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现在有兴趣上车了吗?
    杨腾这才终于的询问到了正事上,“还有两天的时间了,风启车队的市级比赛你到底参加不参加?”

    丁野没有理杨腾。

    杨腾猛然抓住了丁野的肩膀,目光坚毅的看着他说道,“我承认你的车技的确不错,这次有你和安南队长,再加上我这个超级天才,我们风启车队一定会稳赢的!而且欧阳冰冰和鹿安他们也都很希望你的加入,加入我们的比赛中来吧,丁野。”

    丁野却毫不犹豫的打开杨腾的手,他的眼睛里似乎有琥珀般的色泽在流转,双耳的纯银耳坠灼灼生辉,他也是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杨腾。

    杨腾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丁野皱了皱眉,“你笑什么?”

    杨腾上下的打量了他一阵然后笑道,“今天的你,和那天的你,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不过我还是觉得今天这样的你,更像你。”

    的确如杨腾所说,当初在市体育区被那个王加禹堵住不敢还口的家伙,那个推开杨腾落荒而逃的丁野。和今天站在这里骄傲自信的他,的确是有些无法形容的差距!

    杨腾这时终于相信,自信和尊严可以毁掉一个人,亦可以成就一个人!

    丁野背过了杨腾,然后深深闭上眼又睁开,从几何时,他这么喜欢这样的动作了,“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那么热血沸腾那么莫名其妙的自信,真是像过去的那个自己……

    不过这句话,丁野却并没有说出口。

    噔噔噔——

    “经过评委大会和有关专业人员的检查和探讨,结果为黄埔区的赛车因为在上一届新颖乱斗赛中作用过第二个氮气,导致这一次比赛时候车手不小心触碰到了这一按钮产生的第二个氮气的冲波,已经被专业人员将其卸掉。黄埔区对此表示很抱歉,所以决定在明天的同一时间再次与fa车手进行比赛!这场比赛将绝对的公平公正!”再次有麦克风播放的消息传来。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

    本来以为黄埔区会因为这件事而被取消比赛的冠军成绩,把第一名还给fa车手。

    如今看来,也只是这样罢了。让fa车手再次和黄埔区的车阵进行对战,那么黄埔区就绝对没有输得可能。明天的第二场比赛,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一时间,众人也都在议论纷纷。

    “我去,什么鬼?黄埔区这么简单的借口就把作弊的事情给搪塞过去了?看样子这次裁判肯定收了他们不少的好处。”

    “那又如何?fa车手本来就不敌黄埔区的车队,即便是黄埔区没有作弊,fa车手也不能赢的了啊。”

    “你们别一口一个作弊的好不好?其实黄埔的那次新颖乱斗赛我也有去观赛的,那场大赛就是各种违规的比赛组合在一起的。不论是赛车随意的改造随意的加氮气,还是随意的撞击都无所谓,那叫一个爽!简直就是爽到了爆炸!你们是没看到!太可惜了!所以说或许人家黄埔区的确因为参加过比赛以后忘记了把多装的氮气卸下来所以才导致车手不小心触碰到产生的误会呢?”

    “你这样说也有道理,那场比赛我也有在电视上看到过。只不过终究不是正规的比赛,还是没有这种纯技术的赛车看着燃。”

    ……

    大赛结束以后,车手的敌对双方还是要站排表示一下友谊的,最好还要握个手之类的,不过这也是车手自愿的事。黄埔区的所有车手都用着非常不友善的表情盯着丁野。而丁野眼神也极其的尖锐,只一瞬间他们就都对丁野有了些许畏惧之感。

    果然,实力和成就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的气场都变得完全不一样起来。

    古力却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古力带着温和的笑容走上前而后忽然就对着fa车手前方伸出手来!

    这一幕震惊了黄埔区的所有车手,他们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古力。

    “古力队长,你……”

    “喂,古力你究竟是在干嘛?”

    “真是……”

    丁野极具冷冰冰的眼神盯上了古力,古力的笑容却依旧很温和,稍微带着一丝丝的挑衅,但是整体上依旧是给人一种非常好亲近的感觉。

    古力的声音宠辱不惊又极有磁性,“fa车手你的车技的确了得,我很敬佩你。也希望把你当做我的对手和前进目标,如果可以的话,我还希望和你交个朋友。”

    丁野依旧冷漠的盯着古力他那淡淡的笑脸看,而后忽然就一个转身的过程中就用力拍了一下古力的手掌就算是回应了。

    古力刚开始错愕一下,而后皱眉勾了勾嘴角。这个fa车手,虽然依旧一副孤傲高冷的样子,终究还是认可自己的实力的。

    fa车手还没走多久就又碰见了杨腾,超叔开着破面包车停在了fa车手面前,杨腾推开面包车的车门然后笑着对丁野招手,“师弟,要不要来坐坐,带你去兜风!”

    因为被开瓢以后头上还缠着包扎的纱布,让杨腾越发看起来透露出蠢样。

    丁野看都没看就直直的走掉了,“无聊。”

    杨腾气的冒烟,在丁野的后面哇哇大叫道,“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你以为你师兄我就是单纯的为了过来找你玩玩的吗?我可是专门过来想要告诉你如何破掉黄埔的这个车阵的!否则我现在都实在是很担心如果你明天输掉比赛,你很有可能会直接的疯掉。你这人啊,得失心太重了。”

    丁野听了依旧不为所动,继续慢慢的走他的路。

    坐在主驾驶的超叔这时候把手臂放在破面包车的方向盘上,语气淡然的看着丁野的背影幽幽说道,“想要破黄埔区的二四二颠倒八阵图,就只有用二级二的阿修罗破天舞才有可能成功。”

    丁野一下子便停下了脚步,然后抬头望向超叔,眼睛里满是震惊,“你知道这是颠倒八阵图?”

    超叔露出迷之微笑,“不仅知道,我还知道怎么破呢。怎么样,现在有兴趣上车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