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自带冰霜属性的女人
    路上,马飞飞发现陌生女子一直跟着他们,一开始还不以为意,以为她也要出九重山;可等回到渡边镇和杨成志分道扬镳了,马飞飞准备回书店时,陌生女子还跟在自己后面。

    这里面就有点问题了。

    ‘这女人不会是想杀我吧?’马飞飞脑洞大开,他实在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非得一直跟着自己。

    说来也奇怪,脑子里出现了这么个想法,导致马飞飞一时间竟不敢回头询问,而是当做没看见,慢慢地向前走着。

    不过马飞飞还是很小心,他路过了自己的书店却假装不认识,继续的向前走着。

    走着走着,马飞飞抬头一看,发现太阳已经西偏;在回头一看,陌生女子还跟着自己;最后侧身一看,周府近在眼前!

    “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最后,马飞飞忍不住,走上前去问。

    话刚说完,马飞飞就感受到了一股子刺骨的寒意,冷不在打了个哆嗦。????靠近陌生女子身边实在太需要勇气了,马飞飞如今灵师九段的修为,在靠近陌生女子时也没办法承受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

    陌生女子也不答话,就那样抱着她的那柄剑,静静地看着马飞飞。

    认识快一天了,马飞飞也是挺佩服这女人的,居然一句话都不说,别怕是个哑巴吧!

    “我呢,现在要去赴宴,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么就拜托你不要在跟着我了。”马飞飞指了指一旁的周府大门,说道。

    陌生女子还是不说话,就那样看着马飞飞。

    只不过那没有色彩的眼眸里,出现了一丝波动。

    “我真的是跟你这种人无法交流!告辞!”马飞飞气的一甩手,直接走了。

    陌生女子继续跟上。

    马飞飞一直关注着陌生女子,见她又跟了上来,顿时无语。

    驻足脚步,转身,看着陌生女子。

    二人就这样站在大马路上相互看着,谁也不肯动,也不肯说话。

    过了一会,陌生女子终于低下了她的头,第一次开口说话了:‘我没有地方可去。’

    很冷的声音,这是马飞飞长这么大以来听到让人觉得冷到心底的声音;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寒冷的冬天吹过刺骨的劲风,而且你还是光着身子。

    只不过在这冷冷的声音当中,马飞飞听到了孤独。

    就这么几个简单的字,马飞飞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最后马飞飞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带着一位他不认识的陌生女子,去周府赴宴。

    ……

    刚到周府门口,马飞飞就看见站在檐下的周竹绫,看见马飞飞,她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迎了上来。

    “店主”

    今天的周竹绫显然精心打扮过,一身紫色长裙,白色绣花鞋,凹了一个特别淑女的造型不说,上面还挂着一些精美的装饰做点缀;脸上也略施粉黛,苍白的脸庞难得有了一些红润。

    马飞飞看的都有些痴了,这样的古典美女,上辈子根本见不着啊!

    “是不是来早了一点。”现在太阳还没有落下,平常书店关门也就是这个时间段,距离吃饭的时间还是有点早了。

    周竹绫娇羞的摇摇头,正要说话,眼睛却无意撇到了马飞飞身后的陌生女子,脸上的微笑僵在那里,待着一丝询问的语气说道:“店主,这位是?”

    马飞飞‘哦’了一声,很敷衍地介绍了一下陌生女子,说道:“这是我新招的护卫,不用管她。”

    ‘哦~’周竹绫下意识的点点头,冲着陌生女子笑了一下,并没有得到回应,也不介意,回过神,对马飞飞说道:“店主,请进。”

    只不过这次说话,周竹绫语气里那股子欣喜味道就少了一大半;不过马飞飞倒是没听出来,点点头跟着周竹绫进了周府。

    在踏进周府的那一刻,马飞飞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出来。

    ……

    周府很大,具体有多大马飞飞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从进门那一刻就一直在进门进门。

    足足走了大约十几分钟,他们才来到了一处小院当中,到达了目的地。

    只不过马飞飞左看右看,这也不像是招待客人的地方啊!

    小院内四处栽满了红红粉粉的奇花异草,院子内清香环绕,还有那亭台阁楼、清澈的湖水,颜色各异的鱼,这一看就是女孩子住的地方啊!

    难道大户人家招待客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马飞飞还是第一次到异世界大户人家里做客,有些好奇。

    虽然不懂,但马飞飞知道一件事,当遇上这种情况的时候,不懂就不要说话,默默地看、听、就可以了。

    说是小院其实真不小,根据马飞飞目测估计这院子都有上千平米了;像这种房子,在古代只能是那种大富大贵之人住的。

    一行人来到一处亭子里,亭子里有着一张石桌,丫鬟们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将酒水佳肴摆上,今天的晚宴就是在这里举行。

    周竹绫束手轻抬,微微行了一礼,道:“请店主入座。”

    马飞飞依言坐下,看了一眼四周除了他们之外不见任何人,忍不住问了一句:“请问周伯父呢?”

    不是说好的周竹绫老爹请自己吃饭的吗?怎么半天看不见人影?还有周观鱼那小家伙呢?

    周竹绫闻言回道:“今早得到消息,秦**队昨夜与大楚军队发生了一次冲突,家父一大早便赶去前线了,至今未归。”

    “那真是太遗憾了,没能见到周伯父的尊容。”马飞飞感慨了一下,他也是知道周无极的身份,对于这位无极灵皇还是很好奇的。

    不过这仗到底还能不能打了?到底什么时候能打完?不会是要打到大结局吧!

    周竹绫默默不语,只是脸上腮红更加的清晰了。

    其实今天这顿饭哪是周无极请他马飞飞的啊!人压根不知道马飞飞这号人物,纯属是周竹绫打着自己父亲的名义邀请马飞飞来府上一起共进晚餐。

    不得不说,周竹绫的小心思还是很活跃的。

    “只是有些可惜了。”想到这里,周竹绫撇了一眼站在马飞飞身后的陌生女子,心情也不是那么的好了。

    当然了,马飞飞是肯定明白不了这其中的奥妙,只是感慨了一下没能见到无极灵皇的尊容后,转头便把人家忘了个一干二净。

    “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啊!”这时,马飞飞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陌生女子,问道。

    陌生女子摇摇头,不答话。

    马飞飞也摇摇头,他还真拿这女人没辙,只好随她去了;和周竹绫开始享用这顿美妙的晚餐。

    期间,二人聊了很多很多话题,喝了许多许多的酒,按道理说,酒过三旬,美人在侧,有些微醉的马飞飞应该有些火气上头才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的天气似乎格外的凉,酒越喝,马飞飞就感觉越冷,就连对面的周竹绫都感受到了这一点。

    空气的气氛也并没有因为这场很愉快的晚宴变得热烈,反而慢慢地有些冷了下来。

    因为~~酒壶里的酒结冰了,倒不出来了!

    “奇怪!”周竹绫接过丫鬟手中的酒壶,打开壶盖看着里面已经结成冰的酒,皱了皱眉头。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周竹绫显得越发的迷人,换做正常情况下,马飞飞肯定要趁着喝醉酒开开车什么的,只是他现在脑子里贼清醒,一点醉意都没有,双手放在桌子低下,来回搓动。

    ‘这该不会是那丫头做的吧!’马飞飞低着头向后撇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陌生女子,心里想道。

    自打遇上这陌生女子,马飞飞就没有感觉到有温暖的时候,一天下来都觉得自己生活在北极一样;尤其是越靠近她,这种感觉越强烈。

    ‘小姐,湖面好像结冰了。’

    这时,站在另一旁的丫鬟指了指四周的湖水,低声轻呼。

    马飞飞也抬起头往外面看去,发现原本碧波荡漾的湖水此时已经结成了冰块,在月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马飞飞眼睛好,还看见了一条运气不好的金鱼被冰块冻在湖面上,跟标本一样。

    ‘厉害了我的姐。’这时候马飞飞要是还不知道是人为的,那他也白在异世界混了两个月了。

    只不过他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灵力波动,就好像这些异象是自然形成的一样。

    能给造成这么大面积的湖水结冰,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至少马飞飞现在就做不到。

    场面上就他和周竹绫还有一群丫鬟,他自己做不到,周竹绫有病在身,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情,至于那些丫鬟们就更不可能了。剩下的就只有他身后的陌生女子了,更重要是这位陌生女子似乎天生自带冰冷属性,说是她把湖面结成冰,马飞飞一点都不怀疑她的能力。

    不过你说你把湖面冻成冰就算了,你把酒也冻成冰这就过分了。这么一玩,这酒还能喝?

    周竹绫似乎也猜测到了原因,盯着马飞飞身后的陌生女子看了好一会,只不过陌生女子根本不虚,也盯着周竹绫看。

    顿时,场面上的气氛就有些尴尬了。

    女人这种生物真的是很神奇,莫名其妙的,俩人就杠上了,看的马飞飞一脸懵逼。

    ……

    这场宴席,就以这么别具一格的方式落下了帷幕。马飞飞走的时候,还能看出周竹绫那脸上挂着不高兴三个字。

    马飞飞倒是想替自己这位‘护卫’解释一下,只是当他们刚走出院子时,就听见里面传来破冰的声音,这让马飞飞想解释一下的心都没了。

    回去的路上,马飞飞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如果今天不带陌生女子去周府,是不是明天书店就多出个女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