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计谋
    早晨八点的阳光甚好,到处都是暖洋洋的。

    本来是九点十分才开始的比赛,现在的黄埔区赛车场居然已经上了大半的人了。

    位置较好的看台都已经是坐满了人,后来的只能坐在不好的位置上了。

    “请交看台钱。”有身穿便服的售票人站在前面拦住了超叔。

    “钱怎么算的?”

    “按照层数来算,从视野最好的六看台开始,七**,还有四五六,都是贵的,需要消费100块钱以上的东西。其他的位置则消费50块钱就可以了。”

    “东西怎么卖?”

    “矿泉水三块钱一瓶,果汁和啤酒都是十块钱一罐,干果二十四一包,花生和瓜子都是十五块钱一小包。”

    超叔淡定的掏出25块钱给他,“我拿一罐啤酒和一小包花生。”

    那个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是听不懂吗?我不是说清楚了,只能买100块钱的东西或者是50块钱的东西,你买25块钱的东西怎么算位置啊?”

    超叔一手拿了啤酒一手拿了花生,“我没算错啊,不就是好的位置100,不好的位置50吗?这就是对半分的价钱,放心好了,我上看台的最顶上,就是十二看台的那个位置,反正那里没有座位又没人,我去那里刚好再分50的一半,正好是25。走了。”

    说完超叔已经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那个人的视线中,一路的向上攀爬着石头楼梯。

    那个人好像是愣住了一会,然后大喊道,“喂——没有你这样算的啊——”

    但是很显然超叔已经走了老远了,几乎都要上到最顶上的十二层楼去了。那人只好目瞪口呆的摇了摇头,就当是自己倒霉不再理会超叔了。

    超叔到了最顶上以后,便屁股半靠着身后的栏杆俯瞰着整个赛车场,喝了一口啤酒以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群蠢货,还六层视野最好呢。整个赛车场再也没有比我林云超更好的位置了。”

    说完,超叔便把啤酒罐和花生米放在一边的石头台上,然后低头看了看兜里掏出来的手机,上面显示8点36分。

    超叔目光有些复杂和闪耀,“计划了许久,成败在此一举。阿腾,看了你这最后一场比赛以后,恐怕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说完以后便拿起来啤酒又喝了一口,低头哼哼的轻笑起来,“不过如果是这个小子……那也不一定……”

    赛车场上熙熙攘攘的已经是来了不少的人,有许多都跑到了赛场上面去拍照去了。

    虽然工作人员一直在赶,但是不少的人们还是趁机跑过来拍照。平时没有比赛的时候赛车场虽然是空着的,只有些许赛车爱好者来这里赛车或者游玩,但是也实在是没有今天人山人海的气氛。

    嘟嘟嘟……

    杨腾不悦的声音传来,“喂,丁野你在哪里?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你啊,你现在是该不会还没有起床吧?”

    丁野冰冷冷的在电话里回道,“你是怎么得到我的手机号的?”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你到底在哪里我还要和你商量一下一会的作战计划,要力保它完美无缺才可以。”

    “没这个必要。只要你不拖后腿,我们就不会输,就这样。”

    嘟嘟嘟……

    显然丁野已经是挂了电话,杨腾愤怒的喂喂了几下也赶快的把自己的手机放了回去,“可恶啊!这个小子真是太臭屁了!”

    与此同时,黄埔区的高层和教练也早就到齐。

    但是他们并没有立刻的到他们的专属看台上去,因为这个时候离比赛开始尚有一段时间,如果这么早去就会给人一种黄埔区特别在意这次比赛的感觉,所以黄埔区现在至今还是没有一个人露面。

    姚离坐在赛车场里面的秘密会议厅的一侧,用心的整理着桌面上的资料。

    “田教练,您的车阵虽然厉害,但是不得不承认,您的车手的体力都有很大的问题,根本就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的。而且这一次我也相信,fa车手自然会知道你必然会在最后几圈的时候发动车阵,来以此作应对措施。”姚离推了推她精致的红色眼镜框说道。

    田教练有些不服的开口,“那又如何?不管怎样,只要我们的车阵开启,他就再无作为是真的。应对措施?如果他有应对措施,我便自动的退出黄埔区让他来做我这个教练。”

    高层有些不悦的开口道,“现在我们在讨论的是一会的赛车比赛战略问题,田教练不要在这里意气用事,说一些不找边际的话。姚离在赛车场十多年了,而且也善于分析,我相信你的判断。接下来的人员分配和战略布局,就听从姚离的建议即可。”

    王教练拿起自己桌子面前的矿泉水喝了一大口然后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要我说,这都是你的错。你明明就是实力不济,车手一个个的体力都这么差居然还隐瞒不报,想让自己的车手在赛场上大出风头。可是结果呢,简直就是丢尽了脸!才赢了fa车手那么几秒钟而已,还动用了第二个氮气作弊!若不是我们的高层英明,早就买通了裁判,这次比赛铁定就算我们黄埔区输了!这都是拜你,田教练所赐!”

    田教练听了以后瞪着眼睛直接就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然后手指狠狠的指向他们说道,“你说够了吗?对于赛车,我自有我的判断。为了黄埔区的荣誉我会用一切手段,即便是因为算错而出现什么纰漏也轮不到你这个黄埔区的三流的赛车教练在我的面前指手画脚!”

    王教练也站了起来,“你!”

    另外一个教练的怒了,“你们两个还有完没完!还当着高层的面!我就纳了闷了,怎么每次大敌当前,你们两个都必须打的不可开交呢?如果愿意打可以,等这次的比赛过去了,你们两个教练进行决斗都可以,我自愿给你们两个当裁判行不行!现在都听姚离说!”

    姚离听了二话不说直接站了起来,踩着高跟鞋就走到了前面去了,“承蒙各位教练看得起,还有大概二十多分钟比赛就要开始了,那我就长话短说了。这次比赛,我打算用田教练的两位车手作冲锋车手。”

    姚离的话还没说完,王教练一下子就炸了锅,“什么!?让田教练的两位车手作冲锋车手?古力可是我们的黄埔区的第一高手,你就打算这样把我的古力给刷下去?你这是想要过河拆桥吗?”

    姚离笑了笑,“王教练的性子一直都是这么急,我话都还没说完呢!我是这么想的,古力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却是没办法和fa车手相提并论的,与其还是让fa车手超过古力到前面去,还不如把古力安插在车阵的中央位置。一来古力的体力要强的多能够支撑住中央车阵,二来古力本身的抗撞击能力和撞击别人的能力就强,用古力来和fa车手周旋,其他的三位中央车手的压力就会大大的降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