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明天 考试 (为盟主‘闲看微云’加更)
    燕国的战神躲在自己的书店看了一个月的《孙子兵法》!

    马飞飞还能说什么呢?

    燕国战神的资质不行?别开玩笑了兄弟。

    从公孙琼口中得知,鸾凤今年才三十岁,但是已经征战沙场十余年。

    十余年来历经百场战斗,未尝一败。

    主要战绩有:小到剿灭燕国境内试图造反的不法分子;大到率领她的鸾凤军打的北凉牧民瑟瑟发抖,十余年不敢踏足燕国境外千里内土地。

    在这个五国暂时和平相处的年代,鸾凤能有这样的战绩,已经算得上是非常豪华的了。

    可问题是这位大燕战神已经看了一个月的《孙子兵法》,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实在是让马飞飞有点淡淡地忧伤。

    “哎!”马飞飞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到了两点,起身朝一号包间走去。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马飞飞已经可以很好的胜任老师的这份工作。

    作为一名优秀的老师,马飞飞很成功的迈出第一步,教会了大部分学生背诵《论语》。

    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但好歹也算是勉强完成了背诵任务;对此,马飞飞还是非常满意的。

    马飞飞走进一号包间来到青青草原时,三千名学生已经端坐整齐,目不转睛地看着高台。

    马飞飞双手负背,慢悠悠地走了上去。

    经过一个月的读书生活,下面三千人身上的气质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上的戾气统统消失,多出了几分儒雅的气质。

    嗯,简单的来说,就是更像读书人了。

    “不知不觉大家学习《论语》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里,老师也把《论语》里面所蕴含的精华都传授给了大家。”马飞飞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他这一个月来不是趴桌子上睡觉就是偷懒溜出包间跑到书店看别人下副本,真正教导大家学习《论语》的时间每天不会超过两个小时,大多数都是直接口述一遍其意思,然后让大家用笔记下,自行去参悟。

    不过谁让马飞飞是老师呢?大家就算是心里明镜,表面功夫却还是要做的。

    再加上这一个月来读《论语》确实让大家感受颇深,使得他们对马飞飞的崇拜之意又多了几分。

    所以一个个认认真真的听着马飞飞讲话,有些甚至还把马飞飞说的话记录下来,留着回头慢慢领悟。

    “知识既然传授给了大家,老师自然也要检查一下大家是否领悟到了这些知识。所以老师决定,明天准备一场模拟考试,以此来检验大家对《论语》这本书的了解程度。”马飞飞一句话,给定了调子。

    明天,考试!

    虽然大家不是很懂考试这两个字的意思,但马飞飞也说的很清楚了,就是想要检验一下大家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对《论语》的领悟有多深。

    当然,这场考试并不是马飞飞自己想出来的,而是系统规定的。

    每隔一个月系统会自动出题,然后出三千份试卷,用于考试。

    明天正好是一个月整,所以自然就到了考试的日子。

    “今天晚上的功课就不布置了,希望大家回去养好精神,准备明天的考试。”马飞飞笑着说道。

    “多谢老师。”三千名学生连忙起身撑拜,脸上皆露出喜色。

    马飞飞每天布置的功课可是把他们累的够呛,基本上都要做到夜深才能够完成。

    本来这也没什么,作为修行者本身体质就强,加上有灵力的支撑。

    但是当大家意识到做功课非常消耗自己精神力时才明白,自己那所谓的修为在《论语》面前真的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无视修为,大家做起功课来自然就都累的不行,每天做完以后就想睡觉。

    这样一来,他们的夜晚的娱乐活动基本上就没有了。

    所以在听到马飞飞说到今晚不布置功课时,大家心里还是非常开心的。

    突然,马飞飞感觉到外面有人在敲门,似乎是妘青阳。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马飞飞有点疑惑,当下说道:“大家先自行看书,老师有点事。”

    说完,马飞飞整个人瞬间就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便现在了一号包间门口。

    “你干嘛?”马飞飞看着妘青阳,问道。

    妘青阳看着突然出现的马飞飞也吓了一天跳,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指着门口说道:“有人找你。”

    马飞飞抬头看去,发现此时门口已经被人给挤满,连书店里面看书的修行者都往外面看去。

    这里刚好是视野的死角,马飞飞看不清,当下便绕过妘青阳,朝书店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看这样子,找我的人来头不小啊!”

    妘青阳在后面听到这句话,小声的嘟囔:“想多了。”

    ……

    马飞飞确实想多了,来找自己的人并不是因为他的来头有多大才吸引了这么多人的目光,而且因为找自己的人是跪在书店门前。

    李别离!

    “你跪着干嘛?快起来。”马飞飞赶紧上前,想要将李别离扶起来。

    对于这个耿直小青年,马飞飞印象还是很深的,当初在帝都时也看过他参加‘十二王’的比赛,也知道李别离家里发生的一些巨变,对此马飞飞还是很同情李别离。

    “咚咚咚!”

    马飞飞还没扶起来呢,李别离直接就是三个响头磕下。

    头皮都磕破,鲜血直流。

    但李别离硬是一声不吭。

    “你这是干嘛!”马飞飞吓了一跳,连忙朝身侧挪了挪,问道。

    “求店主教别离修行之法!”李别离头趴在地上,大声的说道。

    “教你修行之法?什么意思?”马飞飞有点懵。

    “别离想要为母报仇!”李别离抬起头,鲜血已经流满脸庞,但却跟个没事人一样,用坚定的目光看着马飞飞,说道。

    马飞飞听到李别离的这句话后就彻底知道李别离的意思了。

    他这是希望在自己书店里获得提高修为的方法,然后回江家报杀母之仇。

    其实就是想学前面的杨成志,两者虽然性质不同,但本质上都是一样,都是希望能够获得修为的提升。

    马飞飞摇摇头,说道:“书店有书店的规矩,你要是想要获得提升修为的方法,自己去买号进书店自行参悟,我帮不了你。”

    李别离摇摇头,说道:“太慢了,我等不了那么久,别离知道店主您一定有办法的,求求您了!”

    说罢,李别离又是响头连磕,咚咚作响,听的马飞飞心里莫名烦躁。

    “别磕了,修行这种东西没有速成之法,我真的帮不了你。”说完,马飞飞转身就朝书店走去。

    这孩子感觉有点魔怔,多说无益。

    “店主,您要是不答应,别离就长跪不起。”李别离的声音从书店外传进来。

    马飞飞顿了顿脚步,淡淡地说道:“那你就跪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