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脑袋缝六针
    黄毛也看到了这一幕,着急的在耳机里询问杨腾,“杨腾你没事吧?你的车刚才简直就是被扔出去一样,你现在的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杨腾一手捂着自己的额头,一手把着方向盘,手在不由自主的不断颤抖着。

    李俊然有些严肃有些命令的语气说道,“杨腾,听着!你不要再向前了!绝对不可以!真能他有着非常特别撞击技术,他的撞击不仅不会被判犯规而且每次撞击的力度都很大,不是你能够抵挡的住的,你只要跟在我的后面,不要超过我,就不会有问题的。”

    但是令大家大吃一惊的时刻出现了,杨腾忽然毫无征兆的就又再次驾驶着赛车飞奔了出去!

    李俊然脸色苍白的对着耳机向阿申大叫道,“不好!阿申快去拦住杨腾!”

    阿申掐住了自己的睛明穴,然后非常无奈的加速朝着杨腾冲击了过去,“这个小子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阿申一边追击杨腾,一边和他单独的耳机通话,“杨腾你不要冲动,你的速度又不如真能,对于撞击你又一窍不通。你说你现在冲上去有个屁用啊?去为了故意送到真能那里让他撞吗?你不像我们身经百战,你就连被撞以后的应对措施都没有,你一定会受伤的,快回来!”

    杨腾却一句话也没说,抿着嘴就又冲了上去。

    阿申成功的到达了杨腾的面前,然后努力的想要去拦截住杨腾,没想到杨腾根本就当阿申不存在一样的冲了上去,一下子就把阿申的车给撞到了一边去了。

    阿申迅速的开始稳定赛车,“这个神经病,他是听不懂人话吗?他到底要干嘛啊?”

    杨腾终于追上真能的时候,真能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副给弄得愣了愣,不过他还是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再次狠狠的一个撞击,杨腾被撞得后脑勺又磕在了后座上面,出现了仿佛天旋地转一般眩晕。

    杨腾被撞的头蒙的过程中小声的喃喃自语,“为什么这都不算犯规……”

    阿申大怒这喊道,“大傻子!别再冲了!你根本不是真能的对手!”

    杨腾再次猛打油门冲击,然后有气无力的回复阿申说道,“你这个陀螺给老子闭嘴,都是因为你好端端的去故意拦截我,所以我才会被真能又找到了破绽的。”

    等杨腾再次冲上去的时候,俊然车队的所有人几乎都张开了嘴,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真能也极其的难得的开口评价别人的赛车,“这个小子,真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车手。”

    杨腾在冲刺的过程中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赛车居然在哗啦哗啦的响,仿佛是掉了一些零件似的。不过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就是想知道,他的撞击到底是怎么完成的?又是为什么会不被判违规的。

    这一次真能不再留手,杨腾被巨大的力量给撞了出去,整个赛车居然都被撞散架子了,车门也被强制的撞开,杨腾整个人直接就从车门里滚到了地面之上,然后捂着头痛苦的蜷缩在了那里!

    众人都吃了大惊!

    裁判吹响了长长的口哨意思比赛紧急结束,所有的车手都在这时候停了下来。

    双方车队的赛车手都从车里走了下来,真能一队的车手们都靠着赛车纳闷的看着杨腾。

    而俊然车队的车手们全部赶紧从车里跳下来然后狂奔到杨腾的周围,把杨腾围成了一个圈紧张无比的询问着。

    裁判这个时候显然也是懵了,他没想到这么小而且比赛结果这么显而易见的比赛居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与此同时,那些看热闹的人仿佛是炸了锅。

    “我的天!出事故了!”

    “喂?你猜怎么了?就在刚才,市体育场有人比赛赛车出现了事故!什么?你问我出事的那个人的情况怎么样,这我怎么知道?”

    “那个人好像是真的伤的不轻啊!”

    ……

    李俊然把杨腾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语气无比焦急的问道,“杨腾,你怎么样?到底哪里受伤了?我在问你话,说话!”

    阿申也蹲下仔细的检查杨腾里里外外的伤势,然后嘴上骂骂咧咧的说道,“我算是整明白了,你特么的就是一傻逼!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别冲前面去别冲前面去,你非冲上去。”

    杨腾挣扎着坐起来,“我没事,就是有点头蒙。”

    李俊然立刻开口道,“废话,在车里撞了好几下又跌倒在地上,不头蒙才怪了。他头出血了也不知道严不严重,黄毛赶快去打一辆车,我和你带着他去最近的医院。阿申你帮忙让其他人把赛车都开回去,其余的事到时候再说。”

    阿申也立刻回应,“知道了。”

    于是众人都遣散开来,各自分工明确的开始行动起来了。

    出租车上,李俊然还是让杨腾靠着自己的肩膀,帮杨腾用毛巾捂着头,“杨腾,我虽然是请求你来帮我赛车,但是我并没有说你一定要赢,你究竟为什么这么拼命?”

    杨腾张着嘴许久才回复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一路上,都是默默不言。

    黄毛大声指挥着说道,“师傅,这边,从这拐!”

    出租车司机看到了杨腾的伤势,汽车也是开得飞快,但是从这里过去的确是有一段的距离。

    黄毛不乐意了,“你是看不到我们车上有受伤的人吗?慢慢悠悠你是想带我们去赶集是吗?”

    司机师傅怒道,“我这已经很快了,你不会看表吗?这都多少速度了?再快万一超速了,你给我赔违规钱吗?”

    黄毛也愤怒着去挂司机的汽车挡,“我给你赔!你给老子快一点!”

    杨腾嘴唇干涩,皱眉说道,“行了,黄毛你别再去难司机师傅了,他现在开这么快已经够照顾我了。反正马上也就要到了,没必要。”

    黄毛看了杨腾一眼,李俊然也对他皱着眉点头,黄毛这才气呼呼的回到座位上。

    看着黄毛这幅模样,杨腾的心里居然还没来由的升起一阵感动来,忽然间觉得李俊然的这帮哥们还真是挺讲义气的。

    “到了,13块钱。”司机擦了把汗,希望赶紧送走这三个瘟神。

    李俊然匆匆从兜里掏出20块钱就扔在汽车的后座上了,一边开车门一边扶着杨腾向前走。

    黄毛下车以后在前面一路给杨腾他们两个开路,一次次的帮他们挤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

    黄毛给杨腾挂了号,又去骂骂咧咧的插队交了钱,就带着杨腾去二楼看医生了。

    医生拿着灯照了照就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得缝针,至少得六针。缝针以后还需要住院。这是你家属吗?让你家属过来签字交钱。”

    一听需要缝针,李俊然和黄毛都有点慌了。

    李俊然问道,“能先缝吗?我先交钱,等他的家属来了再补签字。”

    医生回应,“可以。”

    李俊然二话不说直接下去交了钱,然后拿着单子带杨腾去缝针了。

    那个大夫戴着口罩,然后对着杨腾说,“你跟我进来,要打麻药进行缝针,家属在外面等着。”

    杨腾进去的时候拉住李俊然的手。

    李俊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不用怕,打麻药不疼的。”

    黄毛也补充,“对的,没有缝过针的男人不叫男人!”

    杨腾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我是想说我那辆赛车,不要给我扔了。”

    李俊然奇怪的开口,“你那车都成废铁了,你还要它干嘛啊?”

    杨腾胡乱的解释,“不行的,我那车本来也就是废铁啊,今天不过就是彻底废掉了而已,那车不能扔,会被别人拿走的。”

    李俊然更加莫名其妙的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好,我一会就给阿申打电话让他去找个车把你的废铁车拉走。”

    杨腾本来要进去了,又拉住李俊然。

    李俊然纳闷的问道,“你还能进去了不?又咋的了?”

    杨腾呼了一口气,然后拿过李俊然的手机存下了一串电话号码,“这事千万不能让我爸知道,你就给这个号打电话就行了,这是我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