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仙人跳
    穷!穷的是如此难受!

    事实证明,人真的不能穷,穷的时候不仅说话没底气,还容易遭人落井下石。

    马飞飞冷眼看着妘青阳,心里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位母暴龙,自从来到神奇书店,偷偷摸摸积攒的灵晶没有一千万都有八百万,现在居然还好意思来问自己要一万枚灵晶的控制费用?母暴龙,你确定你这样良心不会痛吗?

    想到这里,马飞飞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妘青阳手上的空间戒指。

    ‘抢了它,抢了它你就瞬间暴富,立马可以走上人生巅峰!’

    ‘你抢吧,不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就大胆的抢。’

    ‘怕什么,你在书店里,她敢反抗就镇压她!’????‘……’

    马飞飞的脑海中,两个小人一左一右疯狂的在折磨着他的神经。

    最后,马飞飞忍不住了!

    ‘啪!’

    “拿去,一万枚灵晶,不用找了。”

    “……“

    下午,马飞飞搬起自己的小马扎难得代替妘青阳坐在了门口,倚靠在门檐上看着对面进进出出的人群,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今,系统给出的主线任务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还剩下‘窃国者’以及‘盗墓者’;但是还没有头绪,太子燕也不知道在哪,林武池和李北国更是小人物,依着他俩那性格,活没活着都是个问题。

    张云机自打看完《射雕英雄传》后就跑去公孙府住着,成了公孙琼的兼职保镖;作为自己书店未来的二号员工对书店的忠诚度如此低,马飞飞也是很绝望,这个支线任务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最后一个支线任务最尴尬了,《宠物小精灵》原本可以这两天画完,然后摆出来供修行者参悟。结果因为上次《千金方》事件,导致马飞飞空间袋里只剩下十二万枚灵晶,加上支付给妘青阳的那一万,马飞飞空间袋里就剩下十一万枚灵晶。

    然后按照这段时间马飞飞画《宠物小精灵》消耗的灵晶来看,最后的收尾最少还要二十万枚灵晶。

    于是口袋没钱的马飞飞只能望着即将完成的《宠物小精灵》束手无策,靠在门口开始怀疑人生。

    “钱啊!钱啊!上哪去弄钱啊!”马飞飞仰天长叹。

    “喂,兄弟,要不要‘号’?”突然,一段对话传入马飞飞耳中。

    马飞飞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位穿着金色长袍的男子正拦住一位路过的修行者,从兜里掏出一张万通交易市场发行的专属号码。

    “什么年代的?”路过的修行者显然很感兴趣,停下了脚步,伸出手想要接过专属号码。

    金袍男子手一抽,躲过了修行者伸出的手,嘿嘿一笑,说道:“摸是不能摸的,你们修行者神通广大,谁知道摸了之后这号会去了哪里,只能看,只能看。”

    “哦?你不是修行者?“被拦下的修行者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他刚才并没有看出金袍男子的修为,原本以为应该是对方修为高出自己许多,现在才知道敢情人家压根就是个普通人啊!

    金袍男子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是个普通人,点头说道:“当然,在下天赋极差,加上家里穷,自然就没办法修行,只能从商,为你们修行者服务。”

    说道这里,金袍男子又将手里的专属号码拿了出来,将正面对着修行者,食指指着上面的日期,说道:“兄弟你看,这张票是我在万通交易市场第一天开售时抢到的。你看日期,有效日:大楚中和三百五十一年三月二日。只要你买了这张票,明年开春你就可以进神奇书店看书了。”

    修行者有些意动,点点头。如今随着神奇书店的人气越来越高,以至于专属号码也卖得有点夸张,据说已经卖到三十年后去了。眼下要想快速进入书店看书,要么就是抽取特殊号码,要么就只能在一些商人手里购买这种前排的专属号码。

    金袍男子见修行者动心了,继续诱惑道:“兄弟这可是我手里最后一张近期专属号码,要在不抓紧机会,一会可能就要被别人给买走了,你知道的,现在专属号码在市场上很畅销。尤其是最近书店新出的《金刚经》你知道吧?火的一塌糊涂,据说那些看完《金刚经》的大佬出来,一个个都有所悟,回家闭关去了,指不定出关后修为涨到什么地步呢。”

    “不是说《金刚经》需要进入书中才能参悟的吗?”这位修行者疑惑的问道。

    “诶~”金袍男子一副你不懂的模样,说道:“《金刚经》书中蕴含大道何其多也。兄弟你不知道吧?眼下大家都把《金刚经》参悟分为两种状态,一种是进入书中世界,这种状态叫做大悟!意指的是完全参悟了《金刚经》这本书籍;还有一种叫做小悟!意指没能进入书中世界,虽然小悟比起大悟要差些,但《金刚经》乃神奇书店仅有的两本黄色品质书籍,哪怕是小悟,也不是《射雕英雄传》这种蓝色品质书籍能够与之相比的。”

    “说的有道理啊!”这位修行者赞同的点点头。

    金袍男子嘿嘿一笑,说道:“有道理吧?那兄弟买一张?”

    “多少灵晶?”修行者问道。

    “不贵不贵,二十万。”

    “二十万?”修行者大吃一惊。

    金袍男子点点头,一副很淡定的模样,说道:“当然了,兄弟,你别以为我在骗你,你现在可以去交易市场打听打听,里面也有摆地摊售卖专属号码的,一个个比我这只高不低。说实话,要不是不想交那点摆摊费,我都跑去市场里摆摊了,在里面卖专属号码,价格还能在涨上一些呢。“

    金袍男子这就明显是在说谎,像这种时间不长的专属号码确实在市场上炒的非常高,但最高也不过十万枚灵晶,而且还是当天的专属号码,像超过一个月的专属号码就要下降一大截,至于半年后这种专属号码,在市场上也就一千枚灵晶就顶天了。

    毕竟,神奇书店虽然神奇,但书店里拥有神奇功效的藏书太少了,而且大部分都是没什么用处的白皮书,蓝色品质书籍也就那么几本,最出名的也只有一本《射雕英雄传》,黄色品质一本《千金方》是治病的,只有新出的《金刚经》倒是火热。

    但大火的书也就这么两三本,一天进入书店看书的修行者有十几个,能摸到这两本书的也就那么两位修行者。大部分的修行者都是老老实实的排队花十枚灵晶买张专属号码,买到靠前的,就把它卖了,换点灵晶自己修行;买到时间长的,就留着保值。只有那么一小部分有钱人不在乎这点灵晶,才会高价从市场上购买时间短的专属号码。

    可这明年三月份的专属号码居然要开价二十万枚,真的是在做梦。

    这位修行者从空间袋里拿出十枚灵晶,递给金袍男子,说道:“我呢,也不让你亏本,这十枚灵晶就当是购买费用了,拿着吧。”

    金袍男子看见修行者递过来的十枚灵晶,尴尬一笑,说道:“兄弟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把号给我。”修行者淡淡的说道。

    “兄弟,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这是要明抢啊!”金袍男子脸色一沉,后退一步,说道。

    “那又如何?”修行者笑道。

    一个普通人,他还真没放在心上。

    “若我不卖呢?”金袍男子说道。

    “那就得死。”言语间,仿佛没有把一条生命当做回事。

    “你敢在城里对我动手?不怕官府?”金袍男子看了一眼四周,问道。

    不管在哪,只要是在国家管辖城镇范围里,都是禁止杀人的,违者要受到国家的处罚,哪怕是修行者也不例外。

    虽然很多修行者都不以为意,但多多少少都会顾忌一些,毕竟当下五国国力都是非常强的,没有人会愿意去招惹国家这个强大的组织。

    “杀个普通人罢了。”修行者耸耸肩,将十枚灵晶丢在地上,说道:“要么拿着,要么死。”

    金袍男子阴沉的脸突然笑了起来,看着修行者,说道:“各位官老爷听见了吧,他要杀我。”

    修行者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突然四周原本在行走的一些路人朝角落这走来,团团将他围住,为首一人个子矮小,脸上威严肃穆,穿着虽然普通,但修行者显然认识他,大惊失色:“张武将军!”

    张武,大楚武将之一,封伯爵,另兼任渡边镇副镇长一职。修为灵王九段巅峰!

    张武看着修行者,说道:“要么留下二十万枚灵晶,要么跟我走一趟。”

    ……

    最后,这位修行者交付了二十万枚灵晶后灰溜溜地离开,那专属号码的事情更是提都不提。

    “仙人跳啊!”看着金袍男子和张武一同离去的身影,马飞飞忍不住惊叹。

    从始至终,金袍男子就没有想要把专属号码卖给那位修行者;不仅如此,金袍男子还在言语中给修行者下套,故意说自己是普通人,引导对方生出强买强卖的心思,然后让张武这位渡边镇的副镇长在一旁伺机而动,最后利用实力与职权逼迫对方就范。

    “啧啧,这个张武,看来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马飞飞摇摇头。

    记忆中,马飞飞也曾听说过一些张武的传闻;当时楚国和秦国在交战时张武就是作为第一任指挥官,只不过后来大楚又派来了百里将军接收指挥权,张武这才交出兵权,沦为副手。张武之所以被换掉,主要还是因为他的能力不足,心胸狭隘,难以担任那次大战的最高指挥官。

    具体为什么能力不足,心胸为什么狭隘马飞飞倒不是很清楚,不过眼下在见过这一幕后,马飞飞是真的觉得楚恒王还是有识人之明的。这种人要是带兵打仗,估计能加速国家的灭亡。

    光凭借着这贪财的性格和阴暗的心理,就足以证明一切。

    “咦,似乎想到个好办法。”突然间,马飞飞脑子里蹦出个念头。

    “既然现在市场上把专属号码价格炒的这么高,那我能不能在这里面捣鼓捣鼓,挣点零花钱呢?”马飞飞想道。

    由于系统的硬性规定,看书的价格是每小时一枚灵晶,无论外面价格炒的有多高,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不能提高看书价格,但是可以卖门票啊!”

    “比如捣鼓两张特殊号码,然后跑去市场上卖?”

    “哎呀!我真是太聪明了!”

    马飞飞一拍手,兴奋的跳了起来。

    他终于钻到系统的漏子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正浮现在马飞飞眼前。

    想到这里,马飞飞小马扎都不要了,飞奔到对面的万通交易市场,找到了公孙琼。

    经过几天的疗养,公孙琼的伤势已经痊愈,这两天正在处理前段时间市场堆积下来的业务,见马飞飞跑来找自己要特殊号码时,公孙琼还忍不住疑惑地问道:“店主自己的书店,为何还要这特殊号码?”

    书店都是马飞飞开的,他让谁进去看不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吗?这特殊号码还能有马飞飞的嘴管用?明显不能。

    马飞飞搓了搓手,嘿嘿一笑,道:“个中缘由不方便说,你只要给我几张特殊号码就够了,不需要多,八百十张就行。”

    嚯~马飞飞也是狮子大开口。吓得公孙琼眼皮子一跳,道:“特殊号码奴只让人印了二十张,并且这些天已经通过抽奖的方式送出去了十张,只剩下最后十张了。”

    作为特殊号码,这种东西是绝对不可能制作太多,如果特殊号码数量太多,流入市场后,那么就会让普通专属号码受到影响,不利于号码售卖的稳定性。

    而且越是稀少的东西,越是足以显得尊贵,也越容易让人有成就感。

    在这一方面,作为大楚第一商会会长的公孙琼,玩的是炉火纯青。

    “那就十张全给我。”马飞飞大手一挥,说道。

    公孙琼摇摇头,伸出一只手,五指朝上打开,道:“最多五张。”

    “成交!”马飞飞伸出手拍了上去。

    “你~~”公孙琼愣愣地看着马飞飞,继而反应过来,耳根子红了一大片,低下头,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过五张特殊号码递给马飞飞。

    马飞飞也反应过来,这不是前世,这种动作属于占人便宜的行为。

    有点尴尬,马飞飞接过特殊号码就溜了。

    公孙琼愣愣地看着马飞飞离去的背影,双手放在桌上将头撑起,发起了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