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楚圣的选择 (第三更)
    张府内,长空正在招待里面的大人物,突然感应到护院阵法出现一阵波动,紧接着‘砰’地一声,阵法被破,围墙被砸穿,一道身影直接飞了进来,倒在堂前。

    里面所有的大人物都被这一幕吸引,一个个停止交流,看向飞进堂前的身影。

    “四皇子!”长空一愣,赶紧起身跑到堂前将四皇子扶起。

    众人也都是纷纷疑惑、震惊,尤其是楚圣和周无极,更是如此。

    看四皇子这样子就应该知道他是被人打了,但是现在是哪?现在是在张府,所有渡边镇的修行者都知道,今天晚上张府里面大人物聚集,且不说其他人物;就说楚圣、剑门掌门、周无极、远方城城主这四位,都是楚国官方人物。

    说白了都是四皇子坚实的后盾!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人敢对四皇子动手!这简直就是不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当下,远方城城主也起身,看向四皇子,沉声问道:“四皇子,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他这句话说的就有讲究,既表现出心向四皇子的意思,又变相的维护了一下四皇子的自尊;不过他也不傻,没有直接冲出去找人干架,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动手打皇子,对方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傻子,要么是背景厚到不行。

    前者估计不可能,四皇子自身修为在灵王境界,身边还有贴身侍卫楚乔在灵皇境界;对方既然能把四皇子打成这样,就证明他的修为肯定比楚乔要高;而能够修炼到这种境界要还是傻子的话,那可能会颠覆大家的世界观。

    楚留香躺在长空的怀里,脸上的表情真是羞愤至极,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找回场子什么的已经被他抛到脑后,现在他最希望的就是自己昏倒过去,省的丢人。

    想到这里,楚留香也不回答远方城城主的话,催动体内灵力,直接把自己震给震晕,两眼一闭,双腿一蹬,瘫在长空怀里。

    长空看着楚留香的操作,瞬间傻眼。

    长街外,马飞飞将凳子放在,在一群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拍了拍手,看着楚怀香,说道:“你要不要也试试?”

    楚怀香呆坐在凳子上,脸上冷汗直冒,听到马飞飞的话,赶紧摇头。

    开什么玩笑?一凳子直接把一位皇子抡飞,现在谁还敢认为眼前的中年汉子会在乎他们皇子的身份?

    马飞飞拍了拍楚怀香的肩膀,然后从宴席上直接抱起一只烤黑竹猪,说道:“走了走了,没意思,吃个饭都不安宁。”

    四周的客人们看着马飞飞和妘青阳的身影,一个个沉默不语。

    而此时,长空一行大人物也走了出来,站在张府门前,看着马飞飞和妘青阳的背影。

    长空是知道马飞飞和妘青阳的,所以看到这一幕后,并没有任何想法,反而在心里叹了口气,为四皇子默哀。

    至于其他大人物也不是傻子,面前的两位中年汉子一看就知道是乔装打扮的,否则怎么可能以灵王境界打败灵皇境界的楚乔;加上作为主人的长空都没有上前拦住,他们又怎么会多管闲事,只不过所有人都将余光瞥向楚圣。

    四皇子代表的是楚国,是皇室;而楚圣也同样代表的是楚国;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眼下四皇子被打,按道理说作为一体的楚圣肯定是会有行动的;毕竟楚圣的境界摆在那里,要真的出手,天下间没有谁是拦不下的。

    可让大家意外的是,楚圣只是默默地看着两位中年汉子的离去,没有丝毫想要阻拦他们的意思。

    这里面就有点耐人寻味了,两位灵圣境界的大人物,居然都眼睁睁地看着二人离去,脸上也没有什么不满、愤怒的情绪。

    逐渐地,这些大人物看着已经远去的两道背影,似乎猜到了些什么。

    ……

    深夜,宴席结束。

    渡边镇十六号府邸,这里曾是一位灵尊大人物买下的府邸,但在不久前被十三皇子楚怀香给买下来了。

    楚圣站在院子内,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明月,那双充满沧桑的眼睛流露出一丝伤感。

    楚怀香站在楚圣后面,低着头,讲述着今天晚上和马飞飞起冲突的前因后果;面对楚圣,楚怀香没有一丝的隐瞒,把他们为什么要阻住马飞飞落座以及暗地里对马飞飞下手的经过全部老老实实地说了一遍。

    楚圣听完,陷入了片刻的沉寂,这才叹了口气,说道:“楚国开君王,你们的老祖宗楚霸王,是什么出身你们应该清楚吧?”

    楚怀香听到楚圣的话,头低的更深,回道:“一介平民。”

    楚圣话里的意思楚怀香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这是在指责他们自诩身份,把人分为三六九等;殊不知他们的老祖宗从楚霸王当年也不过是平民出身,是最低等的人。

    只不过楚怀香还是有些不服气,楚圣怎么能拿楚霸王和那些人相提并论呢?自上古时代以来苍龙大陆历经三万年,也才出了楚霸王这么一个惊才艳艳的人物,从一介平民登顶;这种传奇,楚霸王之前,没有;楚霸王之后,更加不会有。

    这些话楚怀香没有说出来,但是到了楚圣这种境界,楚怀香所表现出一丁点不同的情绪都会被他捕捉到,从这些情绪中想要猜出楚怀香心里所想的意思简直是太容易了。

    楚圣叹了口气,说道:“你下去吧。”

    “怀香告退。”楚怀香尊敬的行礼,慢慢地离开院子。

    院内,只剩下楚圣一人,遥望天上的明月,陷入了沉思。

    他此次来渡边镇,本意并不是参加长空女儿的生辰宴席,其实是来找公孙琼,只是恰巧遇上了长空女儿生辰,加上长空如今也成为了新一代灵圣领头人,楚圣多多少少还是要给几分面子;还有就是楚圣他自己也没有下定决心,到底要不要实行自己心中的想法,因为虽然苍龙大陆没有抵制女权主义一说,但毕竟五千年来从来没有哪位女人掌权,谁也不知道女人掌权会出现什么不可控的因素;所以对于这件事,楚圣在内心还是点摇摆的。..

    正好这次宴会公主和皇子都会参加,楚圣便也来参加这次的宴会,好好观察一下这些皇子与公主,才好做最后的决定。

    结果倒好,四皇子和十三皇子的作为让楚圣对这些皇子失望彻底。

    “唉,老夫时间不多了。”突然,楚圣悠悠地叹了口气,那双充满沧桑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坚定。

    ‘咯吱~’

    朱门无风自开,一位粗布麻衫白发披肩的老者一步走出,走向那昏暗的长街。

    这一步,无数人的命运将因此而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