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逢江捡漏
    第67章逢江捡漏

    广东江门市,这是座闻名遐迩的华侨之城,江门市所管辖的开平市、鹤山市、台山市、恩平市,四个县级市都是华侨之乡,江门此地华侨遍布世界各地,而侨居海外的华侨年代久远,可追溯到秦汉时期的两千多年前,当时便有通往番外西域的古丝绸之路,较为出名的便是唐代,也是古丝绸之路鼎盛时期的开端,宋元时期的对外贸易便是达到了当时世界的顶峰时期,在明代早期和明代中期,更是有郑和下西洋之说,只是明代晚期禁海令一出,便是有些闭关锁国的社会不安稳现象,而清朝清三代时期,又逐渐开放疆海,对外贸易往来,直至清末又是闭关锁国,之后就是(yapian)战争乃至民国时期,国人在这个时期最是大规模移民迁居海外的一个时期,是华侨侨居海外之最

    越不凡来到江门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多了,一般出了高铁站,就直接上计程车与司机说去逢江区的古玩市场,一般司机都知道在哪,很方便,二十块钱左右的车费!

    越不凡坐计程车来到逢江区临近古玩市场的一间酒店,便是要了间套房,梳洗一番,再与祁晓薇视频聊了一会天,越不凡便是睡觉了,因为明早周日,是江门逢江区古玩城的大集市,所以要早点休息···!

    呜·呜·呜·又是闹钟振动响起,越不凡便是起床,洗刷完毕,便是背上牛皮背包出发了,在宾馆出来,过对面马路,走进一条一车道的巷道的道路内,走进一些,便是能看见稀松的人影,已然是在古玩城门外的道路边上逛集市了,只见灯影闪烁,却是电筒的灯光辉耀,已是有不少人拿着电筒在淘宝!

    而从各地赶来摆摊卖货的古玩行家商贩,已是陆续跟车赶到,都是在各地预约好的车,很多车主也是行家商贩,就顺便拉一些人过来,赚回点油钱,顺便设摊卖货,做做流动古玩生意,这些车主在广东各地赶集做古玩买卖,也有些是专职做开车拉客的车主,包来回,四五十块钱一人,一般这些车主的车是可以坐十来个人的,包括放货,这类车主是不做古玩买卖的,只做载客赶集的运输生意!

    接近凌晨五点,天色仍有些灰蒙蒙,未能透亮,越不凡取出强光电筒,便是加入了淘宝的人流当中,逛了起来!

    在各地赶集而来的行家商贩们,大多摊位上摆着的都是些有点时间的东西,不过都是几十块或几百块钱的物件,不过偶尔也会有些小漏可淘!

    越不凡便是在一处路边摊位上,发现了一枚金币,是十九世纪末的墨西哥金币,上面标明十分之一盎司(1/10ounces),也就是283克左右,是枚小金币,一**零年(1890),越不凡花了十块钱,便是买到,因为是22k金,不是纯金,含金量百分之九十二(92),所以经历了一百多年的时间氧化,表面有些发青,摊主不懂,以为是铜币,这便是让越不凡捡了个小漏!

    越不凡开门红,刚到就捡了漏,心情自然就舒畅,他愉悦的再次逛了起来,来回的逛到近六点,便又有一处刚摆下东西的摊位上,一件物件吸引了越不凡的眼球,越不凡便是上前拿起,因为是日长夜短,六点已是天色弥亮,是那种将亮却又未大亮的那种状态,所以看东西还是需要电筒的,越不凡便是拿着电筒,上下左右翻动的照看!

    越不凡确定物件后,便是向摊主问价道:“大叔,这东西什么价位呢?”

    该摊主是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见越不凡拿起东西看,便是一边把箱内的物件取出来,摆在摊位上,一边留意越不凡,而听到越不凡的问价,便是先停下手中的活计,再次看了看越不凡拿在手上的东西,便反问道:“你看你能给多少钱,喜欢的话,给个价,没关系的,你看值多少就给多少吧!”

    越不凡一听就知道摊主也是不太懂,不知道怎么要价,所以才会要越不凡给价,越不凡想了想,便是佯作不太懂的摇头道:“我也不太懂,就是见小巧,看着挺喜欢的,大叔您就开个价吧,只要价钱合适,我就帮您看个张吧!”

    摊主,也就是中年大叔,听毕,便是觉得开个高价一些的好,难得遇到个愣头青,想完,便是轻轻干咳一声,故作思考道:“就因为这东西小巧精致,我才收过来的,也不便宜,这样吧!小伙子,你给赚点路费便好,就收你两千吧!你看合适不?”

    越不凡心里暗喜,却也知道不能随了摊主要的价,不然等一下,他看出了什么,反悔不卖了,那越不凡就没辙了,很多行家商贩,不给他磨磨皮,他就不舒坦,生怕吃了亏,卖低了价,所以越不凡是很了解古玩商贩的心态的,便是皱起眉头装出一副承受不住的样子,忒然道:“两千那么贵啊!大叔,能便宜点不,两千实在太贵了,我只是打份工,每月除了房租水电或伙食费,就剩那么千把块钱,就是全给您,也是不够的呀!便宜点吧!大叔!”

    中年大叔见越不凡都这么说了,在心里也就退了一步,爽然道:“唉!出门在外,也不容易,这样吧,你给我一千五,拿走吧,不能再低了!再低我也就亏了!成不?”

    越不凡装作很难抉择的样子,便是一副忍痛割肉状,道:“一千五,真的不能再低了吗?大叔!”

    “嗯!真的不能再低了!够钱就拿走吧!不够钱,那我也没办法,已经是收过来的价格了!见你打份工也不容易,给一千五就拿走吧!”中年大叔心里暗叹,他是花了两百从垃圾处理厂的老乡手里收过来,但,现在难得碰到个愣头青,不宰一笔,哪成!

    但是,中年大叔却忽略了一点,越不凡是把东西紧紧拿捏在手里的,不曾有过要放手的意思,所以越不凡很明显是很注重这件东西的,这叫死捏着不放,只是怕中年摊主看出点什么,所以才故意谈价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刚开始,摊主叫价,越不凡便二话没说就掏钱,那么摊主就会觉得东西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的好,买亏,这样摊主便会反口说叫错价不卖了,要是这样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越不凡才要跟摊主磨磨皮,磨掉摊主的疑虑,再掏钱也不迟,毕竟现在这摊位上也就他和摊主两人!要是这摊位上人多,那么就要改变一下应对的策略了,这也是一场心理战!

    一千五百块钱,越不凡便是装作肉痛的掏钱给了摊主,摊主也是愉悦的收了钱,还不忘叮嘱越不凡,看看还有什么合适的,便一点,以为他看见越不凡好像还有三四百块的现金,越不凡一般都会把现金分开放,有放几百的,有放一两千的,之后就是淘精品的一大叠现金,这是装在背包里的,平时越不凡逛市场都是将背包挂在前面,这样是为防备考虑,毕竟出门在外的!

    (本章完)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