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最后一个弯道!
    虽然李俊然现在硬扛的很辛苦,但是终点已经近在咫尺。

    李俊然自打领先以后就没有再下过400时速,在车里看到的终点都是摇摇晃晃歪歪扭扭的。那是因为自己的车实在是太不稳了。

    他比平时更希望这一次的赛道赶快结束,终于到了最后一个弯道了!

    之前的弯道的弧度很小,李俊然都是没有转弯就轻易地渡过的。但是这一次是弧度非常大的最后一个弯道了,李俊然必须采用漂移的方法过去。

    李俊然松了松油门打算转弯过去,其实如果实力强悍的高手在过弯道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松油门的,因为这里是和对手拉开差距的最好时机。一旦在这里以不松油门的情况下漂移出去,那李俊然就会稳赢了。

    可是李俊然连稳住车形都已经非常的费劲,他自然没有任何可能去在这种高速过弯道了,除非他不要命了。

    不过这个时候李俊然他也的确是遥遥领先的其他人的,他心里想着即便是稍微松了油门也是没关系的。

    李俊然松掉油门的同时,连忙不断地拉着赛车。就想要在这种不太稳定的状态之下靠着小幅度小幅度的拉漂来轻松的过关。虽然对于李俊然这样的高手来说,这样的漂移方法就是看起来就比较的没有技巧而且比较的丢脸了,但现在他也别无选择。

    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就在李俊然子全神贯注的开车转弯的的时候,杨腾炸着头发咬着牙驾驶着他400时速的赛车狂奔而至!

    杨腾的漂移和李俊然在漂移的过程中的小心翼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杨腾丝毫不惧,基本上一丝油门都没有松懈,狂傲的飙过去了。

    李俊然那一刻的面如死灰,张着嘴巴怔怔的看着头发在高速中变得炸炸的杨腾,似乎已经是放弃了任何的抵抗。

    “啊——啊——啊啊啊——!”本来自信满满的杨腾在转弯的时候居然直接被自己给飙了出去,轮胎瞬间在地面上发出一连串刺耳无比的声音。

    杨腾的车也终于失去了控制,呈着无比怪异的姿态胡乱飞了出去,好在市体育场非常的大,杨腾的赛车在地面上七扭八歪了一阵子也就终于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了。

    此时的杨腾也是被这一突发状况给吓得不轻,手心里脖颈处都是冷汗津津的。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赛车过弯的劲儿居然会这么的大,而且过弯的时候,赛车就会好像不听方向盘的使唤了似的,就这样彻底的丧失了转变方向的能力。

    等到赛车一个接一个过去的时候,杨腾还是没能重整旗鼓的回到赛场上去。

    因为他的手脚都已经渐渐麻木了,在巨大的恐慌过去之后他甚至已经没办法独自的站起身来走出去赛车。

    众人都在为刚才的一幕哗然。

    刚刚才夸奖过杨腾的宋瑞谦此时目瞪口呆,“那种程度的漂移而已,为什么会甩车出去了?”

    李阳晨也是一头雾水,“而且他刚才好像根本就没有转弯的动作,后轮还没有完全过来就再拼命地不断的加速,抓地更是连带一下的动作都没有。他这个样子……他这样……完全是一个新手的素质啊!”

    宋瑞谦还是拧着眉头摇头转向李阳晨说道,“这不可能!新手会把车开到400时速吗?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不敢相信。”

    李阳晨也是无奈的扶额,“可是……他的确是连最基本的弯道都不会过啊……我觉得我们有可能真的是太过高估他了。或许刚刚的加速可能只是侥幸吧?毕竟我们的何大力虽然也只是个中游水平,但是也是曾经飙过400时速的。”

    何大力听了李阳晨说的话以后也是憨厚的挠头笑道,“没错,正所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了。不过……那一次我也差点受伤。”

    在用望远镜看到已经从赛车里下来两个男生合力把已经双腿僵硬到不能动弹的杨腾给拽出赛车的时候。

    宋瑞谦才深深叹了口气,转头离去。

    并且对自己刚才表扬杨腾的做法表示有点恼羞成怒的回了句,“这都叫什么事……”

    虽然杨腾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是最后一名。

    可是显然易见的,李俊然却再也不敢小觑杨腾了。

    直到现在比赛结束,李俊然还能够感受得到刚刚在赛场上自己那种心跳加速和心急如焚的感觉。那种深深的无力和挫败感,在他的赛车生涯之中,就只有杨腾一个人给过他。

    杨腾被扔在赛车场边上的附近以后,眼镜男一下子冲了上来给杨腾捏捏肩膀捏捏大腿,然后哀嚎道,“杨腾——杨腾你没事吧?你怎么都不动了?你别吓唬我啊?喂,拜托你说话啊!杨腾!”

    被眼镜男捏锤了一会以后,杨腾感觉自己终于好像勉强的能够恢复些行动的能力了。

    便就靠着眼镜男,然后单膝跪地,右手自然的垂落在膝盖下面,低下头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汗水从额头上面滴落,滴答滴答落在自己手背上面的声音异常的清脆。

    杨腾目前一度的陷入了自己与自己说话的内心深处,他此时觉得自己的周围都是阴暗的,全世界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而已。

    他在和自己对话,他在询问自己。

    我刚才……

    我到底怎么回事……

    那种感觉,好熟悉……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就在杨腾还沉浸那种情景之中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很痛。

    原来是有人在杨腾的身上狠狠的踢了两下,杨腾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惊醒了。

    “喂,你还要在那里装死到什么时候?”李俊然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杨腾,只是那眼神里再也没有鄙视。

    “你才装死。”杨腾拄着地费力的站起来,感觉自己的嘴唇异常的干涩便就下意识的舔了舔感觉嘴里一阵腥甜,原来是嘴唇裂开了。

    “这次的事一笔勾销。”李俊然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

    “那最好不过了。”杨腾听了后回以挑衅的笑容。

    李俊然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几步,然后忽然就停了下来问道,“你要不要加入车队,杨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