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割肉喂鹰
    男子打死妻女后背官府所抓,并查出男子身上还背负着几条人命,原本要被判死刑的男子最后因为国家战乱的缘故被发配到前线为国杀敌,抵消身上罪孽。

    在军营里,男子因为怕死不肯上前线被上司惩罚,被同仁嘲笑,过往罪孽一一被人指出来,人人皆以为耻,男子成了众矢之中。

    男子心生怨恨,最终借着一次机会,以小卒的身份叛国,打开城门,引敌军入城,一夜之间,城内血流成河,死伤无数。

    “此人已经不配为人。”书店里的修行者看到这里又忍不住了。

    “不忠、不义、不孝、不仁、不信,此人全占了。”有修行者摇头叹道。

    “内心阴暗,邪恶,世间最黑暗的地方莫过于他的内心。”

    “若是有朝一日能遇上他,定要让他受尽千刀万剐之苦。”

    剧情依旧在继续,男子叛国后本以为自己立了大功,会获得重赏,人生在一次将要起航,攀向高峰。

    却不料男子的事迹已经传遍了诸国,男子不仅没有受到嘉奖,反而因此入了大狱。

    在狱中,男子遇上了那些曾经和他并肩作战的战友,他们有的只剩下一条胳膊一条腿,有的失去了双目,有的甚至下半身都被拦腰砍去,剩下一丝气息,苟延残喘。

    狱卒临走前,解开了男子的手铐脚链,并递给男子一把刀,随即将牢门关上,退出了大狱。

    男子看着这群曾经的战友变成如今的惨烈模样,心里竟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接下来的结局可想而知,那些大狱中的战友们用着他们仅剩的手、脚、牙、疯狂的对男子进行报复。

    饮其血、吃其肉,凄惨的叫声,和放荡的狂笑,响彻延绵数十里。

    大狱中,上演了一场吃人的景象。

    “好!吃的好,解气!”书店内外响起一片叫好声。

    看着那一幕凄惨的景象,没有人觉得恶心,厌恶,甚至没有人去同情那名男子,反而一个个拍手叫好,大呼解气。

    场面太过于血腥,马飞飞忍不住把头挪开,发现妘青阳倒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投影,看的津津有味。

    “怎么感觉她有种跃跃欲试的意思呢?”马飞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过对于男子以这样的死法结束他的生命,马飞飞还真不觉得有什么残忍的,细细算一下男子这一生的所作所为,死一百次都不嫌多。

    ‘刷~’此时场景再次变化,画中画消失不见,男子又出现在普智身边。

    普智面带笑意的看着佛祖,说道:“他还是那个他,直到死也不曾改变。”

    佛祖摇头,道:“他后悔了。”

    “不曾看见。”

    佛祖微微一笑,朝普智身旁的男子问道:“你为何不杀了他们?”

    男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五体投地,拜道:“自知罪孽深重,该死。”

    普智震惊地看着身旁的男子,这个自己用**幻化出来的男子不仅有了意识,还能开口说话!最重要的是**的化身居然承认自己罪孽深重?开什么玩笑?

    佛祖点点头,又朝普智说道:“你看,他悟了。”

    普智一脸阴沉。

    “什么意思?我怎么没看懂。”

    “是啊!我也没看懂,他什么时候后悔了?”大部分修行者都处在这种茫然状态中。

    这群修行者竟然一个个被投影里的剧情给吸引住,不去好好看书干自己的事情,反而开始讨论起投影里的剧情来了。

    马飞飞看着这一幕,也觉得好笑。

    “我知道了!他入大狱时,狱卒曾解开了他的手铐脚链,还丢给他一把刀。可是他却没有拿起刀反抗,也就是说他当时是有意不抵抗的。”有修行者面带激动,说道。

    此言一出,大家顿时想起了当初那一幕,发现却是有这么一个情节;而且大狱中那些曾经的战友都是缺胳膊少腿,别说是有刀了,就是用拳头,估计也能打赢那群走路都成问题的战友。可是从头到尾,男子除了发出凄惨的叫声,至始至终都没有抵抗。

    “原来如此!”众修行者恍然大悟。

    那名一语道破关键的修行者见自己的解释被众人接受,顿时脸泛红光,这种感觉说不起道不明的,比告诉人家你修为多深还来的更有成就感一下。

    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凭借着智商碾压大家,而不是修为!那种感觉棒棒的。

    ……

    “你输了。”佛祖淡淡的说道。

    普智阴森一笑,手一挥,一只雄鹰出现在半空中。

    “唳~”雄鹰双翅展开,一声长啸。

    普智又是一伸手,一位小孩出现在地上。

    “这是一只吃人肉的雄鹰,它现在饿了,把这孩子吃了,它便能活,不吃则会饿死,你要如何渡它?”普智看着佛祖,阴沉的说道。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淡定,面对深不可测的佛祖,他有点慌了。

    “这和尚也是歹毒,他明明都输了,还嘴倔。”书店有些修行者看不下去了,纷纷吐槽普智的行为太过于狠毒。

    “他和刚才那名男子一个德行,也该死。”有性子比较急的修行者说道。

    甚至有些修行者看着这一幕,竟产生了杀死普智的想法,也是奇葩。

    而一直关注着投影的马飞飞看到这一幕也是惊讶不已,道:“卧槽,传说中的割肉喂鹰要在这里上演了?”

    在马飞飞前世佛教中流传着一则割肉喂鹰的典故,相传久远劫前,有一位护念众生、慈悲为众的萨波达国王,平日广行布施善法,凡是百姓有所需求,总是能够体察民情,悉心倾听,应愿供给,从不吝惜。

    帝释天王天寿将尽时,为了给自己寻找接班人,与毗首羯磨分别化为大鹰与鸽,大鹰追逐鸽,欲吃其充饥。

    后被萨波达国王救下,但救下鸽,大鹰便会因饥饿而死;萨波达国王曾发愿要救度一切众生、善护一切众生。

    鸽为众生、大鹰也为众生。

    为了不让大鹰饿死,萨波达国王抽刀割其自身血肉,交于大鹰,用来交换鸽的性命;以此让二者皆可得救。

    而萨波达国王就是释迦牟尼佛在往昔修行菩萨道的前身。

    固有佛祖割肉喂鹰这一典故。

    而此刻的场景,佛祖、大鹰、除了鸽子换成了小孩,几乎是一模一样!难免不让马飞飞感到震惊。

    事实上,马飞飞也猜对了。

    只见佛祖道了句口号,说道:“这有何难。”

    紧接着佛祖巨手抬起,手臂上突然分裂出一块血肉,飞向大鹰,竟真是在‘割肉喂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