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这是在下副本吗?
    莽苍山的夜,有点冷,还有些阴森森。

    四周寂静无声,连鸟兽虫鸣的声音都不曾听见。

    ‘啪~’‘啪~’‘啪~’

    只有那团篝火时不时的有烧焦了的木材炸裂开来而发出的声响。

    流萤从一路小跑,脸带喜悦;到减缓脚步、脸色凝重。

    显然,她也发现了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

    “你们好啊~”流萤小声地打招呼。

    却没有得到回应。

    篝火旁有五人,从流萤的角度看去有一名背对着她,左右两名侧背对着她,只有正前方两名村民她是能够看清长相。

    脸色苍白,面无表情,双目呆滞。

    “啊~”流萤吓了一跳,后退三步,‘刷~’手中灵剑出窍,护在胸前。

    “姑娘欲往何处去?”突然,五人开口说话了。

    同时开口,但声音却又只有一处,很奇怪。

    流萤脸色凝重,盯着五人,道:“你们是谁?”

    “咻~”流萤话音刚落,篝火旁的五人瞬间起身看向流萤,手中树枝幻化成五把充满戾气的长剑,而他们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也变得狰狞起来。

    “刷~”五人举剑刺向流萤。

    场面上,顿时就出现五个打一个的状况。

    书店内外。

    众人看着正在打斗的投影,纷纷开始发表自己的看法。

    “果然有古怪。”

    深山之中,竟有村落,还如此诡异,要说没鬼真是不正常。

    “不过怎么突然就打起来了呢?刚才不是还在对话吗?”有修行者搞不太清楚状况。

    “对啊!就问了那么一句话,流萤小姐也才回了一句话,好像回的也没什么问题啊?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了呢?”

    按照正常情况下,遇上这种情况,你要么就是直接不说话开打;要么就是把话说清楚了解完情况再动手。像这种一句话刚说完就打起来的还真是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尤其是流萤小姐也没有说什么刺激对方的话。

    “这五人的修为不低。”看着投影里手忙脚乱的流萤,有修行者皱起眉头说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流萤小姐去年才步入灵王境界,以流萤小姐的资质,这一年下来应该也能提升一两个段位,想来流萤小姐的修为是在灵王二段至三段之间。”

    “对面五人联手能把流萤小姐逼的手忙脚乱,实力应该是在灵王一段的样子。”

    书店内外细细地讨论声,很快的便把流萤的修为和对面五人的修为推测出来,并且推测的非常准确。

    和大家关注的点不同,马飞飞双手撑着脑袋看着投影,心里琢磨的却是刚才他们那段简短的对话。

    “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马飞飞思索着。

    既然是剧情任务,并且还有剧情人物,后面剧情人物也开口说话,那么这其中一定是有些窍门在里面。

    就比如眼下这副场景,按照马飞飞曾经沉迷于网游的经验来看,现在这个剧情任务就属于一个副本。

    像这种过副本,一般都是有巧可取的,有的副本甚至不需要把里面的怪打掉,就可以通关。

    而现在流萤就好比是下副本的那个人,这个场景就比如是第一张场景图,里面的村民是npc人物。

    “按照这样推理的话,那么刚才npc的那一句问话肯定是有深意的,流萤的回答并不对,才使得五人突然间对她发起进攻。”

    想到这里,马飞飞盯着投影里的场景,小声的说道:“那这句话后面到底应该怎么回答才不会被他们攻击呢?”

    “店主,你在说什么呢?”一旁的李北国小声的问道。

    马飞飞眼睛一瞪,凶道:“这是你该问的吗?赶紧看书,我跟你们说,要是看不出个所以然,你们以后就待在这吧。”

    他娘的那本《蜀山剑侠传》都有人悟了,结果这俩主线人物看了快一个上午还没个动静,这悟性得差到什么程度?

    李北国和林武池吓了一跳,缩了缩脖子,也不偷看投影了,低着头继续看书。

    ……

    ‘锵~’

    流萤一剑刺向一名村民,被他用剑挡住,紧接着四把剑从四处刺来,流萤脚轻踏地,倒钩飞向半空。

    ‘噹~’

    四把长剑交织在一起,流萤从天而降,脚尖狠狠地踩在上面,一道强大的灵力以四把长剑为引子,迅速的引向四人。

    ‘砰~’

    灵力从长剑入手,灵力进入四人的体内炸裂开来,四人瞬间就消失不见。

    “刷~”

    本以为只剩下一名村民,结果四人刚消失,篝火旁又出现四人,模样和之前分毫不差,树枝化为长剑,和剩下的那名村民一同朝流萤刺来。

    “怎么会!”流萤轻呼,连忙后退。

    书店内外。

    “居然还能复活?”众人面面相觑,脸上皆带震惊之色。

    “那这样岂不是杀不死?”一名修行者看到这里,脸带担忧的说道。

    虽然五人的修为没有琉璃小姐高,但如果他们能够一直这样复活下去,哪怕流萤小姐再比他们高出一个大段位,最后也还是会被他们耗死的。

    “不对,这其中肯定是有问题的。”一些修行者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摇头说道。

    “可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这会别说是书店外的吃瓜群众了,就连书店里的修行者都被这奇怪的现象给吸引住,甚至马飞飞还发现几个站在包间门口看向投影的修行者。

    其中就有那位红袍女子。

    “她手里的那本《孙子兵法》也还没有参悟吗?”马飞飞看着女子手里的《孙子兵法》,想道。

    这名女子刚进书店的时候马飞飞就注意到了,倒不是因为她多漂亮,主要是她的身高和穿着太过于亮眼,才让马飞飞多关注了她一眼。

    长相很英俊,对!就是英俊,或许用女生男相来说更加合适一些;身高很高,根据马飞飞目测,至少一米八!

    比马飞飞高了快一个头。

    尤其是红色的长袍,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马飞飞很少见人穿红色衣服,在大楚流行的服装颜色大多数是黑白这种比较单调的颜色;像她这种红色长袍在配上她的身高,那是相当显眼。

    似乎是感觉到了马飞飞的目光,那名女子转过头,目光和马飞飞对上。

    马飞飞感受到了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