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林武池与李北国
    为期两天的‘打擂’阶段结束,新一届的龙榜前三百名尘埃落定。

    不得不说,这届的龙榜大比,从一开始就被判定掉出龙榜的杨成志开始,就不断地给大家带来惊喜。

    第一阶段龙榜三百席守擂者被横扫,超过半数的守擂者没能守住擂;龙榜前十被扫下四位,并且全部都是被新生占据。

    甚至现在大家一致都认为,这一次的龙榜前十最终到底花落谁家都难料,尤其是霸占两届龙榜第一的逍遥子,他的位置都有可能保不住。

    新生凶猛!被誉为千年来最强一届的新生不负盛名,横扫了整个龙榜!

    除了新生以外,这里面还有一位排名龙榜末尾的杨成志,也成了这次龙榜排名战的不确定因素之一。

    “听说这杨成志一个月前修为还只是灵师六段,没想到短短一个月时间竟突破到了灵宗境界,也不知是获得了多大的机缘。”

    帝都的夜晚如白昼,万家灯火点亮。

    白天观看完第一阶段‘守擂’战的观众们分流到帝都各处,酒馆、烟花场所等等人流多的地方,三五成群的讨论着这次龙榜大比的状况。

    其中讨论最多的还是杨成志,这位贞观学院出了名的废物在这场龙榜大比中一鸣惊人。

    毕竟**丝逆袭,远远要比那些天才要更具有话题讨论性。

    “谁知道呢,也许是找到了哪位大能的墓地,得到了他的传承也说不定。”

    “啧啧,那这位大能至少也得是灵皇以上的人物吧!要不然杨成志能一个月从灵师六段突破到灵宗境界?”

    修行一途,除了刻苦修行以外,机缘确实也是能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你是否能走的更远。但自上古时代后苍龙三万年,还没有听说过谁获得机缘能让自己修为涨的这么快!这都不是修行了,真的跟喝水一样,几天就跳一级,甚至连灵师到灵宗这个瓶颈都给破了。

    这种能力,一般大能是真的做不到。

    “倒是有些羡慕他,要是我也能有这机缘就好了。”一位修行者憧憬道。这世间,喜欢做梦的人也不少。

    “兄弟,那你想不想和杨成志一样?”突然,这位修行者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头看去,看见一位年轻的男子正朝着自己微笑,在男子的后面,还站着两位美的冒泡的女子以及一位白袍少年。

    正是马飞飞一群人。

    这位修行者本来还想点头,结果看见他身旁的两位女子之后,就把刚才的想法忘的一干二净,整理了下衣衫,扶了下额头,甩了下头发,露出自信的笑容,道:“杨成志只是投机取巧罢了,我辈修行之人,怎可依靠机缘,应当脚踏实地,凭借自身努力,修行成圣,才是正道。”

    这位修行者说完,便看见马飞飞撇撇嘴,后面的两位女子一位捂嘴轻笑,一位用好奇的眼神打量自己,似乎是对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感觉到非常的满意。

    顿时,这位修行者脸上就更加的自信,神采飞扬;很是骚包的凭空变出一把白色折扇。

    ‘啪~’

    在这初冬的季节,硬是打开了折扇,往自己身上扇风!

    “兄弟,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马飞飞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给人家一次机会,好意的提醒道。

    谁知道这位修行者一听,眼睛一瞪,转身冲着刚才和他一起聊天的朋友呵斥道:“李北国,刚才那句话是不是你说的。”

    李北国一愣,刚要张嘴。

    “不用辩解了,我等修行之人,头顶天,脚踩地,修的是成仙之法,行的是正义之道;怎可如你这般,不思进取,投机取巧,白日做梦。我林武池羞与你为友!”

    “我~~”

    “你无需多言,从今日开始,你我割袍断义,恩断义绝。”林武池抬头望天,扶手抬起衣袖,往眼睛上擦了擦,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噗!”

    周竹绫终于忍不住了,笑出了声,随即又觉得不太好,赶紧收声低头,顺便撇了马飞飞一眼。

    “兄弟,是在下输了,打扰了。”马飞飞抱拳,他是受不了了,准备撤退。

    “且慢兄台。”林武池飞快的抓住马飞飞的胳膊,热情的说道:“兄台,我感觉与你甚是亲切,不如我们坐下来,把酒言欢一场如何?”

    “这就不用了吧~~”马飞飞两条眉头都要皱到一块去了,尴尬地说道。

    “诶~”林武池拦住马飞飞,‘啪’地一声打开折扇,说道:“兄台莫不是看不起我林某人?”

    “没有没有。”马飞飞摇头。

    林武池撇了一眼周竹绫,微微一笑,收起折扇,左手掌心摊开,手心里瞬间出现一串项链。

    珠子呈紫色,共九十九颗,上面散发着淡淡地灵力波动。

    “此乃三阶灵器驻颜珠,只要带上它,可使肌肤如玉,容颜永驻。”林武池晃动了下手心的驻颜珠,在灯光下,驻颜珠散发出晶莹的光芒。

    听到肌肤如玉,容颜永驻,周竹绫的眼睛倒是亮了一下,妘青阳还是那副要死不死的模样,抱着剑站在那。

    马飞飞一看林武池拿出这驻颜珠,哪能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心里顿时就不高兴了,p老子本想抬你一手,结果你小子却想挖我墙角!

    刚要开口让妘青阳暴打这家伙一顿,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林武池就被人从后面踢了一脚,直接跪在了马飞飞面前,手里的驻颜珠也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林武池,你不是告诉我这驻颜珠没从墓里拿出来吗?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你手上?”林武池身后,李北国怒气冲冲的瞪着林武池,手中一把大刀提在手上,上面还带着点点雷电之力。

    马飞飞等人一听,得!这里面信息量有点大啊!

    林武池被踹了一脚跪在地上,脸上也是难看到极点,这李北国实在是该死,竟让自己在美人面前丢了面子。

    当下,林武池也顾不得捡驻颜珠,起身冲着林武池喊道:“你这莽夫,除了有几分蛮力,还有什么?我辛辛苦苦找的墓地,破开的阵法,多拿点怎么了?啊?”

    “呸!不是老子护着你,你能活着从墓地出来?”李北国吐了口吐沫,厉声道。

    “就你那点修为,我需要你护?可笑。”林武池冷笑道。

    “啊啊啊~~”李北国怒吼一声,盯着林武池,道:“老子要和你决一生死。”

    “来就来,谁怕谁。”

    “走啊!”

    结果二人一人一句,推推搡搡出了酒馆单挑去了!

    “兄弟,你的驻颜珠。”马飞飞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捡起脚下的驻颜珠,小声的说道。

    “我问了,他不要。”马飞飞转过头看着周竹绫,很认真的说道。

    周竹绫点点头,肯定了马飞飞的说法。

    “那他不要就是我的了。”马飞飞看了一眼驻颜珠,把它端在手心里,递到周竹绫面前:“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周竹绫脸蛋瞬间就红了,小手粘着衣角,脚也不老实,俏皮的用脚尖在地板上转圈圈。

    这是马飞飞第一次送她东西。

    ‘谢谢马大哥。’

    “哎哟,我受不了了。”当了一晚上的龙套周观鱼终于有了台词,面对马飞飞和自己姐姐的脸皮,他最终还是被打败了,拍着额头走了出去。

    ……

    d看小说 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