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诗到抄时方恨少
    看书能治病?不得不说,周观鱼的想法真的是疯了,至少马飞飞此刻是这么觉得。

    “不好意思啊!我不会治病,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马飞飞拒绝了,他还要作诗呢,看病什么的就别开玩笑了,当然了,如果按照周观鱼的说法周竹绫看书能压制住她的病情,那就看呗,只要给钱就行。

    “云想衣裳花想容,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这他奶奶的,诗到用时方恨少啊!咦?这句话又是出自哪里?”

    周观鱼被拒绝了,隐约地也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激动了;不管马飞飞会不会治病,但自己与人萍水相逢就贸然上来求医,好像是有些莽撞。

    而且看书治病…好像说起来是有些天方夜谭,想到这里,周观鱼激动的心情顿时低落了下来,失落的回到了周竹绫旁坐下。

    “好了,凡事不要太刻意强求,随缘即好。”周竹绫看着回来默默不语的周观鱼,安慰道。

    周观鱼点点头,小声的说道:“是弟弟莽撞了,不过这店主确实不是凡人。”????“嗯,看出来了。”周竹绫点头,难得抬头撇了一眼马飞飞。

    此时的马飞飞正抓耳挠腮,一身紫色长衫被他穿的歪七扭八,袖子也被他撸的高高,露出贴身的内衣,身上还沾了一些蓝色墨汁,一般人可不会这样。

    不过这衣服,说好的不染尘垢的呢?

    “店主那是在作诗。”周观鱼替马飞飞解释道:“文采斐然之人,想来有些个性。”

    “作诗?”周竹绫好奇的问道。

    “是啊!适才还听见一句,叫什么‘云想衣裳花想容’,意境真美。”周观鱼赞道,换成他,是绝对写不出这么美的诗。

    周竹绫细细地品味着这句诗,好半晌才道:“这是赞美女子的诗句。”

    美目再次看向马飞飞,此时马飞飞还是那副模样;但是在周竹绫心里,却是赞同了周观鱼的说法,这是位文采斐然之人。

    ……

    一个小时过去了,文采斐然之人马飞飞终于憋出了一首诗,写到了第二十七首。

    ‘妈耶!这下可难为死我了。’

    “这下咋整,还有三首诗才能成书,可是已经想不出来了啊!”马飞飞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有些泄气,他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语文老师。

    “唉,可惜了李白那首有名的将进酒,就他奶奶的只记得开头一句,要不然又能完成一首。”

    有些诗词倒是记得不少,但要么记得前面一两句、要么记得最出名的那几句,虎头蛇尾的,这种写出来根本就不行。

    马飞飞很绝望啊!

    “算了,到五点了,先下班,回去吃完饭在想。”马飞飞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挂钟,将写满古诗的纸张整理到一旁,走到周竹绫姐弟身边,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本店营业时间到,如果两位还想看,请明日起早。”

    “哦,对了,这是退回的费用。”马飞飞将四枚灵晶交给周观鱼,说道。

    周观鱼姐弟俩对视了一眼,点点头,店里的规矩他们是知道的,倒没有说什么,只是两人此时看的挺来劲的,突然间不让看了,倒是有些舍不得。

    “叨唠了。”

    最后,周竹绫姐弟告辞而去。

    看着远去的周竹绫姐妹,马飞飞摸着下巴,琢磨道:“怎么感觉他们来的态度跟走时的态度有点不一样呢?”

    “不管了,关门,今晚请王老爹家的女儿去吃油焖火鸡。”马飞飞美滋滋的想着。

    ……

    另一边,周观鱼姐弟俩回到家中,吃过晚饭,周竹绫回到自己的院里散步。今天她的身子似乎不错,体内通畅,一次病都没有发作,晚饭甚至吃了半碗米饭,散步的时候也不用丫鬟搀扶,身体有些力量了。

    “莫非真是那本书的原因?”周竹绫琢磨着。看书就能抑制住自己的病情,这对于周竹绫来说,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

    可若不是因为那本书的话,又找不到任何的原因。

    “姐姐,黄师来了。”

    远处,周观鱼带着一名中年壮士走了进来,一身麻布灰衣,脸上布满沧桑,但此刻却面带惊讶,来到周竹绫面前。

    “小姐,你的病真的有好转了?”他也是刚才才从周观鱼的口中得知周竹绫的病情似乎有好转,这让他实在是有些惊讶。

    为什么惊讶呢?因为周竹绫的病在整个苍龙大陆上来说,都属于是不可治好的存在,哪怕是灵圣级别的存在,都不行。

    “黄师。”周竹绫冲着黄师打了个招呼,面带微笑的说道:“确实是好了些。”

    “可否让老夫把把脉?”

    “好”

    三人去了客厅,周竹绫坐在首座,周观鱼侧身而站,黄师坐在一旁,用手掐着周竹绫的脉络。

    似乎,好像,经脉并没有那么混乱。

    虽说还是有些不稳,但却没有之前那么暴躁。

    病情似乎是被压制住了,但却没有好转的迹象。

    “奇怪”黄师将搭在周竹绫那白嫩的肌肤上的手拿开,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自言自语。

    “怎样?”周观鱼忍不住问道。若说整个周家谁最在意周竹绫的病情,那绝对不是周竹绫自己,而是周观鱼。

    黄师不答,想了一刻钟,这才说道:“其实小姐的病情并未好转,只是不知道为何,小姐体内的气息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压制住了,使得气息平缓了下来。”

    黄师又问了问周竹绫今日的饮食和用药情况,并没有发现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当下就更加奇怪了。

    “不应该啊!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小姐,楚圣今日是否来过?”黄师抬头,问道。

    这种情况,唯一能给解释的就是有灵圣对周竹绫进行了病情压制,利用灵圣强大的灵力强行镇压周竹绫的伤势。

    只是这种做法只能缓解周竹绫几日的痛苦,并不能带来实质性的作用;而且哪怕就是灵圣想要压制住周竹绫体内的病情,也得耗费大量的灵力。如今大楚与大秦两军正要开战,按道理楚圣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耗费大量灵力替周竹绫压制病情啊!

    可若不是楚圣,又是谁呢?大楚境内达到灵圣等级的,也就只有楚圣啊!莫非是隐士?

    不知不觉,黄师脑补了许多。

    周竹绫却摇摇头,说道:“竹绫不曾见过楚圣。”

    不过不知为何,周竹绫并没有将今天去‘神奇书店’的事情告诉黄师。就连站在一旁的周观鱼对此也是默然。

    也许,看书治病这种事情真的挺天方夜谭的,以至于两人开不了口。

    “那只能说小姐吉人天相,上天庇佑啊!”黄师笑呵呵的说道。说实话,作为医圣的弟子,治疗周竹绫的伤势也有小半年了,这种情况属实他是没遇上过,只能用上天庇佑来说事了。

    周竹绫和周观鱼对视一眼,忍不住相视一笑。

    “也许,看书真的能治病呢!”

    ……

    第二天,为了近一步证明两人的猜测是否正确,周竹绫两姐弟早早的就出门前往‘神奇书店’。

    只是‘神奇书店’距离周府有些远,等到俩人乘坐马车来到‘神奇书店’时,已经到了九点一刻。

    当周竹绫姐弟走进书店才发现,书店内已经有客人了,恩,不多不少,两人!

    看着空荡荡的书架,好一会,周竹绫姐弟才反应过来,互相看了一眼,傻眼了!

    没书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