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读书可治病?
    一想到这里,马飞飞来劲了,也不在门外丢人现眼了,小马扎也不要了,自个跑进书店老板专属写书台兼收银台开始捣鼓起来。

    首先,要确定自己这个想法是不是正确的,如何确定呢?写一首诗试试。

    摆放好纸张,拿起圆珠笔,马飞飞提笔先写了个书名。

    ‘静夜思’

    ‘这作者名写不写?’马飞飞有些为难了,因为在抄录前面两本书的时候,马飞飞并没有抄录笔名,准确的说是系统没让他抄笔名。

    可这会是马飞飞‘擅自行动’,倘若不写作者名字,岂不是算不上是一首完整的诗了?那不是完整的诗,能不能成书都是个问题啊!

    “那就先写吧。”马飞飞点点头,提笔在书上写道:

    作者:李白????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抄了几大百万字的书,马飞飞的字不仅没有变好看,反而在神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字怕是只有他自己才认的出了。

    等了五秒钟,没有任何反应。

    “难道行不通?”马飞飞看着一动一动的纸张,有些疑惑。

    “不对,好像有戏。”马飞飞仔细的看着这张纸,发现在纸张的右下角出现了1/30的数字。

    “三十首才能成书?”

    想到这里,马飞飞又翻过一页纸,回忆了一会,提笔写道。

    咏鹅

    作者:骆宾王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一首咏鹅写完,马飞飞盯着右下角看,发现纸张上逐渐显露出2/30的字样。也就是说马飞飞的猜测没错。

    “耶!”马飞飞忍不住拍了一下手。

    书店很安静,周竹绫拿着《安徒生童话》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看着书,她的位置是很偏僻,进书店的客人第一时间肯定是发现不了她的。周观鱼坐在周竹绫旁边,捧着那本《花田半亩》看的津津有味。

    马飞飞这一声叫喊,吓得两人惊了一下,抬头看着马飞飞,有些不开心。

    马飞飞感觉到了杀气,看着周观鱼姐弟俩盯着自己,当下抱拳笑道:“抱歉抱歉。”

    两姐弟显然都被书上的内容吸引了,见马飞飞道歉态度良好,便又继续低头看书去了。

    马飞飞收拾了下激动的心情,便开始绞尽脑汁写诗了!

    小小的书店,三人在这安静地环境下,做着各自的事情。

    直到中午,马飞飞感觉脖子有点酸了,这才停下笔了,晃动了下脖子,看着刚写完的这篇王昌龄的《出塞》,满意地点点头:“还差十篇就可以成书了,加把油,争取下午写出来,明天就能摆到书架上去了。”

    不得不说,马飞飞现在真的是很有精神的。

    毕竟,他看到了希望。

    “什么东西这么香。”鼻子传来一阵香味,马飞飞嗅了嗅,抬头看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周家姐弟身边已经多了两位丫鬟,她们正把篮子里的美食一盘盘的摆在桌子上。马飞飞从这边看去,还能看见佳肴上面冒着热气。

    “万恶的资本社会啊!”马飞飞忍不住吐槽了。

    他肚子又饿了。

    “店主一起吃吧!”周观鱼邀请。

    不过被马飞飞拒绝了,他觉得免费吃人家东西不好。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有妹子在吧,他害羞。

    于是马飞飞只能看着人家吃着热腾腾的饭菜,自己只能啃着零食,他倒是也想去吃点好吃的,但是营业期间他不能离店;要知道书店里的书籍是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被偷走了就是被偷走了,不会自动飞回来。

    但是只要在店内被马飞飞看见了,那么他就是店里的神,除非他自愿,否则没有任何人能够拿走一本书。

    对于这个设定,马飞飞表示挺蛋疼的,也就是说只要有客人在,他连上个厕所都得紧张兮兮,生怕这么点的功夫书被偷了。

    好在马飞飞的吸引力又被写诗吸引过去了,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垫肚子后,又开始绞尽脑汁默写古诗来。

    “李白的那首‘故人西辞黄鹤楼’这首诗的诗名是啥来着?”

    “还有那春眠不觉晓的作者叫啥来着?”

    活了这么大岁数,马飞飞还是第一次这么想要努力的默写古诗,可惜记忆里学的古诗大多数都还给语文老师了,要么就是缺斤少两记不得诗句、要么就是把作者给忘了,这磕磕碰碰的,直到写完二十六首后,马飞飞懵了!因为他写不出来了!

    ……

    “这他奶奶的就尴尬了。”

    “店主,续费。”下午,周观鱼很自觉的在给了十枚灵晶马飞飞。不过马飞飞显然没空搭理他,下意识的接过灵晶往桌子上一放,又开始琢磨古诗去了。

    周观鱼楞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马飞飞写的东西,真是一万个问号;等到回到座位上,看了一眼周竹绫,小声的说道:“姐姐,这店主有点神秘。”

    “恩?此话怎讲。”周竹绫头也不抬,品味着这本《安徒生童话》。里面的小故事她很喜欢,周观鱼说的不错,这书当真有趣。

    “他好像在写文章。”周观鱼道。

    “人家开书店,自然是有些文采,写文章不是很正常?”

    “可是我一个字都没看懂!”周观鱼表示很受伤啊!他也算是博学多才了,通晓苍龙五国文字,哪怕是上古时期的文字他也有所涉猎,可是马飞飞写的字他愣是一个字都不认识!

    “这有何奇怪,世间文字何其多,你能都认识?看书、看书。”周竹绫显然不想让周观鱼影响自己看书,说完后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继续看了起来。

    周观鱼盯着周竹绫看了一眼,随即又看了一眼马飞飞所在的方向,这才又低下头继续看书,只不过没看两秒钟,周观鱼猛地抬头,眼睛死死的盯着周竹绫。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周竹绫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周观鱼,问道:“怎么了?”

    周观鱼瞪大了眼睛,指着周竹绫,有些激动的说道:“姐姐,你有没有发现异常。”

    周竹绫:“嗯?”

    “姐姐你的病好像被压制住了。”周观鱼惊喜的说道。

    周竹绫的病情很严重,很严重,几乎每过一个小时就会吐一次血,要不是每日都用大量的灵药补充她体内的气血,光是吐这么多血,周竹绫也承受不住。

    但奇怪的是,今天打踏进这家书店后,周竹绫竟然没有吐过一次血!并且苍白的竟有些红润,虽然不明白,但也确实是有些。

    “是啊!今日身子好像感觉格外舒服。”周竹绫听闻,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竟然没有平日里那么难受,浑身上下有股说不出的舒畅。

    没有谁比周竹绫自己更清楚自己的病了,这种舒服的感觉,她都不记得有多少年不曾有过了。

    周观鱼看了一眼马飞飞,又看了一眼周竹绫手上的那本《安徒生童话》,小声的说道:“姐姐,你说会不会是这本书的原因。我读这本书的时候体内偶尔能感受到灵力在波动。”

    其实在第一次来看书的时候,周观鱼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今天来除了想看书的内容外,还有就是想要证明一下自己的感觉是不是正确的。

    周竹绫的情况,其实已经足以证明了问题。

    周竹绫盯着手中的书,说来惭愧,她光顾着看书去了,体内灵力波动什么的她还真没注意,想到这里,周竹绫那苍白的脸庞忍不住泛起了红。

    周观鱼没太注意周竹绫的表情,他是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当下书也不看了,抓住周竹绫的手,激动的说道:“姐姐,你说如果是真的,你的病是不是就有救了!”

    得,周观鱼的脑洞大开。

    周竹绫虽然没往那方面想,但是自己现在身体的状态确实好了许多,如果真是因为看这本书的缘故的话,那么周观鱼的说法未尝行不通。

    不过想到自己的病,周竹绫又不报有希望了,淡然一笑,说道:“姐姐的病已经病入膏肓,医圣都束手无策,又怎么能是一本书就能治好的。”

    周观鱼可不管那些,也不和周竹绫理论,起身走到马飞飞面前,先是行了个礼,看的马飞飞一愣一愣的。

    “请尊者救救家姐。”

    ‘啊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