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神秘莫测少年郎 (第五更)
    马飞飞踱步走到书店门口,站在门口的景行见此下意识地朝旁边挪了挪脚步,表情里有些惊讶。

    “难道他不知道秦子婴的身份?”

    这明显不可能,刚才在景行和秦子婴对话时谈及秦始皇,秦子婴口口声声称始皇为父皇,足以说明一切。

    至于秦始皇的名字自然不用多说,只要生活在五国境内,就没有不知道秦始皇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少年郎还要如此,目的显而易见。

    景行想要出言提醒,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闭口不言。

    秦子婴莫名其妙闯入书店,而且还放下狠话,作为店主的马飞飞这种做法只是在维护书店威望,并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种做法,是建立在拥有无视对方实力的基础上才能够做到,否则只会给自己引来灭顶之灾。

    少年郎实力虽深不可测,可对面是秦子婴,秦始皇的儿子,秦国皇室,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整个秦国。

    国家机器,非人力可胜。

    “你要拦我?”秦子婴冷眼看着马飞飞,阴沉着一张脸说道。

    他还没找马飞飞报刚才的仇呢,结果这小子居然蹬鼻子上眼,真是不知死活。

    马飞飞耸耸肩,说道:“我不拦你,只是你刚才没有经过我的允许擅自闯入私人领域,并且对我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精神惊吓,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赔偿一些精神损失费。”

    马飞飞开书店快一年了,这是第一次遇上不长眼直接闯入书店的顾客,并且扬言血洗整条长安街,要说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

    以前那么弱都没人敢这样,现在神奇书店都这么强了,就更不可能让人放肆,哪怕他是秦始皇的儿子也不行。

    秦子婴听到马飞飞这句话,差点没笑出声,指着自己,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马飞飞眉头一皱,说道:“别拿身份唬我,要么赔钱,要么跪着走出长安街!”

    马飞飞此话一出,景行以及怜衣一脸震惊,至于长空则是面露惊讶的看着马飞飞。

    因为在长空印象中,老师一直都是和蔼可亲,脾气特别好的性格,实力深不可测,却从来没有和谁红过眼;像眼下这种情况,长空还是第一次看到。

    ‘老师这是要猛龙过江啊!’长空在心里感叹道。

    秦子婴一张脸瞬间沉下去,双拳紧握,心里恨不得当场砍死马飞飞;但是刚才的教训历历在目,以至于让他压根不敢动手。

    “好!你很好,神奇二店是吧,本公子记住了。”秦子婴解下腰间的空间袋,朝马飞飞丢去。

    长空上前一步,将空间袋接住,打开一看,冲马飞飞低声说道:“老师,五百万枚灵晶。”

    马飞飞脸上这才露出笑意,看着秦子婴,说道:“你要是不服,欢迎下次再来。”

    “哼!”秦子婴一甩长袖,喝道:“走!”

    ‘哒哒哒~’

    一群身着黑色甲胄的士兵拖着两位灵皇大人物跟在秦子婴身后浩浩荡荡的离开长安街。

    马飞飞接过长空手里的空间袋,一溜烟跑回书店里去了。

    这店开的不亏啊!走精品路线,专门赚大人物的钱。

    “你还站这干嘛?还不赶紧走?”路过怜衣身旁,马飞飞忍不住说道。

    怜衣一愣,说道:“公子

    你不是要怜衣捧书吗?”

    马飞飞拿着空间袋回到收银台坐下,说道:“不着急,那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成呢,到时候需要你的时候会找你的。”

    “敢问公子如何找我?”怜衣好奇的问道。这人海茫茫的,两人又素不相识,也没约定个时间地点什么的,怎么可能找到对方?

    马飞飞正眯着眼睛看空间袋里面的灵晶呢,闻言说道:“你放心,我自有找你的办法,不过提醒你一句,在没有为我捧书之前,要保持处子之身,要不然你就没办法捧书了。”

    早在怜衣答应捧书的那一刻开始,系统就已经记录下怜衣所有的身份信息以及气息,只要她还活着,马飞飞就能通过系统找到她。

    嗯,这就是所谓的雷达。

    怜衣听到马飞飞这句话,脸上蹭的一红,下意识地低下头,不过随即又觉得这样太过于弱势,将头抬起,语气调侃道:“公子好像也是童子之身吧?”

    怜衣此话一出,书店内瞬间进入宁静,长空目不转睛看着门外,原本已经坐下看书的景行将书遮住脸,竖起耳朵悄悄地听。

    马飞飞拿空间袋的手愣在半空中,先是瞥了一眼长空和景行,然后转向怜衣,眼神中带有杀气,道:“你再说一遍?”

    怜衣立马低下头冲马飞飞福了一礼,说道:“公子别生气,怜衣只是和公子开玩笑罢了,既然公子有方法找到怜衣,那怜衣便告辞了。”

    怜衣说完,便转身望书店外走去,生怕马飞飞会暴走。

    马飞飞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吗?

    “公子。”

    就在马飞飞低头继续摸索空间袋时,已经走到门口的怜衣突然停了下来,倚在门檐旁冲马飞飞喊道。

    马飞飞下意识抬起头,面带疑惑。

    “其实童子之身也挺好的。”

    “……”

    “长空,把朕的刀拿来!”马飞飞直接炸毛,撸起袖子就要冲出去弄死怜衣。

    只可惜怜衣说完这句话后便跑没影,气的马飞飞在后面直跳脚。

    “这年头,真的谁都敢骑在老虎头上得瑟了。”马飞飞叹了口气,无奈的坐下。

    “老师,您的刀还要吗?”长空一手端着宝莲灯,一手拿着一把刚从空间袋找到的长刀。

    马飞飞冲长空翻了个白眼,这老头现在都学会调侃他了,真的是一点规矩都没有,看来是跟着妘青阳学会了,回头全部开除掉。

    得,妘青阳远在万里之外莫名其妙背锅。

    长空嘿嘿一笑,收回长刀,站直身体继续当他的持灯者。

    马飞飞也收下心,把空间袋收起,开始抄录《周易》;夜晚营业一秒钟都是大把的灵晶洒出去,为了利益最大化,可不能浪费时间。

    角落里的景行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陷入了沉思。

    “那丫头在面对秦子婴及神秘莫测的少年郎时一点恐惧之心都没有,并且还敢于调戏少年郎,看来也不是普通人。”

    “少年郎虽然神秘莫测,但从护卫都敢于和他开玩笑来看,性格也是极其的好,拥有一颗宽容之心。”

    “还有这家书店,店内似乎拥有神级阵法,竟然能够压制住我体内的灵力,并且这书店里的书似乎也不太寻常。”

    想到这里,景行回过神看着面前的《太平要术》,喃喃自语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