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超叔
    高校的校联赛车队冠军争夺赛还在如火如荼进行中,刚刚遇见了传说中的巨星陈绍北的杨腾现在已经一腔热情仿佛如火在烧了。

    杨腾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在这全市所有的高校在竞争和比赛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全国的赛中堪称最强者一流的nightshine夜光车队的队长陈绍北居然来到这里亲自教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子赛车!

    别说陈绍北来教人赛车了,即便是有人得到了陈绍北要来x市的消息,那这里也会必定会变得人山人海,或许媒体也会来也说不准,

    杨腾从来都不敢想象,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

    虽然刚开始知道是陈绍北的时候虽然激动万分,但是现在回味起来却是实在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是真实的,感觉自己飘忽在云层一般。

    杨腾忽然举起拳头,“好!我一定要让陈大哥知道他的眼光没有错!我杨腾就是一个赛车天才,我要在今年,不,就在三个月内成为市区的赛车手,然后一年进入国际联赛,三年走向世界锦标赛哈哈哈哈!”

    与此同时。

    陈绍北已经把赛车开到了他们nightshine夜光车队在这个市区的一个秘密地点。

    出去以后随手打了辆车,带着他的同伴蓝奥坐上了出租车。

    蓝奥淡淡开口,“你应该看完比赛再回去,或许会找到更好的也说不定。”

    陈绍北有些疲惫的笑道,“人不在多少,只再有没有希望而已。你其实是想说,这个小子看起来不像是个有希望的人是吧?”

    蓝奥很快的开口,“没错,他看起来根本就不像一个赛车手。在远处看的时候的确觉得这个人有点胆量,可是在这之后我觉得他的言行举止,怎么看就没有一点赛车手的样子,你还亲自去教他,实在太浪费了。不过幸好,除了你以外,我还有其他的车手也都在私下培养了一些优秀少年,只待他们的成绩了。”

    陈绍北却看向车窗外面,“蓝奥,有些东西不是用眼睛就能看的清楚明白的。曾经的我,也不相信我是个赛车手。而且现在我的病……也不知道能不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我们nightshine夜光车队在世界锦标赛夺冠的那一天。”

    蓝奥却狠狠的打断他,“你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我们去美国,已经联系好了一位很有经验的医生了,只要动过了手术你就会完全没事了。放心吧,三年之内,我一定想办法让我们的车队成为世界的王者!”

    陈绍北因为刚才的赛车嘴唇还是有些干涩,没有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靠在靠背上。

    ……

    那边有人一掐计时器,“最后一圈,两分三十秒。”

    那位裁判的头上裹绑着黑白色的头巾露出他光洁额头。上身简单的黑色短袖,下身则是肥肥大大毫无美感的裤子,裤脚倒是绑的挺紧的。

    另外一个助理也在旁边一只胳膊怀抱本夹子,紧张兮兮的在写写画画。

    一场比赛结束以后,那位助理一路小跑的冲到了大台上,大台整理了一阵,然后有人用麦克风宣布,“第六场,爱帕克车队胜,俊然车队败!爱帕克第一名宋瑞谦七分零四秒!俊然车队第一名李俊然十一分二十秒!爱帕克所有成员平均用时比俊然车队多出二十分五十八秒!”

    杨腾本来是不知道李俊然所率领的车队是叫什么名字的,但是这一听也太明显了,感情这个家伙居然以自己的名字作为赛车名字,而且还输得这么彻底!杨腾都替他丢人。

    杨腾留在这里又看了一会以后,李俊然居然又输了,而且连输三场。

    之前李俊然输了多少场都不算了,杨腾张着嘴巴表示完全不敢相信。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能参加比赛。”工作人员不耐烦的回答道。

    “为什么我不能参加?”杨腾追问道。

    “我们这是车队赛,懂什么叫做车队赛吗?是需要加入车队成为一个团队才能进行比赛的。”

    “我代表个体参赛。”

    “抱歉,没听说过这种参赛的方法。”

    “那我怎么才能加入车队?”

    “呵,你至少应该有辆车吧。”

    说到这里以后,杨腾感觉终于发现了新世界一样。想到自己能够得到一辆属于自己的赛车以后,杨腾都觉得自己现在热血沸腾。

    “那……一台车需要多少钱?”杨腾揉了揉鼻子抬头看他说道。

    他却不再理杨腾了,继续去和其他的工作人员忙活一些后勤工作去了。

    此时此刻的杨腾已经再也没有心思去看什么比赛了,他只想有一台车。

    即便是以后加入车队,自己也至少应该有一辆车啊!

    等到杨腾到家开门进屋以后发现多了一双鞋子,看样子今天家里是来客人了。

    杨腾有点好奇的走进去看了看,就看到那个猴瘦猴瘦的老叔喝的醉醺醺的在桌子上唱歌。

    杨腾老爹也没比他好到哪里去,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满脸红通通的,差点没下桌子底下去了。

    妈妈的菜都还没有全做完呢,这俩人就喝成这样,真是让人无奈。

    杨腾爹嘴都瓢了,勉强的爬起来,“那个啥,那个……超啊,不能喝了,今天……今天好像有点多。”

    超叔则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多个屁,这才哪到哪?这才刚有点意思。起来起来,再喝再喝,快点。”

    爹红着脸摆了摆手,摇了摇头,“不行不行,真喝不了了,我不行……”

    超叔瞪了他一眼,“真是没用,就这么一点白酒,你就起不来了。真是的……”

    杨腾对面前的这种状况简直就是用目瞪口呆来形容,杨腾这时候嘴巴张的老大,基本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亏这个老爹在自己的面前总是装的一副严肃正经的模样,现在居然喝成这个德行。

    其实杨腾妈也不是很待见超叔的,因为杨腾这个超叔整天无所事事的,而且嗜酒如命。

    可是偏偏杨腾他爹他和杨腾的超叔他俩的关系最好,超叔不爱来杨腾爹也是必须得隔三差五的去找他一趟,感情估计以前这俩都去拼酒了。

    超叔看到杨腾以后也是红着脸然后笑着招呼杨腾过去,“诶呀,阿腾回来了。来来来,赔你叔喝几口。”

    杨腾惊讶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啥!让我喝酒?我不会喝酒啊。”

    没想到这个时候杨腾老爹居然也怂恿起来,“去去,陪你超叔喝一点能怎样。”

    杨腾顿时觉得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还是他那严肃的老爹吗?

    我在被超叔强灌了一口酒以后,猛烈的咳嗽了起来。白酒实在是辣嗓子,辣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超叔看到我这个样子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拉着我给我爹看,“你看看,随你!一点酒量都没有!”

    老爹这个时候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然后双手扶住我的肩膀,盯着我看来看去。

    杨腾纳闷的问,“爸,你看啥呢?”

    老爹却语重心长的对杨腾说道,“别随我,随自己,走自己的路,知道吗?”

    杨腾满脑子都是问号的点点头。

    随即转头去看超叔,用嘴型去询问他。

    杨腾知道超叔虽然是这幅模样,但是他终究还是没醉的。

    老爹却是真是醉了,而且醉得不轻,印象之中都是少有的。

    超叔只是自顾自的笑着摇摇头,然后又给自己酌一杯酒来。

    妈搀扶着爸已经进屋了,爸他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妈没说别的就让超叔自己在这慢慢喝,不够的话电饭煲里还有饭,然后叮嘱我乖一点,就有事出门了。

    杨腾寻了一个凳子坐下慢慢看着超叔喝酒。

    超叔看着杨腾也喝不下了,“你小子眼珠滴溜溜的转,想什么坏主意呢?”

    杨腾赶紧凑了过去然后环顾四周小声的问道,“叔,你有钱吗?”

    超叔听了释然了,随即摔出一张票子扔在桌子上,“嗨,我当什么事呢?给你五十,去买零食吃。”

    杨腾把钱推回去解释道,“这么点哪够啊?我想问你有没有十万块?”

    超叔显然被自己的口水给噎着了,“啥玩意?十万?你要那么多钱干嘛啊?”

    杨腾没回应他的话,然后再靠近一点,“我肯定有用,以后赚了钱就还你行不?”

    超叔把身体做直然后望着我,“不行,这可不是小数目。你今天必须把话说明白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什么事了?”

    杨腾只好实话实说了,“我在这个报纸上看了,最便宜的也要十多万呢!我的积蓄连一万都不到,连个车轮都买不起。拜托了,超叔。”

    超叔接过报纸看了看,然后开口,“十万?十万能买什么屁的赛车,这就是机动的卡丁车而已,还赛车,真有意思。也就能糊弄糊弄你们这些小孩。”

    杨腾无比着急的说道,“可我真的想要,卡丁车也行啊,反正也算是赛车了。”

    超叔这时候居然表情很淡漠的看着杨腾,他很少用这样的神情。

    然后忽然开口问道,“我问你,你真想赛车?”

    杨腾二话没说的就拼命点头答应,“想啊!我想啊!”

    超叔一把将报纸拍在桌子上,“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