巧路过,好意提醒,别无他意,丞相莫要多想,告辞!”

    说罢,秦子婴遍转身离去。

    狄和玉静静地站在始皇大殿内,看着秦子婴离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