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单轮过弯
    双方比赛车队已经就位,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黄埔区这时组建起来的车队正好八个人都剑拔弩张,摆好架势随时等待裁判的一声令下好可以迅速的冲击向赛道。

    而这边的车队则看起来十分的孤零零,就只有fa车手一个人。

    另外一个高层忽然开口说道,“其实我们本来应该减少一些车手的,这样赢了也不是特别光彩,反倒是我们胜之不武似的。”

    那个女人听了却用手背掩面笑了起来,“先生你似乎对我们太有自信了,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识过这位车手的真正实力。八个人组成的车阵能够拦截住他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赛场如战场,会出现什么状况谁也说不清。”

    随着山呼海啸般的呐喊,九台车迅速的奔驰在赛道上,正值午后两点钟左右,太阳撕开云层洒下点点金光,闪耀在九台赛车的上面,反射着淡淡银白色光芒。

    黄埔区的八位车手全部都是宝蓝色带白边的赛车,为了凸显两队的不同,fa车手则是开着大红色的赛车,此时正遥遥领先。

    八名车手在fa车手身后穷追不舍,没想到仅仅只是开头而已就已经把他们的八名选手给拉的远远的了,就只有古力的车还在fa车手的身后较近的地方,双方都运用的卡速,几乎每一个弯道一个标准到极点的卡速,而且这两个人过弯的所有动作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哇!他们两个的动作简直就是复制粘贴啊!我现在严重怀疑他们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在开车!”杨腾激动的把身体坐的很直。

    超叔全神贯注的盯着场上,没有说话。

    坐在杨腾上一层的有个人却也开始激动的和杨腾搭讪了,“卡速的要求非常的高操作系数也是最高,正常发挥的超一流水准的高手能够在十次弯道卡速成功八次就算是厉害了。没想到这个fa车手居然连过十三个弯道都是标准的没得说的卡速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相比之下,古力能够追fa车手追到这个程度也算是超常发挥了,平时他可都会出现小小失误的,他今天的状态好像特别好。”

    杨腾也来了兴趣,半扭身子问道,“哦?看样子你关注过古力的赛车啊?那么依你看古力有可能追上这个fa车手吗?”

    那个人撇撇嘴,“依我看也是费劲。虽然看起来好像是fa车手和古力的过弯速度都相同,可是仔细比较下也能看得出,fa车手的手法更加娴熟老练。虽然古力身经百战,可是没有fa车手开的那么从容不迫,有条不紊。而且……这位fa车手好像马上就要加速了。”

    杨腾诧异无比,“加速?都这么快了还能加速?”

    与此同时,fa车手斜着眼睛从车窗看了看紧追在后面的古力。忽然在下一个弯道的过程中猛烈的来了一个超大幅度的漂移,漂移产生的摩擦声音尖锐刺耳。

    杨腾紧紧皱着眉头,“他在干什么?漂移这么大的一个圈多浪费时间啊?看吧,已经被那个古力给追上来了吧!”

    古力以为fa车手终于出现了漂移失误所以不得已要画大圈来稳住车型,所以激动万分的去追击他。谁知fa车手只是在为他自己的特殊过弯打好基础,只要制造强烈的摩擦产生的惯力才能够支撑住这一几乎违背了赛车规则的过弯技能!

    就在古力已经拼尽全力的将自己半个赛车都超过了fa车手的时候,fa车手的赛车忽然不知怎的就像开了外挂一样嗖嗖嗖的喷射了出去,没错,就是喷射!

    古力的笑容还僵滞在脸上,反转来的太快,他甚至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全场轰鸣——

    众人都沉浸在刚才那可怕得无与伦比的速度中久久无法自拔,甚至都没人在这个时候说话。

    超叔却环抱自己的肩膀,“这个fa车手当真有点意思,不知道黄埔区的人发现了没有。”

    杨腾追问,“发现什么?”

    超叔脱口而出,“单轮过弯。”

    杨腾张大了嘴。

    超叔无视杨腾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啪嗒的开了一瓶啤酒易拉罐。

    小看台上,几个教练已经动用了望远镜,紧张兮兮的盯着场上。

    看到古力快要超车以后王教练举着拳头几乎要大喊起来,没想到这么快那位fa车手忽然爆发,又迅速的把两个人拉开了距离。王教练嘴巴闭上了,心一下子从天堂跌入地狱。

    “糟糕,他又开始了。那种特殊的过弯技术,抬轮过弯,实在是太快。”

    “若不是用慢动作回放,还真是瞧不出他是怎么做到的。就抬了一次轮,那个fa车手就已经差不多落了古力将近两百多米的距离了,真是特么的要命了!”

    王教练此时怒气冲冲的就一把把望远镜扔在面前的木桌上,“田教练,刚刚你还不是在这里讲的头头是道,把你的什么车阵给吹成神了。可是现在我看到的是你的那七名车手都被人家给落在大后面了,差不多三百多米的距离。而前方,就只有我们车队的古力在和fa车手拼命,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什么战无不胜?真是笑死人了。”

    田教练依然捧着望远镜看着远处,宠辱不惊的回应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我如果一开始就用车阵那fa车手必然会有所察觉,而后紧紧的盯在我的车阵后方不放,还会不断的靠技术撞击或者半漂来骚扰我的车手。这套车阵本来就是极其耗费体力和精神力的,为保证整套车阵不出现任何问题,我必须选择在剩余五圈以内的时候发动。所以我才放古力先去追击他让他误认为我们的实力就只有唯一的古力而已,他这时遥遥领先更加是狂傲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等到最后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无法脱困!”

    王教练冷哼一声,“哼,说白了车阵不过就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白白浪费我们的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