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娃娃亲 (为心伤残阳盟主加更)
    楚、帝都。

    由于国宴的举行,帝都的人口已经满负荷,那可容纳十六架马车并排而行的宽阔街道如今被来往的行人挤满,别说是马车了,就连走路都费劲,一个个擦肩碰手、时有惊叫声响起。

    两旁的商铺也是如此,被挤得水泄不通,进去的顾客见什么就拿什么,也不管自己不用不用的上;店家也不介意,就静静地看着顾客将东西全部拿走,反正这些到时候都是由楚恒王买单。

    帝都分为内外两城,外城大部分都是普通百姓居住的地方;内城则都是修行者或者达官贵人居住的地方。

    自内城城门开始,以三排为列,一条宽阔的长街上全部摆满了酒席,上面放着一道道精致的佳肴,一直延伸到楚国皇宫。

    这叫做风华宴,寓意大楚在楚恒王的带领下如俊美女子一般风华正茂。

    风华宴一共九千九百九十九桌,同样寓意楚恒王九九至尊的无上地位。

    这些风华宴是准备给那些达官贵人以及各国有名人物享用的;在往哪内城里面走,就到了楚国的皇宫,皇宫内,也摆着一桌桌的宴席。

    在往里面走,就到了君王台,这里是国宴最终举行地,楚恒王便是在这里招待各国的大人物。

    君王台上,一张雕刻着五爪金龙的案几摆在上面,案几靠后右侧,同样摆放着一张案几,不过它上面雕刻的图案并不是五爪金龙,而是一只凤凰。

    如果从美观上来讲,单摆一张是有些突兀的。

    在君王台下方两侧,则是以对称排列的方式摆放着案几,一直延伸到尽头。

    除了最前列的几张案几外,剩下的都已经坐满了人。

    在这些人里面,就有四皇子楚留香以及十三皇子楚怀香的存在。

    四皇子楚留香环顾了一下四周,意味深长的说道:“今年的国宴,似乎少了很多人啊!”

    楚怀香看了一眼,说道:“还好吧,想来的都来了,不想来的强求也没用。”

    楚留香笑了笑,还没等他说话呢,另一侧衣着华丽的男子插嘴说道:“四皇兄,我听说这一次国宴之所以少了不少往年来的大人物,都是因为渡边镇那里有一家叫什么神奇书店举办的什么什么争霸赛的缘故?”

    “九皇弟,是宠物小精灵争霸赛。”楚留香纠正道。..

    九皇子闻言,恍然说道:“对,就是那个宠物小精灵争霸赛,上一次听人说过一嘴,据说这次无极灵皇也是因为这件事缺席今年的国宴。”

    “九皇兄怎可胡说,无极灵皇作为渡边镇镇长,边境封疆大吏,眼下秦国蠢蠢欲动,燕国局势动荡,这种时候再让无极灵皇来参加国宴,未免太不合适。”楚怀香出言说道。

    他倒不是偏袒周无极,为周无极说好话,主要事实就摆在这里,像周无极这种镇守边境重塞的人物,在这种情况下是肯定不能少擅离职守的。

    九皇兄撇撇嘴,看着楚怀香,调侃道:“怎么十三弟对周家小姐还是念念不忘?”

    楚怀香眉头一皱,不爽的看着九皇子。

    十年前,楚恒王为了笼络周无极,便想要和周无极联姻,那作为诸皇子年龄最小的楚怀香自然成了不二人选;当时周无极也没有反对,但也没有答应,这样的态度自然让楚恒王觉得周无极是答应了这门亲事,所以便和周无极约定等到周家女成年,便让十三皇子迎娶她过门。

    后来周竹绫意外生病,要死不活,连医圣芍药都束手无策;这种情况下,一直到周竹绫接近二十岁时,楚恒王都没有提及这门亲事,以至于大家认为楚恒王是知道周竹绫活不长,所以想要弃掉这门亲事。

    没想到峰回路转,周竹绫的病好了,于是那一桩十年前的婚事在这段时间又突然传了起来,甚至有人认为,这一次的国宴上面,楚恒王肯定会重提旧事,与周无极结亲。

    因为周无极的潜力实在太大,年纪轻轻就是灵皇境界,未来成就至少不会低于楚圣;倘若能和周无极结亲,那么楚国的国运至少还能保上个三千年。

    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周无极缺席了这一次的国宴,此举意味深长,大家觉得周无极是想用这种方式拒绝楚恒王。

    虽然眼下事情都是大家猜测出来的,但是在这些高层大人物里面,有的时候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足以让他们联想出无数个可能性。

    所以楚怀香就尴尬了,基本上被人认定为是被抛弃的那一方,这件事也偶尔会被人拿出来恶心楚怀香。

    就比如现在。

    “我的事情,就不要九皇兄关心了,九皇兄应该多关心关心自己才是,我听说苍茫学院的新生评选九皇兄落榜了,真是遗憾呐。”楚怀香忍不住嘲讽道。

    “你!”九皇子脸色温怒,就要喝斥楚怀香。

    四皇子楚留香摆摆手,说道:“好了,你们兄弟俩吵什么吵,今天是国宴,外宾众多,我们代表的是整个楚国的形象,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哼!”九皇子和楚怀香纷纷冷哼一声,把头各自别向一边,不再理睬对方。

    “对了四皇兄,神奇书店公然在国宴期间私自举办活动,这件事情父皇清楚吗?”九皇子突然想到这点,转过头问道。

    楚留香微微一笑,说道:“自然知道。”

    “那父皇打算怎么办?”九皇子好奇的问道。

    一旁的楚怀香也竖起耳朵仔细听。

    他们虽然都是皇子,但是能够经常见过楚恒王的,除了大皇子以外就是四皇子楚留香了。

    在当今楚国人心中,未来的君王也基本上是从他们二人中决出。

    楚留香看了一眼君王台上,那里依旧是空无一人,语气带着些意味深长,说道:“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今年王座两侧只摆了一张案几吗?”

    两人闻言,纷纷抬头看向君王台,发现确实在王座后面只有一张凤凰案几。

    而在往年,在另一侧,应该还有一张的。

    “楚圣去渡边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