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愿力之法
    三大灵尊的战斗,从地面打到天空,场面太过于激烈,马飞飞描述不出来。

    可强大的余震却让拥有灵王境界的马飞飞再一次的受到伤害,不断地往后退。

    “普智实力竟然如此强悍。”马飞飞抬头看着普智一人独战两大灵尊的场景,忍不住惊叹。

    “记得这次挑战任务奖励的是愿力修行之法,难道普智就是修行的这种功法吗?”马飞飞不禁想起了之前系统提示的任务奖励。

    普智浑身上下没有灵力的波动,却能和两位灵尊打个旗鼓相当,要说是个普通人完全就是不可能的。

    而系统这次的奖励也有点奇怪,愿力修行之法!按照逻辑关系,系统的奖励一般都会和任务挂钩,这次的任务关键人物是普智,那么这系统奖励的愿力修行之法很有可能就和他有关。

    甚至有极大的可能性普智本身就是修行的愿力之法。

    “嗡~”

    突然,普智身上的黑雾开始抖动起来,一股无形的力量悄然散开,马飞飞感觉自己的内心开始焦躁不安。

    各种负面情绪开始来回出现,如幻灯片一样浮现在脑海中。

    紧接着,马飞飞感觉这些状态似乎开始在挣脱,挣脱出马飞飞的身体。

    “啵~”

    挣脱了!马飞飞感觉到了,心中那些负面的状态从自己的体内挣脱,虽然马飞飞没办法看见,但是马飞飞能感觉得到,这些负面的状态正朝着普智飘去。

    与此同时,在渡边镇的各个角落。

    “咦?怎么突然感觉有些莫名的烦躁?”

    “一些阴暗的情绪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好像从自己身体里蹦出去了?”

    “……”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众生愿力,只不过恶普智所吸收的愿力是阴暗的。”感受着自己体内的负面状态进入普智的身体,普智的气势瞬间高涨后,马飞飞终于搞懂了。

    愿力,佛教语指的是誓愿的力量,泛指意愿之力,意思是心中欲成就所期待目的之决心,也就是心中的愿望。比如,心愿、志愿、意愿、念愿等。

    而在神话佛教中,凡佛菩萨者,皆于发心之初,许下弘愿,志求无上菩提,欲渡一切众生,证得无上大道。

    这种就被称之为愿力!

    简单的来说,身负愿力者,修行与众生提供的愿力多少有关。

    但通常,愿力指的都是功德之力。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负面的愿力。

    此时天空中的局势已经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原本被压着打的普智此刻却如同战神一般,以一人之力打的黑衣、灰衣节节败退。

    显然,在刚才那会功夫,普智吸收了许多的负面愿力,导致他的修为暴涨。

    由此可见,普智修行的功法就是愿力之法,脱离于苍龙大陆灵气修行的法则,自成一体!

    以众生愿力修行,成就无上大道!

    普智走了一条苍龙大陆上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

    “绝世天才!”看着天空中的普智,马飞飞忍不住惊叹。

    他现在差不多已经能够明白任务给出的‘夺教者’的真正含义了!

    所谓的夺教者并不是帮助普智去夺得什么门派老大的位置,而是帮助真正的普智!也就是‘善普智’消灭‘恶普智’。

    因为这个夺教者的真实意思,应该是指的‘教义’!

    修行愿力之法的普智内心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观点!善普智所奉行的是愿力之法是聚众生功德之力来成就自己的无上大道。恶普智则恰恰相反,聚的是众生阴暗之力。

    可是恶普智的愿力修行之法与佛教的教义产生了极大的冲突。

    如此一来,二者在对教义的解读上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以至于普智一分为二,出现了善与恶之分。

    只不过善普智似乎没能在这一次争夺中战胜恶普智,导致身体被恶普智霸占,最后只能蜗居在体内一角,如果没有外人帮助,他最后的结局只能是被恶普智彻底吞噬。

    所以,系统才会给出马飞飞这么一个任务,让马飞飞去帮助‘善普智’战胜‘恶普智’。

    “所谓的善恶普智,其实应该就是普智一个人内心的邪恶与善良在做斗争!”马飞飞习惯性的摸着下巴,他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所以店里的那本《金刚经》就是这次任务的关键!”

    马飞飞真正要做的,不是去打败普智,因为所谓的善恶普智根本就不存在,倘若马飞飞杀了恶普智,那么普智就是真的死了。善普智不会因为恶普智死了就回来,普智就是普智,无论善恶,都只有他一个普智。

    想到这里,马飞飞突然有了精神,起身就朝书店方向跑去。

    “砰~”

    “砰~”

    “砰~”

    也就是这时,马飞飞周围连起三声巨响,天空中的三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两败俱伤!

    黑衣、灰衣联手抗衡普智,竟然没有做到将其击溃。

    普智此时身上的黑雾已经消散,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光头,白衣。

    “阿弥陀佛!”普智道了句口号,看着马飞飞,目光有些复杂。

    马飞飞早就知道黑雾里的人影是普智,所以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亲眼看见普智的面容,有些小小的惊讶。

    惊讶的是之前的猜测虽然**不离十,但没有看见本人,还有那么一些些不确定因素,如今证实了,惊讶的是如同马飞飞猜想的那样,果真如此!

    “啵~”

    很轻微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破了一样,紧接着天空中的雨便瞬间消失,地上的积水也不见踪影,耳边竟然还听到说话的声音,眼前更是凭空出现了许多行人。

    “这是在干嘛?”

    “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好像是店主,他前面倒在地上的是书店的贵宾,这几天天天都有去书店看书。”有行人认出了马飞飞。

    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一幕,马飞飞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发现不知何时,黑衣、灰衣二人已经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幻阵吗?”马飞飞看着这一切,喃喃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