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无人敢挑战的杨成志
    历年来,开场白都是如此,二十多万人已经习惯了,安安静静的坐在看台听着。

    马飞飞则拿着他随身携带的纸笔,在上面涂涂写写。

    约莫半个小时的样子,周无极的讲话到了尾声。

    “现在宣布,龙榜大比正式开始,有请上一届龙榜上的三百学子。”

    周无极的话音落,只见一道道光芒冲向散布在场中的擂台;绚丽的跳跃身影也吸引了看台上二十多万观众,一个个打起精神,准备观看这场大比。

    “最中央那位蓝袍青年就是上届龙榜第一的逍遥子吧!真是天之骄子,年纪轻轻,我竟已看不透他的修为。”一位满头白发的男子遥望着擂台上的逍遥子,赞道。

    “老哥,你才灵师五段,逍遥子早已进入灵宗境界,看不透是应该的。”旁边一位修行者忍不住打击道。

    “灵师五段怎么了?想当年老夫也是差点考入贞观学院的人,若不是命运弄人,如今最少也是灵宗修为。”老头子不服气的争辩。????“哦?”旁边的修行者肃然起敬,拱手问道:“敢问老哥年岁几何?”

    “二百有三”

    “……”

    旁边的那位修行者眼皮子跳了跳,不敢在搭腔;一般来说,没有踏入灵宗境界的修行者寿命就在两百到三百岁之间;这老头二百三十岁才灵师五段,怕是生命差不多走到了尽头,这种人还是不要惹他生气,万一一口气没喘过来死了,在这种场合下,他估计也是跑不了。

    毕竟在正规场合下,哪怕是修行者,也必须遵守国家的法律。

    看台上,大部分人的关注点都在逍遥子身上,毕竟他是蝉联了两届龙榜第一的人物,在楚国新生代的天之骄子中,他也算得上是领头羊了。

    不过也有一小部分人,在讨论在角落里的杨成志。

    “这位学子居然披了一件披风,倒是有些意思。”

    “可不,上面还有字呢。涨修为,就来渡边镇神奇书店,何解?”

    “渡边镇我知道,在边境,九重山旁边。这神奇书店,想来应该是一家书店的名字吧?”

    “他这是要干什么?书店和修为有何关联?”

    小部分人被杨成志披风上的字给勾起了好奇心,纷纷在那互相讨论,渐渐地,原本无人问津的杨成志也受到了一些人的关注。

    杨成志站在擂台上,很无奈的抱着剑,眼皮子往下拉搭,当做没有听见。

    在杨成志旁边,还站着一位中年人,他是学院的导师,同时也是这块擂台的裁判。

    作为学院的导师,他知道的可远远比看台上的观众要多的多。

    就在昨天,杨成志独自回到学院,然后迅速的被学院刑法分院院长带走,这件事瞬间在短时间内惊动了学院所有师生;大家都想知道杨成志会不会被学院驱逐出去,可让大家惊讶的是,不到半小时杨成志就回来了,安然无恙,刑法分院那边也没有传出任何的消息,仿佛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发生一样。

    根据一些见过杨成志的学子说,杨成志止步不前的修为似乎突破了。

    这就很神奇了。两年未曾突破的杨成志,居然在龙榜大比前突破了修为!实在是让这些学子们惊讶不已。

    所以其实杨成志在学子中受到的关注点丝毫不比逍遥子差,甚至大部分的学子都把目光集中在杨成志身上。

    “好像真的突破了,修为我竟然看不透!”一名台下的学子看着杨成志,惊讶的说道。

    他本来是准备先从龙榜末尾下手,先确保自己过第一阶段,到了第二阶段在冲刺龙榜上的排名;毕竟杨成志之前的修为一直都在灵师六段,毫不夸张的说,学院里的学子修为达到灵师六段的已经超过半数,没有谁还会认为杨成志能够在这次的龙榜大比上守住他的擂台。

    和他一样想法的学子占据了大多数;可是现在嘛!大伙看着杨成志,心里真的是百感惆怅。

    难受啊!马飞!

    修为高一点的,没打算打杨成志的擂;修为低的,又看不透杨成志的修为;这他娘的怎么玩?

    上?别开玩笑了,看不透修为就证明杨成志至少突破了灵宗境界;通常来说,在没有突破灵宗境界之前,是没有办法隐藏自己修为的;而在灵宗之下,两者相差等级只要不超过五阶段位,就能够看出对方的修为。

    之前有信心上台挑战杨成志的,他们的修为最少都在六段以上,按理说,只要杨成志不超过灵宗境界,他们就可以看出杨成志的修为。

    可现在看不透!那么只有一个理由能够解释,就是杨成志突破到了灵宗境界。

    一众想要挑战杨成志擂台的学子们互相看了看,无言。

    ‘刷~’

    ‘刷~’

    此时散布在四周的擂台逐渐有了挑战者上台,很快,场上的擂台都站满了挑战者,到了最后,只剩下几处擂台没有挑战者登台。

    龙榜大比有规定,挑战者只有一次机会挑战守擂者,如果败了,就不允许在挑战其他守擂者,为了保险起见,一般挑战者都会选择龙榜实力靠后一些的守擂者挑战,所以龙榜排名越是靠前的守擂者,就越不容易遭受到挑战。

    此时龙榜前十的擂台就是空无一人的现象,没有挑战者上台。

    “看来今年的龙榜前十依旧无人能撼动啊!”看台上,一位观看了许多届龙榜大比的老人感叹道。

    每年的龙榜大比,最精彩的莫过于前十的争夺,但最没意思的比赛,也是龙榜前十。

    第一阶段的龙榜前十,是最没意思的;第二阶段的龙榜前十,是最精彩的。

    “是啊!你看这些龙榜前十的天之骄子,个个气血十足,修为无法看透,皆已步入了灵宗境界,台下的学子想要战胜他们,太难了。”

    “不过据说今年的新生是千年来最有天赋的一届,说不定会有新生上台撼动一下前十的擂台。”

    “这一届的龙榜前十,也是千年来最为强劲的一届;新生想要撼动他们,太难。”

    众人深以为然。

    “看来只能等到第二阶段才能欣赏到他们的风采。”

    “咦,为何还有一处无人上台挑战?”

    就在众人纷纷感叹龙榜前十天之骄子的实力时,角落里杨成志的擂台因为没有人上台挑战的缘故,吸引到了无数的目光。

    “杨兄,转个圈,配合一下!”马飞飞的看台离杨成志比较近,见杨成志受到了这么多的关注度,忍不住站起身喊道。

    擂台上的杨成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缓缓地在原地转了个圈。

    “太僵硬了,不自然,还有杨兄你能不能围绕擂台跑一圈,让披风飞一会?”马飞飞大喊,这效果太差了。看台四面八方,你这转一圈,人家哪里来得及看。

    杨成志无语,看了一眼四周二十多万人,忍不住摇摇头,死也不肯按照马飞飞的说法去做。

    “马大哥”马飞飞还要在劝一下,多好的机会啊!不宣传多可惜;却被周竹绫拽了一下衣袖,马飞飞回头,周竹绫低下头,小手指了指后面。

    马飞飞抬头,好家伙,四处的人都看着自己呢。饶是马飞飞觉得自己脸皮够厚了,但在这么多人注视自己的情况下,也忍不住老脸尴尬,赶紧坐了下来。

    此时的杨成志算是成为了真正的焦点,甚至比那些正在打斗的擂台还要吸引看台观众的目光。

    要知道,角落里的看台,一般都是由龙榜排名末尾的学子守擂;像这种擂台的挑战者是非常多,甚至占据了挑战者一半的基数。

    可现在这个角落里的擂台,居然没有学子去挑战,自然让所有人都感到好奇了。

    其实不仅仅是看台上的观众,就连此时龙榜前十的学子都有意无意的关注着杨成志。

    “看来杨师兄是获得了不小的机缘,修为竟然突破到了灵宗境界。”龙榜排名第五的风行烈淡淡的说道,说完还特意的看了一眼逍遥子。

    他比杨成志晚入学一年,但因为天赋异禀,在来年的龙榜大比上,凭借着灵师九段的修为打进了龙榜前五。

    他和杨成志没什么交集,自然也谈不上有仇,但是逍遥子和杨成志有仇是众人皆知。

    逍遥子自然是看到了风行烈那一撇,俊美的面容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道:“风师弟看我作甚?难不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交手?”

    去年龙榜大比,风行烈之所以屈居第五,就是败在了逍遥子手上,否则的话在上一两名也不是不可能的。

    同是天之骄子,自然谁也不服谁。

    风行烈听完,耸耸肩,道:“我想会有人比我还着急想要和逍遥师兄交手的。”

    杨成志和逍遥子的恩怨由来已久,只要是贞观学院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以前杨成志是个废物,大家伙对这场悬殊过大的恩怨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现在嘛~~感兴趣的人就多了。

    “那就要看杨师兄能不能守住这擂了。”逍遥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杨成志突破灵宗境界,没人比他更惊讶,只不过他隐藏的很好,没有展露出来。

    “看,有人上去了。”有人惊呼。

    众人纷纷将目光转移过去。

    发现杨成志的擂台上,出现了一名学子。

    “杨师兄,学弟王动,请赐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