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秘密集训
    李俊然和黄毛已经走了好一阵了,是杨腾强烈要求他们走的,黄毛表示晚上会再来看他。

    杨腾独自一人靠着病床上的铁栏杆床头,感觉麻药劲过了以后头痛欲裂。

    他还在想刚才赛车的事,从进到医院这么久杨腾都是浑浑噩噩的,思绪仿佛还停留在那场比赛中。

    门砰的一声被踹开,超叔拎着半个西瓜大大咧咧的进来就要摸杨腾的头,“阿腾?听说你被开瓢了?过来过来,让我瞅瞅。”

    杨腾愤怒的躲开然后捂着脑袋说道,“诶呀超叔你别碰啊!这会儿且疼着呢。”

    超叔坐了下来,撇撇嘴说道,“娇性,不就破个口吗?不过也是好事,从今以后你可能就能学聪明点了,脑袋也能变好使。”

    杨腾不明所以的说道,“啊?为啥?”

    超叔表情有点憋笑,“你跟你爹真是一样,你还不知道吧?你爹小时候就爱冒傻气,手又欠,啥东西都敢碰,终于有一次去拽母驴尾巴了。”

    杨腾笑了,“超叔你能别在这编故事吗?”

    超叔闭上眼睛把头向左转了转,“嗨,你还不相信?我和你爹光着屁股长大的,一个村的。那时候我老实,他淘。基本上干什么坏事都是他领着我,就有一次他手欠去拽人家母驴尾巴,母驴正好赶上发情期脾气不好直接把他给撞倒了,然后就在地上踩了七八圈,简直把我都吓死了。后来去了大医院检查,别的倒没什么就是脑袋轻微脑震荡。治好了以后你爹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不犯傻了人也变得成熟稳重了。”

    杨腾听了顾不得头上的伤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说道,“不过相比现在,我还是觉得那时候的老爹有意思,现在……有点太过呆板了。我经常和他没有什么话说,他还顽固的阻止我接触一切有关赛车的事。”

    超叔不以为然的拿起水杯,又从地上的暖壶里倒了点热水喝,“管他呢,只要你自己想走的路,谁也没权利阻止。”

    杨腾只觉得超叔这话说的有点意味深长,虽然超叔他从来都没有限制和阻止杨腾接触赛车。但是他好像也确实是从来都没有故意让杨腾去接触赛车,还是杨腾开口向他要一辆赛车的时候,超叔他开始将他带上了赛车的道路。可是不知道怎的,杨腾总觉得,超叔好像是很支持自己赛车的。

    杨腾顿了顿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超叔说道,“超叔,我那赛车都被撞碎了,上次高叔给我弄的赛车棚顶也都报废了,你看看……”

    超叔轻描淡写的回答,“那就再让你高叔帮你修呗!”

    杨腾实在受不了然后对超叔大喊道,“你都有那么多赛车了,还那么小气干什么?你就把那个吞噬黑暗给我能怎么样!”

    超叔一个指头点了一下杨腾的额头,猝不防及的杨腾居然被超叔给一下子点的倒在了床上,几秒钟以后杨腾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杨腾奇怪的坐起来,“怎么会……”

    超叔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来,“你说说看,刚才是我把你推倒的吗?”

    杨腾没好气的回应道,“这不是废话吗?不然我能一下子就倒了吗?”

    超叔不可置否,“哦?真的是这样吗?不过只有身为当事人的你才能够知道是我推的你,而如果现在还有第三个人在场的话,那他可就不一定认为是我推的你了。因为我只用了一根手指来推你而已,而且我的身体除了我用手指推你的额头以后没有任何的变动,从外界看根本就看不出我在用力,可是这力量却是实实在在的作用在了你这个当事人的身上了。”

    杨腾瞬间瞪大了双眼,顿时茅塞顿来豁然开朗,“超叔,原来你是想告诉我……”

    超叔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不是很好吗,一点就透。看样子被开瓢以后果然就不一样了,头脑变得比之前灵光许多了。”

    杨腾顾不得超叔对自己的调侃,赶紧抓住超叔然后接着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真能撞我也是同样的原理对吗?他只用了很隐晦的技术来撞我,从外表根本就看不出来!而且,他的赛车即便是在故意撞车的基础上,他也会故意把车子调成是没有什么大的摆动,会让别人都认为是真能他的塞车在行驶的过程之中意外撞击别人而且从外表看起来使用的力度也不大!”

    超叔拍了拍杨腾的脑袋,“起来。”

    杨腾大叫道,“不是让你别碰我的脑袋了吗?痛!”

    超叔不以为然的说道,“痛什么痛,一点小伤而已,我现在就带你去办出院。然后带你去一个地方,秘密集训。”

    杨腾听到最后一句话以后激动的捂着头问道,“秘密集训?”

    超叔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也是没办法,为了省的你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乱撞,再撞个头破血流。不过提前说明,我只带你入门,没时间再教你什么别的东西。”

    杨腾连连点头,“行行,带我入门也成啊!走,咱们现在就走!去哪练都行!”

    超叔双手环抱胸,“现在有点早,去的那个地方人有点多,你先吃点西瓜歇会,不然睡一觉也行。等过两个小时咱们再去。”

    杨腾却胡乱的摇了摇头,“不成!现在你都跟我说这个了,我哪还有什么心思吃西瓜睡觉啊?西瓜拿着,我们现在就去,人多怎么了?我只当他们不存在就行了。”

    超叔点了点头,“行,这是你说的,咱走吧。”

    出租车里,超叔和杨腾都坐在出租车的后座。

    一路上,杨腾都跃跃欲试的兴奋的在车里一会笑一会捶大腿的。

    超叔极其鄙视的斜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小子没事吧?你有多动症吧?”

    杨腾激动万分的开口道,“我一想到……我能够把那个气焰嚣张的家伙给打败,我就……我就热血沸腾!我就……想大笑哈哈哈!”

    超叔把身体向后靠,闭目养神不再理杨腾。

    杨腾却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兴奋心情,“超叔你再跟我说一下!是不是只要我学会了就能把那个真能给打败了?我是不是也可以把他给撞了然后又不算我犯规?他们肯定想不到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学会这么厉害的撞击技术了啊哈哈哈!我要撞的他怀疑人生啊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