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大逆转
    超叔说完以后,那名工作人员也显然也是有点不知所措,估计是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

    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倒是看起来还挺负责任的,便对自己的同伴说道,“不然我们把这件事给上报吧,看看有什么解决方法。你在这里等我,我去里面通报一下评委。”

    他也看向了他,“也好。”

    这时候杨腾终于从外围突破出来了,跌跌撞撞的扑到超叔身上,差点没摔倒,“我说超叔,你怎么回事啊?一句话不说就这么着急的跑,我都告诉你了那边的赛道的大门,看,被人家给拦在这了吧!”

    超叔放开险些摔倒的杨腾,然后目光坚定的说道,“刚刚黄埔区的那四名中央车手最后绝对是因为作弊才会有那样的速度和爆发力的。”

    杨腾听了也吃了一惊,随后着急的追问道,“超叔你是太紧张了吧?你之前不是也和我说过了,如果他们黄埔区的车手的素质非常的高的话,拦截住fa车手根本就没有问题吗?你怎么就能断定他们作弊呢?这种大赛如果污蔑车手作弊的话好像后果还挺严重的,最厉害的还能拘留呢!”

    超叔却立刻回应道,“不可能!即便是全国大赛的车手也不能在那种情况下还加出这么猛烈的冲击来,所以就只有两种情况。第一,赛车违禁改造。第二,多加了氮气。”

    杨腾却一头雾水,“氮气?氮气是什么东西?”

    超叔已经不想再理这个几乎对赛车一窍不通的小白新手了,只是目光坚毅的看着最后几秒钟的赛道,他在等待着那个结果,一个……绝对公平公正的结果!

    赛道终于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卡,古力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刺进入赛道的尽头,迎接胜利的掌声和欢呼,毫无意外的第一名!冠军!

    紧接着又一位冲锋车手再次冲刺至终点,第二名!

    过了没多久,黄埔区的四位中央车手也前后脚的嗖嗖嗖的进入终点,成为第三第四第五第六名!

    fa车手终于进入终点,只是第七名。

    另外黄埔的两个终极后卫也终于姗姗来迟的进入到了终点,比赛终于结束。

    有广播声音悦耳而洪亮的播放着,“播报!黄埔区车队和fa车手的比赛,黄埔区车队和fa车手的比赛。黄埔区古力第一名24分06秒!黄埔区古力第一名24分06秒!fa车手第七名,用时29分49秒!用时29分49秒!我宣布,这场比赛,黄埔区胜——”

    众人已经开始欢呼呐喊,黄埔的教练、高层以及车队的车手都欢呼雀跃起来,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久久难以自拔。

    而fa车手则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出来站在那里,他的头盔还是扣在自己的头上,依旧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众人的欢呼与他一个人的孤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时候的他开始有了那样一种落寞的感受,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欢庆他的落败一样。

    他的肩膀止不住的颤抖,而后忽然张开手臂大声的吼叫着,“这贼老天,这些人,你们……你们都那么的希望我输,希望败!为什么全世界都背叛我——为什么——为什么——”

    大家都在注意着胜利的一方,几乎没有人发现fa车手的失态,fa车手最后的呐喊撕心裂肺,痛彻心扉!

    杨腾亦是给狠狠的震惊住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一个人的求胜心会强烈到这个地步,他几乎能把他的痛苦感同身受。

    杨腾自觉自己也是一个求胜心很重的人,所以才会在任何赛车技术都不会的时候在赛道上猛开上400的时速,所以才会在真能的无数次撞击下还勇往直前的冲上去,因为杨腾不服,他也不甘心!

    可是这个人,他的求胜心似乎要比杨腾更甚!

    噔噔噔——

    忽然一阵紧急又尖锐的警报的声音划破天际,而后有人的声音从麦克里传来,“现在紧急插播一条消息,现在紧急插播一条消息。观众席上有人举报黄埔区有车手在进行比赛的过程中作弊!有车手在进行比赛的过程中作弊!我们评委经过讨论绝对调出比赛视频和全方面的检查黄埔区的所有赛车情况!望周知!望周知!”

    杨腾也惊讶万分,“我的天哪,原来这真的管用啊!”

    超叔也长呼出了一口气,露出一点笑容来,“这样就好了。”

    杨腾斜着眼睛看超叔说道,“超叔,什么时候你成了维护正义的使者了?这可不太像你的风格啊!”

    超叔此时却出奇的义正言辞,“凡是赛车的公正性的,都是我想要维护的。”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现在的观众席上简直就是炸开了锅,众人对刚才插播的消息议论纷纷,七嘴八舌的说起来,整个一层层的观众席上的人声已经鼎沸到了极点。

    黄埔区听了这个消息以后都互相疑惑的看着对方,车队里面的人显得有些慌张。

    这个时候高层及时的用麦克风和众人说过了,“请观众席上的观众们保持安静!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和关心,现在既然评委席已经说明会探查这件事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了。希望我们黄埔区的赛车手也不要慌张,公道自在人心。我也相信,经过调查,评委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将诽谤者被抓起来严惩!”

    小看台上的王教练听了以后此时也是义愤填膺的说道,“就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只管让他们查去吧,我们根本就没在怕的!”

    黄埔的那位女人却显得很是紧张,然后不停的追真着田教练的下落。

    而高层则对那女人的表现回应道,“我说离姚啊,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我们黄埔区就从来都没有过赛车作弊的事情,不用那么着急嘛。”

    离姚却立刻忧心忡忡的说道,“刚刚的田教练情况有点不太对劲,而且到现在也一直都找不到他的人,所以我现在很担心这次我们的赛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