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异世界修行者抄《论语》
    当然,渡边镇除了在讨论楚霸王之墓意外,还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正努力地待在家里抄录着《论语》;颇有几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意思在里面。

    就比如八十八号府邸的张云机家。

    客厅的一些家具都被撤去,摆上四张案几,张云机、长空、流萤、百里初雪,四人各自跪坐在案几旁,手持毛笔,伏案抄录《论语》。

    四人抄录书籍时的状态也各有不同。

    长空沉稳、张云机急躁、流萤慢悠悠、百里初雪行云流水。

    “刷~”这时,百里初雪似乎抄完了第一遍,将纸张整理了一下放到一旁,开始继续抄录。

    张云机眼睛其实一直都在观察四周,见百里初雪在那倒腾,忍不住问道:“初雪,你抄完一遍了?”

    百里初雪点点头,轻声细语地回道:“嗯,已经抄完一遍了。”

    “这么快的吗?”张云机有些惊讶。

    他现在第一遍论语也才抄了一半,按照这样算的话百里初雪的速度几乎是他的两倍。

    “快吗?还好吧!夫君加油。”百里初雪冲张云机温柔地一笑,然后又低头抄书。

    张云机咬着毛笔,撇了一眼流萤,问道:“流萤,你写的这么慢,是不是只抄了一两句?”

    流萤也不抬头,轻点两下,说道:“人家也快抄完第一遍了。”

    “你得了吧,一笔写不出俩字,看你挥笔的速度,总共也没动几下,就能抄完一本《论语》?”张云机忍不住嘲讽,这丫头居然还学会撒谎,真的是过分。

    流萤抬头,瞪了一眼张云机,咬牙切齿地说道:“哥哥小瞧人!”

    “那是小瞧人吗?哥哥只是不喜欢撒谎的小朋友。”张云机撇撇嘴,说道。

    ‘刷~’

    话音刚落,流萤就把桌上的纸张递了过来。

    张云机接过,看着上面抄录出来的《论语》,傻眼了!

    这丫头,真的已经抄完一遍了!

    “没道理啊!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快?”张云机百思不得其解,同样的《论语》,总共也就一万多字,凭什么她们抄的那么快,自己抄的这么慢?

    “哥哥你太浮躁了,老师说了,《论语》是史诗级品质书籍,不管是品读还是抄录,都需静心。”流萤一把抢回自己抄录的《论语》,跟训小孩子似得训张云机。

    “我哪里浮躁了?我也很静心的好不好。”张云机不肯承认。

    流萤指着张云机案几旁的砚台说道:“哥哥你看,你的砚台外围都有墨水洒出,说明你沾墨时太过于着急,才会将墨水洒出,这难道还不能证明哥哥你内心浮躁吗?”

    “呃~”张云机看了一眼案几上的砚台,发现确实如流萤所说,墨水有一些都洒在砚台周围,只不过因为案几是黑色的缘故,所以不仔细看是注意不到的。

    “略略略~~哥哥你应该先静下心才是。”流萤冲张云机吐了吐舌头,便低下头继续抄录《论语》。

    张云机有些无语,低头看着《论语》上的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没办法静下心来抄录书籍;本以为抄录一本一万多字的书籍应该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但是等到真正上手时,张云机才发现自己每写一个字都非常的艰难。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刚刚学习写字一样,需要你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去写。

    可是张云机就觉得那样太慢了,想要加快到他平常写字时的速度;越是这样,张云机就发现自己抄的就越慢,而且心里也开始莫名出现一股烦躁的气息,以至于他到现在才抄了一半。

    “这本书也不是书店里那本真品《论语》啊!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效果呢?”张云机摸着白色品质的《论语》,疑惑的想道。

    ‘刷~’

    这时,长空那边也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张云机抬头看去,发现长空也已经抄录完了第一遍,正在将它们整理到一旁,好继续进行第二遍的抄录。

    “呼!”张云机深呼一口气,闭上眼睛,想要努力的平复一下自己的心境。

    一刻钟过后,张云机睁开眼拿起毛笔继续抄录,发现速度依旧如此。

    “唉!”张云机叹了口气,就这样硬着头皮继续抄录。

    ……

    直到夜已经很深,下弦月都已经出来了。

    “搭~”一声清脆的响声,却是百里初雪将毛笔放回笔架上。

    然后就是一阵细细碎碎整理纸张的声音。

    “父亲、夫君、流萤,我已经抄完了,就先回屋休息了。”百里初雪站起身,说道。

    “嗯。”长空依旧认认真真的抄录着《论语》,头都不抬。

    “嫂嫂慢走。”流萤脆生生地说道。

    张云机抬起头,一张脸哭丧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百里初雪露出鼓励的笑容,便退出了大厅。

    一刻钟后,流萤也站了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师父,哥哥,我也抄完,回屋休息了。”流萤说话已经没有精神了,抄录《论语》似乎有点耗费她的精神力,导致此刻对睡觉有着强大的渴望。

    “嗯。”长空还是简单明了的一句话。

    张云机这次更是连头都不抬,默默抄录。

    大厅内,就只剩下长空和张云机师徒二人。

    再一刻钟过去。

    长空也抄完了,开始收拾东西。

    “师父…”张云机有些委屈。

    长空瞥了一眼,说道:“叫爹都没用,慢慢抄吧;真不知道当初怎么会选择收你为徒,瞧瞧你这个资质,太差了。”

    说完,长空抱着抄录好的《论语》,摇头叹息的离开。

    末了,张云机还能听见长空的声音传来:“难道我长空的眼光有那么差吗?”

    张云机听到,仿佛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整个人摊在案几上,唉声叹气。

    “我的资质真的那么差吗?”张云机一手举起《论语》,像是问别人,又像是问自己。

    学《论语》的时候,店主就曾说过,领悟这本书靠的不是修为,而是自身的资质与领悟能力;也就是说领悟能力高的,学习《论语》的速度也会更快一些,反之亦然。

    比如抄录《论语》,它其实也是体现这个人资质高低的一门方法。

    结果很明显,一家四口,只有他张云机还没抄完,也就是说他的资质是最低的。

    “唉~”又是一声叹息在大厅中回荡,经久不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