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奇闻异事
    今天是周六,马飞飞一大早就出门了,身上揣了几十枚金币还有八枚灵晶,他倒是想多揣点,但是没办法,灵晶没有。

    金币嘛,装不下。

    总不能拿个麻袋抗吧!

    再说了,这个社会这么危险,大街上的人千奇百怪,搞不好你拉出一个就是什么灵师、灵宗的;你要是抗一麻袋钱被人发现了,不得打劫你啊!

    不过这却是马飞飞想多了,对于修行者来说,金币已经不是很重要了;别说一麻袋金币了,就是十麻袋金币,人家也不会抢你的;当然了,要是一麻袋灵晶,马飞飞就等着被人轰成渣吧。

    渡边镇是大楚帝国最北方的一座小镇,与大秦帝国接壤。像这种边境小镇,一般外人者都比较多,形形色色的。

    正因为如此,渡边镇虽然是个小镇,但繁华的程度还是非常高的,热闹的程度比一般的城市还要高。

    当然了,像这种地方,安全什么的都是没有保障的。????都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来保护自己的安全。镇上也有护卫队,但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作用;大不了杀完人往北跑,那里是大秦的地盘,大楚的法律是管不着的。

    尤其是近年来大楚和大秦摩擦不断,渡边镇就更加的混乱了。

    不过乱归乱,但大部分时候镇上还是挺和谐的,谁也不会闲的没事找事。

    要知道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指不定街边要饭的乞丐都是位修行者。

    总得来说,渡边镇的治安不靠护卫队,靠的是自律。

    马飞飞初来乍到,对这些还真不知情。

    他只知道接上很热闹,人来人往的。

    走在大街上,一会盯着长着尾巴的狐人看;一会盯着高不过一米的矮人瞧;还有那些奇形怪状的灵兽。

    这个世界,万物皆有灵。

    并且,万物共存!

    马飞飞对这个世界真是赞叹不绝。

    今天马飞飞出来主要有两个目标,一是逛一逛渡边镇,感受一下异世界的风土人情;二则是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纵所周知,想要探听消息最好的渠道就是酒馆。这里是冒险者聚集的天堂,在这里,可以听到很多有趣的故事,更可以近一步的了解这个世界。

    作为边塞小镇,北边不仅与大秦接壤,西边更是和九重山接壤,这里是苍龙大陆五大冒险地之一。

    灵兽、奇珍异草,这里应有尽有。

    从西穿过九重山,就到了赵国。一千五百年前,楚国发动了整个楚国的国力,打通了一条从楚国到赵国的丝绸之路,这条路就在九重山内;这也是唯一一条可以从楚国通往赵国的路。

    当然,你要是会飞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在五大帝国当中,楚国和赵国的关系无疑是最好的,因为两国除了这条‘丝绸之路’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土地接壤。

    所谓的‘丝绸之路’如今已经成为了楚赵两国商人的圣地,这也就间接性的导致了渡边镇成为了赵国商人通过九重山后的第一落脚点。

    这个世界,冒险者与商人,是见识最广泛的人了。

    而这些人,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酒馆与烟花场所了。

    后者马飞飞是不可能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去的。

    唯一能去的,就是酒馆了。

    渡边镇最多的商铺,就是酒馆了。

    几乎走上个一里路就能遇上一家酒馆;不过想要很全面的了解消息,最好去最大的酒馆。

    渡边镇最大的酒馆叫做‘冒险天堂’,为什么能做大,是因为它的对面正好就是渡边镇最大的交易市场。

    冒险者从九重山内获得了奇珍异草、灵兽内丹、都会来到这里进行交易,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交易完了第一时间肯定是放松放松、潇洒潇洒、所以对面的‘冒险天堂’酒馆以及斜对面渡边镇最大的‘怡红楼’就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了。

    冒险天堂坐落在渡边镇正中心,马飞飞一路逛过去,大约下午两点才来到这座酒馆。也许是因为近来秦楚两国摩擦的原因,很多冒险者都停留在渡边镇没有出去,等待着这段敏感时期过去。

    毕竟百里外大秦二十万兵马磨刀霍霍,大楚这边也在渡边镇外屯兵十五万。

    冒险者和商人们多多少少还是被影响了。

    马飞飞点了一壶上好的‘二月河’以及一斤牛肉,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一边喝着这个世界的美酒,吃着牛肉,听着酒馆里的冒险者们讲述着那些新奇的事情。

    “你们听说没,燕王上个月坐化、登基的竟是二皇子燕询,太子燕被罢黜了。”

    “听说是燕王临死前下的遗召,燕国丞相宇文洪都和燕圣司马无极都承认了,太子燕只能饮恨了。”

    “可惜了太子燕,听说他乃天子骄子,深受燕国子民爱戴。”

    “啧啧,谁让燕圣是二皇子的师傅、国师宇文洪都是他岳父呢。太子燕就算再受燕国子民拥戴也无济于事。”

    这是前边小伙伴聊的话题。

    燕国距离楚国太远,还在秦国的上方,跟楚国不交界,马飞飞只知道好像燕国乃极寒之地,一年只有两季,夏天和冬天。

    更有意思的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六十五天是夏天,三百天是冬天。为什么能算的这么明白呢?因为那三百天不是在下雪就是在下雪,你想整不明白也不行。

    “好神奇的国家,希望有一天能亲自去看看。”

    对于马飞飞而言,来到这个神奇的世界,他最大的梦想不是修行,而是想要出去看看,毕竟这个世界这么神奇,这么大。

    “前两日九重山外围出现了一头六级灵兽,见人就杀,听说死了很多人。”

    “六级灵兽啊!那都是过了三重山才能遇得到的啊!也不知怎么的突然跑了出来。”

    这是左边小伙伴们聊的话题。

    九重山是苍龙五大冒险地之一,和其他冒险地不同的是,九重山是以山峰闻名。说是山峰其实都有点勉强,因为除了第九重山是一座山峰之外,剩下的是围绕着第九重山向外衍生,一层将一层包裹起来。只不过每低一层山海拔会低一些,面积更是广泛,只因九重山层次分明,看上去像一座座山,才以‘山’为名。

    “昨日百里将军到了渡边镇,听说张武将军已经递交了兵权,看来用不了两日楚秦两国就要交战了。”

    “不仅百里将军,就连楚圣都来了,这次楚秦两国肯定是要有一场恶战的。”

    “楚圣已经老了,倘若真动起手来,怕是打不过秦圣。”

    “唉,毕竟楚圣已经三千五百岁了。”

    这是右边小伙伴们聊的话题。

    不过马飞飞明显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应该说马飞飞对那个‘三千五百岁’感兴趣。

    “三千五百岁!”马飞飞被这个数字惊讶的合不拢嘴。前世咱华夏上下也不过五千年,这个世界居然有人能活三千五百岁!简直是无法想像啊!

    “楚圣?难不成是圣人?”马飞飞摸了摸下巴,琢磨着。

    说实话,来到这个世界,马飞飞对这个世界的修行还真没什么概念,仙人什么的马飞飞也有想过,不过这个世界理应也属于凡间吧?凡间居然还能有活三千多岁的人物?

    不知道为什么,马飞飞心里竟有些向往。

    三千五百年岁月,这是何等的风流。

    ……

    就在马飞飞坐在酒馆内听着苍龙大陆的奇闻异事时,那边周观鱼也出事了。

    他病了。

    准确的说,他是心病。

    从‘神奇书店’回来之后,周观鱼便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脑子里心心念念想的都是那本书。

    要说那本书讲了什么精彩的故事吧!它也没有,其实就是一些很平常,很平常的事;但不知怎的,周观鱼就是想要看到后续的内容。

    因为那本书真的好神奇啊!周观鱼活了十六年,三岁认字、五岁启蒙、八岁通读诸子百家。看过的书没有一万本也有八千本了,可从未看过这类的书。

    那优美的文字,那小姑娘家讲诉的生活,竟是那么的吸引自己,让自己心心念念,欲罢不能。

    于是乎,周观鱼焉了。午饭也没吃,一下午就坐在院子里,傻傻的看着前方,双目无神。

    “观鱼”

    “姐姐”周观鱼抬头,却发现自己的姐姐正站在自己面前。

    “姐姐你怎么出来了,快坐下。”看见周竹绫苍白的脸蛋,周观鱼此刻也顾不得那本书了,赶紧起身扶周竹绫坐下,一边抱怨道:“姐姐,你的病还没好,怎么能到处跑呢。”

    周观鱼与周竹绫一母同胞,比周观鱼大四岁,正是桃李年华的年纪;只不过周竹绫得了很严重的病,时日无多。

    “咳”周竹绫刚刚坐下,还未来的及说话,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喉咙一甜。周竹绫赶紧用手帕捂住;拿开手帕时,上面已经沾满了鲜血。

    “姐姐,我去叫黄师。”周观鱼慌了,起身就要跑,被周竹绫叫住了。

    “没事的,不用麻烦黄师了。”周竹绫缓了一下,拉住周观鱼的手,苍白的脸上露出些笑容,问道:“听父亲说你今日无精打采,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周观鱼看着姐姐,心里难受,却不好显露出来;这个时候他哪里有心思去琢磨那本书啊!

    “没事的姐姐,不过是因为一本书,不是什么大事。”

    “哦?”也许是因为小时候书读多了的原因,周观鱼这两年最不爱干的事情就是看书了,现在居然能为了一本书无精打采,这倒是让周竹绫来了兴趣,问道:“跟姐姐讲讲。”

    周观鱼见状,只好把昨天在‘神奇书店’看到那本书的内容稍微讲了些,听的周竹绫入了神。

    “竟有如此神奇的书?”周竹绫听完,也是忍不住惊叹。

    周观鱼点点头,道:“嗯,闻所未闻。”

    周观鱼也算是名才子了,书读万卷一点都不夸张,从他嘴里说出闻所未闻几个字,何等的难。

    “不仅如此,更神奇的那家书店只许看,不卖;并且每小时需要缴纳一枚灵晶。”

    “哦?”周竹绫也是第一次听说,有些好奇;不过聪慧如她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书店岂不是无人问津?”

    在渡边镇,灵晶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但也是修行者最为重要的东西,没人会愿意拿灵晶去看本书,除非是功法。

    周观鱼点点头,说道:“那是当然,不然那店主也不会坐在马扎上数钱打发时间了。更可气的是,偌大的书店竟只有两本书,怕是有人也做不成生意。”

    “明日带姐姐去看看?”周竹绫来了兴趣,书她也是很喜欢看的,尤其是这两年病越发的严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床上渡过,无聊的时候只能用书来解闷了。

    周观鱼一听,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说道:“不行,姐姐你身子这么弱,还是在家里养病吧。”

    这两年周竹绫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有事没事还会昏迷个几天,别说出门了,就是在院子里散步都不能长久。

    “带姐姐去看看,好不好。”周竹绫依旧是苍白的脸上带着微笑,轻声细语。

    周观鱼却从中听出了别样的味道,看着周竹绫苍白的脸,周观鱼终是不忍拒绝。

    “今日那家书店关了门,明日也说不准,不如先让下人去探探路,等书店开门了,姐姐在和我一起去吧?”

    “嗯。”周竹绫轻点头。

    “噗”

    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周竹绫这次连捂住的时间都来不及,只能微微侧身避免吐到周观鱼身上。

    “姐姐,黄师,黄师!”周观鱼扶住周竹绫,看着昏过去的周竹绫,白嫩的脸上青筋暴涨,怒吼的声音响彻整个周府。

    一道道光芒闪过,这座院子里人多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