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捧书女 (第四更)
    马飞飞闻言点点头,示意让其起身,说道:“令牌就不用了,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便护你周全。”

    怜衣听到前半句脸上还是一喜,听完后笑容又瞬间收回,也不起来了,直接坐在地上,说道:“那你还是杀了我吧。”

    马飞飞一愣,知道她会错了意思,说道:“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你!”怜衣一听,整个人就更不高兴了,瞪了马飞飞一眼。

    马飞飞一脸莫名其妙,说道:“我都对你没兴趣了你还瞪我干嘛?”

    “我……”怜衣直接被马飞飞这句话给问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马飞飞一拍桌子,说道:“好了,说正事,你只要答应我在需要你的时候出现,然后按照我的要求捧一本书就行。”

    怜衣听完,面带疑惑,这也叫事?还有捧书是什么鬼?

    “你若是答应,我就救你,要是不答应……麻烦出门左拐。”马飞飞朝门外努努嘴,说道。

    怜衣转头看向门外,发现一位秦王府家将正阴沉着脸站在门外,另外一位则不见踪影,显然是跑回去搬救兵了。

    “好,我答应你。”怜衣点头说道。

    马飞飞闻言,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之所以答应救怜衣,是因为怜衣正好符合捧书女的要求。

    所谓的至纯至净其实就是心灵上干净、然后身体上干净……

    而马飞飞之所以能看出来怜衣符合条件,也是因为有系统的提示,还有就是文化入侵的任务是通过怜衣触发出来的。

    在经过这么多次任务过后,马飞飞也逐渐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想要触发任务往往都需要在特定的情景以及特殊的人物下才能够触发出新的任务。

    那么怜衣能够触发这次的任务,就证明她一定会和这次的任务扯上关系。

    加上系统提示她符合捧书女的要求,马飞飞自然不会放任她不管。

    “哒哒哒~”

    也就在这时,书店外传来轻微地声音,因为书店内部有隔绝声音的效果,所以这道声音听起来很小,但其实很大。

    一排身着黑色甲胄手持长矛的士兵直接将书店围住,紧接着几道身影出现在书店门口。

    一位黑色华服,手拿折扇的年轻人,两侧跟着两位面容肃穆的老者。

    一直站在门口的秦王府家将凑了上去,低声在年轻人身边说了几句,只见年轻人面带笑容挥挥手,秦王府家将便行礼撤到一旁。

    “啪~”

    折扇一开,年轻人如沐春风,踏入走进书店。

    “得瑟什么?长得帅了不起?长的高了不起?”马飞飞看着即将走进书店的华服年轻人,在心里腹诽不已。

    “踏~”

    年轻人一脚踏进书店。

    马飞飞面带微笑,比了个口型。

    紧接着年轻人脸色大变,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就飞了出去。

    “公子!”一声惊呼,两位老者爆发出强大的气势欲图抓住年轻人,但入手时发现力量太大,若要强行抓住很有可能直接使年轻人分尸,最后不得已放开抓住年轻人的手。

    “砰!”

    就这样,年轻人飞入后排站立的士兵处,跟保龄球似的砸倒一片。

    “放肆!给本公子拆了这家店!”年轻人从士兵身上爬起来,哪还有如沐春风的模样?整个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脸上怒气冲冲,眼里面充满了愤怒,死死地盯着书店里面的马飞飞。

    “老师…”长空低下头,小声询问。

    马飞飞摇摇头,看着外面冲进来的人,说道:“没事,让他们来。”

    外面两名老者直接化作流光冲向书店内,身上的气势看上去很强大,只是书店里面感受不到,完全白搭。

    ‘叮~系统检测到有攻击宿主行为人物,启动保护机制。’

    随着系统的提

    示音响起,刚刚冲进来的两名两者直接被一股力量给镇压,这一次可比刚才那两名秦王府家将来的强大,因为二人的目标是马飞飞!

    “嗡~”

    “咔嚓~”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二人直接被压趴在地上,浑身上下骨头都被碾碎,躺在地上不断地抽搐,估计离死不远。

    书店内除了长空以外,怜衣和角落里的景行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眼前的二位老者是秦王府的供奉,也是秦子婴的贴身护卫,实力都在灵皇二段境界;这种实力在整个秦国都排的上号了,结果刚进书店门就被镇压,生死不知。

    甚至他们都没有看到有人出手!

    “打脸装逼什么的最没意思了,你们回去吧,这姑娘我们四皇子保了,有能耐回头你们去大楚找四皇子要人去。”马飞飞摆摆手,一脸寂寞的说道。

    “砰~”

    随着马飞飞的挥手,躺在地上抽搐的两名供奉直接飞了出去。

    秦子婴阴沉着脸看着这一切,即是心惊又是愤怒。

    他也没有想到在这下等城里居然藏有修为如此高深的大人物,不仅中途救下他下令捉拿的女人,而且两位灵皇境界的供奉也被打成重伤,就连他自己都挨打了。

    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叫人,马上叫人,本公子今天要血洗长安街!”秦子婴阴冷的说道。

    “是!”身侧一名士兵闻言抱拳应答。

    书店里面的马飞飞顿时不开心了,这小子真的是不消停啊?

    当下准备让长空出去教训教训对方,谁料这时景行站了起来,朝马飞飞拱拱手,直接朝书店外走去,看的马飞飞一愣一愣的。

    “秦子婴,你要做什么?”景行站在书店门口,厉声说道。

    “景行?”秦子婴眉头一皱,看着景行,嘲讽道:“你怎么还没死?”

    景行抱拳,说道:“拖您的福,还活着。”

    秦子婴‘呵呵’笑了一声,说道:“可别,到时候万一真死了本公子岂不是成罪人了?”

    两人的对话阴阳怪气,显然是有过节的。

    对于秦子婴暗藏的威胁,景行也不在意,只是说道:“想来是没这个机会了,在下明日便入阿房宫觐见始皇。”

    “你要入宫觐见父皇?”秦子婴疑惑的说道。

    景行笑而不语。

    “入宫所谓何事?”秦子婴又问。

    “向天求雨!”景行淡淡地说道。

    秦子婴闻言,冷笑一声:“你以为你能成功?”

    景行指了指地上,道:“你瞧地上是什么。”

    秦子婴顺着目光往下看,地上除了一片湿漉漉之外,哪有什么东西?

    湿漉漉…秦子婴心里一惊,抬起头看着景行,语气略带惊讶地说道:“刚才那场雨,是你下的?”

    “虽不中,但亦不远矣。”

    秦子婴陷入了沉默,景行也没有说话,偌大的长安街宁静一片。

    书店内,马飞飞听着外面的对话,好奇的想到:难道这景行这么快就领悟到施云布雨的秘法了?

    “你这意思是要护着里面那人了?”书店外,秦子婴冷声说道。

    “他是求雨的关键人物。”景行不紧不慢地说道。

    秦国大旱已经成为秦始皇最头疼的一件事,只要能有人求雨成功,那就是秦国百姓的恩人,秦始皇的新宠;哪怕他是秦始皇的儿子,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去得罪此人。

    秦子婴低头沉思了片刻,这才点头说道:“好,景行,我们明天阿房宫见,倘若你要是骗本公子,本公子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说完这句话,秦子婴看了一眼书店内的马飞飞,转身准备离去。

    “我让你们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