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你知道怎么破阵!!?
    看起来资深很高的一位高层站起身来慢悠悠的拍了拍手,“精彩!由此车阵可以看出田教练果然在阵法上面下了功夫,不过古力可不是一般的车手,仅仅凭借这样的阻拦恐怕无法困得住他。”

    田教练见状也连忙站起身来,“当然,仅仅凭借这样的阵法困住古力的确有些难度,不过这套阵法的厉害之处可不止就是这样而已。”

    那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抬起红色的高跟鞋哒哒哒的走到看台的前面去了,而后回头对田教练笑魇如花,“哦?难不成田教练在后面还有更精彩的表演准备给我们欣赏吗?”

    田教练只是笑笑。

    王教练却是斜着眼睛看了看田教练然后撇撇嘴小声的嘟囔着,“故弄玄虚。”

    果然不出那位高层所料,古力虽然被牵制得很紧,但是他也已经在这种高速又危机的情况下悟出了这套阵法的规矩了。

    三种不同情况的变换虽然看似复杂,但是的确是有迹可循的。古力看准时机率先通过第一道阵法方型阵法,居然横插硬靠的混入到他们的车阵中去了。

    虽然他们现在也已经发现古力的行动但是丝毫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够把古力给挤出去。

    而与此同时,古力的队友们几乎一拥而上,在车阵周围形成包围之势务必要全力的支援古力。

    第二道八角星阵法一列开,古力的队员几全部进入到了八角星阵法的内部故意的去横冲直撞了,很快就把整个阵法给打乱到一团糟。

    接下来的已经再也不成阵法了,也困不住风驰电荷的冲击出去的古力了。

    王教练得意洋洋的说道,“这套车阵也不过如此。凭借着这套阵法的创意或许在其他的车队身上因为出其不意而侥幸赢上几次,不过在我这里可就行不通了。古力是我亲手调教出来的准一流高手,是我们车队的支柱,是最有天赋的车手。”

    田教练依然傲气的笑着,“王教练,这才哪到哪啊,你何必这么着急呢?”

    王教练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田教练忽然大力捏住自己耳朵上可以传送到他们车队的每个车手的耳机对他们大声的说道,“不用再隐藏实力了,从现在开始,整个阵型呈螺旋形前进,中间的四名车手互相交叠s型走位!两位后卫死守阵法尾部收尾!左右两位小前锋位置的冲锋车手给我全力加速,目标,赛道终点!给我冲!”

    因为在高速中,给人一种虚虚实实的不真实感,整体的车阵就仿佛是一股立体的龙卷风一般又猛烈又有规则。看起来非但不凌乱还非常的井然有序,中间的那四位车手的速度嫣然已经到达了接近400时速的速度。

    他们却能够在保持这样速度的基础上,两两一交叠互换位置。

    而且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他们四位车手就已经互相交叠换位置的次数就已经高达近一百次!

    这样的高速交叠十分的位置,要求不仅这四个内部的车手要互相配合的默契不说,还要精确于每一秒钟,只要出现一点点的差错,四位车手就会相继撞车!

    一旦这内部的四位车手撞车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后面的两个后卫因为来不及刹车也会和他们接连撞上!

    不过也正是因为整套车队之间真正的做到了分毫不差,差分便会毁于一旦,所以整个车队几乎没有任何的空挡,堪称无懈可击!

    古力为首的八大车手已经全部被抵挡在了外围,一步也进不得!

    田教练现在的语气是控制不住的激动,“不知道花了多少年的心血,我方才搜集到这一支车队,铸就这样的钢铁车阵!真正的用实力演绎了进可攻退可守,攻守兼备,战无不胜!”

    这番话说的众人也都是热血沸腾的。

    “好啊!如今我们黄埔区的高手当真是人才济济,不仅有强如古力的车手还有田教练这样厉害的教练,何愁打不入全国大赛?”

    “田教练费尽心血钻研出来的这一强悍无比的车阵不仅实能解现如今我们黄埔区所困,而且亦是为我们打开了冲击全国大赛的大门!远的暂且不说,我们或许可以凭借此阵让一整支车队全员进入省级大赛!”

    “绝对当真!这实在是令人太激动了!就连想想都觉得激动的无法形容!我们黄埔区的赛车实力虽然很惊人但是最多也只是一次进入三名车手而已,这次我们大可放它一支车队去!哈哈哈!”

    ……

    与此同时,来自观望台的众人的尖叫呐喊声已经此起彼伏,一波接着一波,轰烈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

    杨腾都被震得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简直就是四面楚歌。”

    超叔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自顾自的闷了一大手里的口啤酒,“阿腾,你觉得他们刚刚的车阵演绎的如何?”

    杨腾正在吃花生,于是不加思索的就回应道,“好不夸张的说,已经相当的厉害了。刚才那个很多形状转换的车阵就已经是一流水准了,现在的这个螺旋形车阵简直就是完美到爆炸,从头到尾都挑不出一丁点的问题来,而且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那么严密的车阵,就算是在电视上的那些职业赛车手他们的车阵都没有这么严密过。说句实话,简直是连只鸟都放不过去嘛!真是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啥时候我们风启车队也能达到那种地步,那在市级比赛上赢他们那群土包子就得跟玩似的,啧啧啧……”

    超叔却微微握了握空了的啤酒易拉罐发出细碎的声音,然后看着远处声音平淡的开口来了句,“是车阵就会有破绽,是破绽就会有缺口,是缺口就会有空挡。”

    杨腾听了超叔说的话以后感觉都不会呼吸了,大脑都一片空白脸憋的通红因为太着急抓住了超叔的衣服领子,“超……超……超叔!难道……你知道该怎么破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