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FA车手现身!
    杨腾因为太激动所以嘴里的花生米喷了超叔一脸,有的都掉进了超叔的脖领子里。

    超叔表情都有些扭曲了,然后赶紧从肚子那里把花生米抖了出去。

    “你特么的能不能好好的说话?”

    “抱歉抱歉,超叔因为我太激动了……不过话说超叔你真的有招破阵?”杨腾赶紧上手帮超叔扑花生米。

    超叔叹了口气,“他这套车阵虽然有创意,不过也是万变不离其中,其实我早已发现他的车阵和前两年的全国大赛上的一个车队的车阵非常的相似,只不过这套车阵刚刚问世不久就让人给破掉了。”

    杨腾瞪大了双眼连忙的追问道,“真的假的?谁破的阵?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超叔居然皱起眉头低下头沉默了一阵,那是杨腾一生从未见过的那种表情。

    他仿佛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一样,有一些激动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杨腾直觉觉得好像超叔他并不是很高兴。

    杨腾微微皱眉然后试探的轻声开口问道,“超叔?”

    超叔仿佛已经从刚才的回忆之中回过神来了,便扭过头然后向后靠了靠,“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一个人,nightshine夜光车队的队长陈绍北。”

    杨腾激动的喉咙都要喷火了,“陈大……陈绍北他有这么厉害吗?居然破了这车阵?”

    超叔依然一脸凝重的回应道,“嗯,不管怎样,谁也无法去否定他那令人的天赋。我至今还记得,陈绍北他那过人的天赋,简直就是赛车界的明星。我从没见过那样几乎天生就对赛道对弯道有着先天感性一般的反应速度,我看到他的车技的那时候就觉得他天生注定就是要赛车的。可是令人惊叹的还不仅仅如此,陈绍北的过人之处还在于强大的领导力和敏锐的洞察力。他几乎能在从来没接触过的车手面前很快的就能摸清他的所有车技以及车阵的所有布置和排列,以自己独特的怪异却又巧妙的方法来破阵。那次的阵法,就是他破掉的。”

    杨腾紧张的追问,“那超叔你倒是快说啊!接下来呢?到底怎么样才能破阵?”

    超叔环抱着自己的胸膛头低低的笑道,“知道吗?那次陈绍北破了他们经晨车队的阵法以后,他们经晨车队就宣布永远的退出了赛场,原因不过就是他们的教练把话说的太满了。虽然陈绍北一直都在表示没有要他们退出赛场的意思,不过他们教练因为太过骄傲反而接受不了陈绍北这种善意的挽留,他觉得这是陈绍北在对他们的车队的一种侮辱。”

    杨腾忽然怒道,“经晨车队还真是不识好歹。”

    超叔忽然似笑非笑的看着杨腾说道,“看不出你还对陈绍北很有好感?”

    杨腾有些心虚,“我只是就事论事。”

    掌声排山倒海一般袭来,

    热烈的掌声像山洪暴发似地响了起来,席卷全场,经久不息。

    不断欢呼声像潮水一样涌来,一眼望不到边的一层层看台上面的人们几乎已经是沸腾了。

    “怎么了?怎么了?比赛不是结束了吗?”

    “结束个鬼啊!好戏才刚刚要开锣!我刚听前面的人说了,黄埔区已经请了那位神秘车手fa了,准备一雪前耻呢!”

    “是吗?之前的fa车手可是两胜一败啊!我本来是一直都看好他的,可是在看了黄埔区的车阵以后,我还是更看好黄浦区了。”

    “那是,就连古力和他那么多的队友都没有办法突破这套阵法。而这名神秘车手fa居然还是要只身一人挑战一个车队,结果可想而知了。”

    随着欢呼声,那位一直活在众人口中,尤其是是黄埔区的人的口中的那位神秘车手fa终于在此地现身!

    他身着一身的紧身黑色赛车服,从入场开始头上就带着硕大的赛车头盔,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看的清楚他的长相。

    他昂首阔步,缓缓的向这边走来。

    即便是面对古力等对手甚至裁判他也依然没有摘下他的赛车头盔,只是声音冷淡的开口道,“还是老样子,我用你们提供的赛车。”

    田教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王教练,把你的古力借我用一下,暂时作为我们车队车阵的左前锋的冲锋车手,你不会舍不得吧?”

    王教练嘁了一声,“如果这时候我说不愿意估计高层都不会同意的,你刚好可以用这个再来诋毁我小气自私不识时务是吧?”

    田教练转过来看着他说道,“大敌当前,王教练没有必要在这里冷嘲热讽。如果我的车队赢了,古力的前锋功劳自然也跑不了,这可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

    王教练虽然想说些什么再来反驳一下,不过田教练的确说的也是实话,只好冷哼一声作罢。

    黄埔区的教练有好几个都从看台上面的楼梯上漫步走了下来,不过几位高层还是在上面不动声色的盯着看。

    田教练笑容满面的亲自向他递去了车钥匙,“fa车手?幸会。”

    fa车手似乎并不想和他多说些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教练,起码的尊重是一定要给的,接过车钥匙以后只好点点头以示回应。

    田教练微微透出些许鄙视的笑容然后弯腰很自然的白了他一眼,“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听闻贵车手只身便赢了我黄埔区两场车队赛,这可是黄浦区的有史以来啊。今日我便以我这不争气的车手来会一会贵车手,还望你不吝赐教。”

    还没等fa车手说话,便直起腰来转过头走到自己车队那边,来对自己的车队说道,“这一战,给我打出黄埔区的气势来!尤其是两大后卫,你们是车阵的支柱,绝对不可以有丝毫的松懈,牢牢的把这个fa车手给我堵在你们身后动弹不得!即便是不得已放入了这个fa车手进入车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任他有三头六臂也过不了我中央车阵的四位车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