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眼镜男的苦恼!
    杨腾陪着眼镜男已经散了快一个小时的步了,可是这家伙丝毫没有想要回去的意思。

    “喂,我说也该回去了吧?”初秋了,仅穿着单薄短袖的杨腾搓了搓冻出鸡皮疙瘩的胳膊说道。

    “可是杨腾我……”

    “没有什么可是!你去和他比不就好了吗!”

    “我真的真的没有开过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唉……”

    刚好路过一家流动商店车,杨腾几步就走上前掏钱,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你要不要奶茶?”

    那眼镜男听了杨腾说的话以后不可思议的愣在当场,然后疯狂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我和你说的话你是不是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在这个重要的关头你居然还要去喝什么奶茶?亏你还是我十年的好友,你真是……你真是个娘炮!”

    杨腾承认,他和这傻逼认识十年不假。

    他们在小学是同班同学六年,初中以后居然又考到同一学校的同一班级三年。

    最后好不容易考高中了吧,杨腾高兴的正走在校园里准备去报道,远远的就看见无比兴奋的眼镜男也同样拎着入学申请书向杨腾热情的招手……真是见了鬼了!

    但是说自己什么都可以忍,他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是娘炮?

    要知道,这个眼镜男才是真正的定义娘炮,要不是因为杨腾,就他在初中得罪的那些人早把他打的连亲爹都认不出来了!

    杨腾气的脸色发青,指着眼镜男破口大骂,“你个傻**玩意!从小到大老子不知道给你收了多少次残局,这次你惹了个厉害角色,现在全校哪个敢和你有联系?也就我还陪你出来,你现在居然还敢骂我,长本事了你啊!”

    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和别人从来不敢正面冲突,就是敢和杨腾硬碰硬。估计是杨腾他们两个太熟了又或者是他知道杨腾不可能对他怎么样。

    “你见过哪个纯爷们在这喝香芋味的奶茶的?还有哪个爷们穿个粉色的衣服的?啊?”眼镜男不甘示弱的脸红脖子粗的大声喊道。

    杨腾也激动的抓住他的脖颈,“你妈的!老子愿意喝你管我喝什么味的呢!这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骚粉!你不懂在这瞎**啥啊!”

    “那你是爷们你就帮我打败李俊然啊!”

    “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老子今年不能打架了!我和我爸签订了保证书,我必须得安安稳稳的把这学念完,我才能去做我想做的事!”

    “保证书顶个屁用啊!有我的性命重要吗?”

    “你输了就得死人啊!”

    “李俊然已经放出话来了,如果我输了的话,就得在全校面前承认我是废物,以后见到他们必须低眉顺眼恭恭敬敬的,还得做他们的小弟供他们差遣,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现在知道麻烦了?当初谁让你那么手欠呢?人家赛车你一个书呆子你跟着掺什么乱啊?还赢了人家一个车手,你可真是……有才!”本来还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因为杨腾说到这里却是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三个小时以前……

    眼镜男和他新认识的几个朋友正在校园外的街道游荡,熟悉下周围景象。

    “奇怪,手机导航明明显示这里有一个游乐场的啊,怎么没有呢?”

    “会不会你的手机坏了?”

    “不可能,新买的。”

    “可能还没到吧?”

    “还没到个鬼啊,你看看那边,这都已经出了市区了,那边都看到山了。”

    于是他们一行人继续前进。

    眼镜男哆哆嗦嗦的说道,“这边越走越阴森啊,要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

    “诶呀,你那么胆小做什么?就算这边景色是荒凉一些,但是终究还是在学校的附近的,还能有什么危险啊!”

    嘟——嘟——嘟嘟嘟——

    震耳欲聋的汽车引擎声音引起了这群游荡的人的注意力,吸引着他们一口气跑了过去。

    那边是荒废的草地,后面又是废弃的工厂,空地面积实在是大的很。

    零星的破烂工厂和地面上纵横交错的车胎印的组合给人一种视觉震撼感受。

    六个人,六台车。

    他们都没有开车,只是在原地开火,虽然火早就开了,可是他们依旧没有开车的意思,还是原地的开火。

    因为车子随时都能开走却不能开所以火力空前的强大,他们六个人坐在车上,车子都一上一下的颠簸着。

    “老大,有人。”一个歪着带着白色帽子的男生发现了有声音,转头看了以后便立刻用手指指向他们几个。

    那个男生虽然只是个高中生可是看起来也是比同龄人打扮的成熟的多,颈子上挂着大金链子脸上戴着黑色墨镜。

    眼镜男他们这时候才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有人在这里练车,而且他们的上衣衣服上面好像都别上了校徽。

    高中学校的规矩,高一的必须全程穿校服,高二和高三才可以不穿校服,虽然可以不穿校服,但是校徽是一定要戴的。

    眼镜男的一个朋友这时候转头过来背对着其他的三个人说道,“这里有人练车啊,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人家了,刚才刚好还路过一个小弹珠游戏厅,不如我们就去……”

    因为他背对着眼镜男他们仨,所以根本看不见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刚才被称作‘老大’的那个居然二话没说开着车就冲了过来,他们开的车不是普通的车,都属于经过改装的赛车范畴了。

    其马达的动力和速度根本不是普通的车可以比的,等车呼啸着而过的时候,他们三个愣在当场而且也没有逃脱机会了。

    两条腿怎么可能跑的过四个轮子?

    经过刚刚不断加油的起步,车身看起来花花绿绿的赛车犹如一头雄狮一般就呼啸而来,车轮的轮胎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眼镜男他们面部都扭曲着尖叫着。

    背对着他们的那个同学在发觉到奇怪转头以后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双手立刻抱头的大叫起来。可是想象中被车撞飞的痛苦感觉并没有出现,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轻轻碰了他一下。

    等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一看究竟的时候发觉竟然是赛车的最前面的一块突出来的地方准确无误的触碰到了他的手臂而已。

    只要稍稍再往前一点,他们几个就都被撞飞了。

    有人愤怒的大喊,“你们是疯了吗?如果刚才撞上了该怎么办?这种玩笑怎么能开!”

    那个人立刻摘下自己的墨镜,拎在手里的指着他们却看向自己同伴说道,“这几个娃娃真有意思,居然连老子是谁都不清楚?还敢和老子这么说话,还真是头一回啊!”

    另外一台车上,“这是我们老大李俊然,也是学校赛车队的队长,你连他都不知道?”

    又有人开口嘲讽,“他们自然是不知道,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而且看他们的衣服就看得出来,这是最近新进来的高一的小学弟们,你们都温柔一点,别把乖宝宝们吓坏了。”

    “呵呵,温柔这句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可真够滑稽的。放心吧,我的车技,非常的准。不过就是轻碰一下罢了。以后都给我记住了,这里是我李俊然的地盘,也是我们学校的赛车训练地。以后谁也不许再来,都滚吧!”李俊然已经打算重新回去练习了。

    就在众人都打算离开之际,向来胆小如鼠的眼镜男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忽然挺身而出,“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开车吗?在这吓唬谁呢!”

    李俊然听了以后二话没说直接干脆利落的开了门下车,看到他下车以后,其他车上的人都纷纷从车上下来了,步步逼近眼镜男。

    眼镜男这时候慌了大声的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啊,想打架吗!我告诉你们我不和你们打架,在学校打架是要挨处分的!别过来!”

    李俊然活动了下腰,又捏的手指咯吱咯吱的响说道,“小兄弟,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这里……可不是学校。”

    没想到这个时候其他的人却居然纷纷着急和眼镜男撇清关系,然后在李俊然的示意下都跑着离开了这里了。

    眼镜男一下子怂了,抱头蹲下大喊道,“不是……我不是要打架的,我不会打架……别打我!”

    一个一头黄毛的少年叼着烟开口道,“既然刚刚你看不起我们的车队,要不这样吧,你来和我们六个赛车,假如你能赢了其中的一个我们就放了你,你看这样怎么样?”

    不明所以的眼镜男举着手站起来,“真的……真的吗……我能赢你们中的一个,就可以……就可以……”

    黄毛不耐烦的补充,“没错,要么赛车要么就留下点伤回去,你自己选吧!”

    眼镜男想都没想就急急忙忙的开口说道,“我选赛车!”

    眼镜男的父母都是商人,家里一直都很富裕。父母也都有车,他父亲也教过他开还给他报了驾校,眼镜男也早就在暑假拿下机动车驾照了。

    所以说,他也不怕和别人比车。

    “大眼,去仓库给他调出来一台来!”

    “阿申的车还在这。”

    “行,就那台。”

    眼镜男摸到塞车方向盘的时候有些心慌,毕竟这不是普通的车,是具有高出普通赛车不知道多少倍的恐怖引擎的。

    “那个四眼学弟,你给我听好了。看到这片我们画出来的白色油漆线了吗?从这里一直向后开,这周围会有很多弯道,不过你只要沿着线走就对了。最后会开回到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你听明白没?”黄毛下来给眼镜男指了指便简单的讲解了一下。

    “嗯明白……但我……”眼镜男想说自己还不太会操作赛车。

    “少废话!如果你输了,有什么后果你心里清楚。我倒要看看,连续两年都没人敢挑战我们的车队,居然就在快要离校毕业的时候迎来了一个高一新生的挑战,有点意思。”

    轰隆轰隆的引擎震耳欲聋,六个车手都在上下的颠簸着赛车,“三……二……一!”

    他们基本上就像是一阵风一样嗖嗖嗖的就前后离开这里,眼镜男没有头盔,所以他们行驶过去以后产生的流动空气打在脸上都是很痛。这是因为高速,产生的绝对力量。

    而眼镜男还在那里打油门,不知道为什么打了好几次就是打不出来。后来眼看着他们几个人越来越远,渐渐打消赢的念头以后,这火居然就奇迹般的打上了。

    眼镜男就按照普通汽车的驾驶方法,给油门挂挡飞快的前进着。这赛道很小很短,因为后面有河流所以能开车的地方不是很宽的。

    发现这路上的周围有很多罗列在一起的圆柱形油漆桶,感情他们就是拿这些东西做墙体来做赛道的弯道的。

    眼镜男驾驶着赛车,有着前所未有的极速感受,在感觉可以转弯的时候居然出现了差错,把几个油漆桶全部都撞倒了不说,居然还撞飞了出去一个,直接把跟在最后的那个车手的车身给撞歪了,一头就插进另外的一个油漆桶堆里。

    然后眼镜男见势便疯狂的踩着油门,一路风驰电荷的前进冲过重点以后却是因为太激动而忘记踩刹车,只好又按着这赛道重新跑了一圈才回到原处停下来了。

    就在眼镜男欢呼雀跃的蹦下来庆祝自己不用挨打的时候,李俊然却阴森森的和他来了一句,“小兄弟,本来这件事你只是挨一顿打就能解决的,但是现在可就麻烦了。这个周末,九点在市体育场,我们车队要去参加全市的学校队选拔赛,你提前一个小时过来,我们把我们的事情解决一下。”

    眼镜男哆哆嗦嗦的问道,“怎……怎么解决?”

    李俊然上前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如果你赢了,这件事就彻底算了,我还要让你加入车队。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就有两种选择。一,自愿离开学校。二,我们送你离开学校。”

    黄毛邪笑着补充道,“或者还有三,做我们的小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