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李别离的坚持(为盟主‘闲看微云’加更!)
    直到晚上书店关门,李别离还跪在书店门口。

    “这好像是李家的族人吧?”周观鱼和姐姐周竹绫从书店走出来,看见跪在门口的李别离,小声的说道。

    周竹绫自然也注意到了李别离,二人同在‘十二王’资源争夺战上见过,所以周竹绫还是认得出李别离的。

    见李别离脑门上全是血,周竹绫犹豫了一下,走上去,从空间袋里拿出手帕递过去,说道:“你流血了,擦擦吧。”

    李别离抬头,看到周竹绫,脸上一喜,冲周竹绫拜了拜,说道:“周姐姐,我知道你和店主关系最好了,求求你能不能帮帮别离,让店主教别离修行之法。”

    周竹绫听了李别离的话,便明白李别离为什么要跪在这里。

    但是既然李别离跪在这里,而马飞飞又没有任何的反应,那么只能说明李别离的请求被马飞飞拒绝了。

    当下,周竹绫带着歉意地眼神看着李别离,说道:“抱歉,这个我做不了主的,你擦擦脸上的血吧。”

    “谢谢周姐姐,不用了。”李别离失落的摇摇头,不肯接周竹绫的手帕。

    一旁的周观鱼叹了口气,李别离的事情他们这些人都是清楚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李别离的母亲死在江家兽园内是事实,作为儿子的李别离,有想要为母报仇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只不过才灵师境界的李别离又如何能撼动整个江家呢?

    周竹绫见李别离不肯接自己的手帕,当下也没有继续强求,而是劝道:“你还是先起来吧,既然店主没有同意,你就算一直这样跪下去也是没有用的。”

    李别离摇摇头,不肯再说话,也不肯听。

    “算了姐姐,别管他了。”一旁的周观鱼说道。

    既然李别离不肯领情,又何必一直在这苦口婆心劝说呢?

    周竹绫看了一眼李别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就这样,李别离固执的跪在书店门口,成为了书店外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

    入夜,天空又下起了大雨。

    闷雷声轰轰作响,吵的让人心烦。

    马飞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咔嚓~”

    一道闪电出现,划破夜空。

    ‘哗啦啦~’

    大雨倾盆而下,整个渡边镇都笼罩在这大雨中。

    “唉!”马飞飞没缘故的叹口气。

    他突然想起了跪在书店外面的李别离,按照李别离的尿性,哪怕是现在下冰雹,怕也是不会离开。

    对于李别离的遭遇,马飞飞也很同情,但同情并不代表马飞飞赞同李别离的做法。

    且不说马飞飞这里没有快速增长修为的办法,就算是有,马飞飞也不会给他。

    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不幸的人,如果每个人都和李别离一样跪在书店门前求自己帮他们,那他马飞飞还开什么神奇书店?直接改成愿望书店好了。

    “管他呢,喜欢跪就让他跪着吧。”马飞飞摇摇头,挥去脑子的那些杂念,用被子捂住头准备睡觉。

    明天还要监督学生们考试,马飞飞必须养足精神才行。

    ……

    而在渡边镇其他地方,今天晚上也有很多人失眠了。

    就比如八十八号府邸。

    张云机一家人吃完晚饭就坐在大厅里,一个个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坐着。

    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能看出一丝紧张的情绪。

    “师父,这么晚了您还不回屋休息?”终于,张云机忍不住说话了。

    长空也是有点心不在焉,以至于没有听见张云机的话。

    “师父?”张云机加大分贝喊道。

    “嗯?”长空恍惚了一下,转头看向张云机,说道:“怎么了?”

    张云机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长空看了一眼屋外,大雨淅沥沥的下,也看不出到底天色有多晚。

    “为师心里有些忐忑。”长空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内心的感觉说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长空一想到明天的考试,整个人就有点心神不宁;明明它也不是什么大事,对长空也没有任何的影响,但偏偏就是让长空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

    就好像很多年以前,他第一次去参加门派招收弟子比试时的那种感觉;似乎一场考试,就能够决定长空的命运一样。

    “师父,你和徒儿一样,徒儿也有这种感觉。”张云机语气里有些沮丧,继续说道:“而且到现在《论语》徒儿都没办法背下去,明天的考试肯定是没办法过关的。”

    也不知道是张云机的资质真的不行还是怎么,一家四口,就只有他没有把《论语》这本书背下来。

    按照往常,张云机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要遭到流萤取笑的;但今天流萤似乎并没有想要取笑张云机的意思,反而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里,低头玩弄着手指。

    就连平日里一副淡然自若的百里初雪今天脸色也有点慌乱,皱着眉头坐在那里。

    一场简简单单的考试,把这一家子搞得彻底心神不宁。

    外面的雨下的越大,屋内人的心情就越烦躁。

    就这样,张云机一家人竟硬生生的在大厅里坐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反应过来,纷纷回屋洗漱一下,换了衣服,怀揣着忐忑心情朝神奇书店走去。

    昨夜的雨还没停,只是小了些。

    街上的修行者们也纷纷撑起了伞,当然也有一些修行者喜欢用灵力去格挡掉雨滴。

    也正是因为下雨的缘故,所以今天来神奇书店等候的修行者并不多,都是一些拥有今天专属号码的修行者站在外面,所以书店门前显得有点冷清。

    “这小子还跪在这呢?”两名修行者站在对面万通交易市场门檐下躲雨,一边讨论着已经跪在书店门前一晚上的李别离。

    “此子心志还是很坚定的。”一位修行者赞道。

    “不过他这样没什么用啊,这种办法要真的行得通,那我也跪书店门口求店主教我速成修行之法。”另一位修行者摇头说道。

    对于李别离的态度他们是认可的,但是做法却不敢苟同。

    “我听说他和店主是认识的,说不定店主会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帮他也不一定。”那名修行者说道。

    “那你要这样说,我也和店主认识,是不是店主也要帮我一把?”另一位修行者说道。

    “你也认识?”那名修行者脸露惊讶。

    另一位修行者很自然的说道:“当然了,何止我认识,渡边镇几十万人都和店主认识啊!”

    “……”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